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遵义史话 > 遵义地情

千年烟云待求索


作者:曾祥铣  时间:2008-5-12 11:04:58

历史有时很慷慨,留下不少讯息,包括物质的与非物质的,让我们去领略往昔岁月的风采;有时它又十分吝啬,朦朦胧胧,隐隐约约,许多事象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慷慨也罢,吝啬也罢,对于钟情遵义这座名城的人们。如烟或并不如烟的往事,都迸放看非凡的魅力。

(一)

遵义之名始于何时?意义何在?谈及置身其间的这座名城,常常有人如此发问。

遵义一名,始于唐太宗贞观十六年,即公元642年,当时,将播州所辖的罗蒙县更名为遵义县。

"遵义"有何意义?至今仍有两种说法。

一说与汉代牂柯郡 (现遵义一带当时属于此郡)的功曹谢暹有关。功曹是掌管一郡人事并参与郡务的官员。东汉建武元年 (公元25年),曾在王莽建立新朝时任蜀郡太守的公孙述反叛朝廷,在成都自称天子;谢暹与本郡的其它几户大姓保境为汉,并派人绕道向朝廷进贡,汉光武帝褒赏他为“义郎”。唐代将以山命名的"罗蒙"更名为“遵义”,有遵循义郎作为之意。明代著名文学家曹学佺及明、清之际的大学者、思想家顾炎武,分别在其著作《蜀中广记》和 《天下郡国利病书》中表明了这一观点。

一说此名出自《尚书。洪范》中的“无偏无陂,遵王之义”一句,有的志书即持此说法。翁仲康先生在《义郎与遵义》一文中指出了此说之不妥:“唐贞观时的《尚书》中没有‘无偏无陂,遵王之义’,只有‘无偏无颇,遵王之谊’。”

罗蒙山在今绥阳县境内,因而唐代遵义县的治所不在现今遵义老城。

(二)

现今遵义老城成为行政中心,当在南宋淳熙三年 (公元1176年),至刚刚过去的2006年,正好830年。据 《遵义府志》所引资料,这一年,杨端的第十二代世袭者杨轸,"病旧堡隘陋,乐堡北二十里穆家川山水之佳,徙治之。是为湘江。"

穆家川,顾名思义,为穆氏聚族而居之地。穆氏何时来此垦殖的?据穆氏家谱,其入播始祖穆星

天,是与杨端同时应朝廷招募来驱逐攻占播州的南诏的,时间是在唐僖宗乾符三年,即公元876年,为杨轸将播州治所迁此之前300年。

穆氏到此之前,是否有或大或小的居民点? 《遵义府志·杂记》载:“郡城外大悲阁,肇建于唐

之乾符二年。”大悲阁,今朝阳小学即为其旧址。乾符二年,即杨端、穆星天等入播的前一年,播州正被素信佛教而誉称为"妙香佛国"的南诏所占领。按常理,阁的附近似乎应有居民存在。

此前一百多年,唐大历年间,约为772年前后,罗荣也曾带兵入播平叛,罗氏治播百来年,没于南诏。其间,未见有罗氏在现城区一带活动的记载。罗荣葬于现忠庄镇之罗家湾,其墓万历年间为杨应龙兵毁,罗氏后裔于清咸丰八年 (1858年)在遵义县三岔河建有祭祖家,至今犹存。

遵义老城,成为聚居之地,应在午年以上,究竟始于何时? 一个历史之谜。

 

(三)                     

杨粲,迁治穆家川的杨氏第二代,其世袭期间,号称“播州盛世”。现存的见证,除了文字记载,除了被称为南宋西南地下宫殿的杨粲墓,还有一处始建于当年的建筑:"高桥"。这是遵义最早的一座卷洞石桥,名日普济,桥建于竹 鼠留 溪汇入穆家川处,故又名后川桥,因比当时遵义所有的桥都高,俗称高桥。经过多次重修,桥仍在;作为地名,一直沿用至今。

 

桥的所在,当时是一小聚居点,为播州治所通往四川的必经之地,林木繁茂,风景幽美。桥边的普济寺,其遗迹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完全销毁,而明代刻于桥边石壁上的两则题刻,至今犹存。

现连接高桥与老城的洗马路,元代曾名为兴隆街。1952年翻修洗马路时,曾于路边发掘出一高约两尺的白石,石上分两排刻着“兴隆街”“至正元年建”八个楷字。至正是元惠宗的年号,至正元年为公元1341年。此路碑1965年以前还见置于路边,又一次整修、加宽该路时,又被再度与其它泥石一起埋于路中,这一重要的历史佐证,不知是否还有再见天日之时?

(四) 

 遵义老城有形的完整城廓,建于平播战争的次年,即对播州实施改土归流的明万历二十九年 (1601年),当年设置遵义军民府,辖四县一州。城门及城墙遗迹的完全消失,是最近四、五十年的事,位于现红花冈广场的东门,已无人再提起,北门、南门还出 现在该处居委会的名称中,西门所在的玉屏路,民间仍习称西门沟。

清咸丰八年 (1858年),还在湘江河东岸建了新城城墙,现中华路苟家井天桥西侧新建的高楼下,

还可见到仍存留下来的一小段巨石砌成的墙脚。

清代离我们不远,城中的遗迹也在近几十年渐次消失得接近于零。有的地名,沿用下来,且为大家熟知,但许多人已经不知道它的本来内涵。如子尹路上的协台坝,路名子尹,不少人还知道是为纪念清代的文化名人、沙滩文化的代表人物之一的郑珍;坝名协台,一般人已经不知此地曾为遵义府最高军事机关所在,更难以知晓清末极有作为的知府袁玉锡在此兴办遵义中学堂的动人故事。因为缺少记载,缺少考察,多少还活着的名称失去了它的文化内涵,这是历史文化名城一种无奈的损失。

民国年间,中央红军长征过遵义,浙江大学两迁至名城,等等,等等,我们这座古城,还保有多少历史的遗址遗迹?还拥有多少历史的记忆?

历史也是有情的,遵义能冠上历史文化名城的头衔,就是因为它的厚赐;只要我们不懈地求索,它的赐予还将更为丰厚。

责任编辑:遵义文联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唐宋元插州历史人物
·遵义金鼎山故事
·黎恂,一个成就西南巨儒的人
·千年烟云待求索
·曾国藩笔下的莫友芝
·东汉时期经儒学家、教育家、
·遵义会议会址
·遵义之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