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遵义史话 > 历史名人

黎恂,一个成就西南巨儒的人


作者:钟金万  时间:2008-6-25 11:06:23

 遵义"沙滩文化"有一个很重要的现象。这个现象,其实就是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沙滩文化"的先驱,"西南三巨儒"郑珍、莫友芝、黎庶昌的老师,黎恂。

黎恂是黎安理的长子,也是郑珍的大舅父,生于1785年。他16岁考取秀才,25岁中举,29岁成进士。先后在知县、知州、同知的任上为官21年,且博学多才、德行高洁、为官清廉,又喜欢读书稽古,热心文化教育,且拥有大量图书。

 "西南巨儒"郑珍、莫友芝和黎庶昌,都是他的学生。郑珍14岁拜他为师,学习3年,直到17岁中秀才,成厚生。莫友芝18岁拜他为师,直到中乡试解元。黎庶昌跟随他学习的时间更长一些。因为他是黎庶昌的大伯父。

黎恂是一位善于学习,随时取长补短的饱学之土。在教育上,他非常善于激励学生用功读书。郑珍品学兼优,黎恂非常喜爱,于是许为女婿。

不仅如此,他还在自家并不宽裕的住宅里辟出"锄经堂",陈列自己用万两养廉银购买的五六万册图书,供族亲弟子(学生,攻读。郑珍、莫友芝、黎兆勋、黎庶藩、黎庶煮、黎庶昌、黎谦汝等"沙滩中坚人物",莫不受益。

 作为黔北历史文化繁荣期的高峰,"西南 巨儒"郑珍、莫友芝、黎庶昌可谓横空出世,但他们不是“飞来峰",也不是“石崩猴",他们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和文化积淀,有着良好的文化教育和熏陶。

如果说,"沙滩文化"的历史渊源和文化积淀,是黔北文化,是中华文明,奠基人是黎安理,把 "沙滩文化"做大做强建成巍峨"广厦"的是郑珍、莫友芝、黎庶昌,那么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就是黎恂。

黎安理1751年生,28岁乡试中举,58岁任从江县儒学督导,61岁升任山东长山知县。年幼时,黎安理常遭继祖母虐待,曾随父母外出到外祖父家度日。黎安理当过师、作过郎中、充过小贩、算过八字,干过苦力。他的生活虽苦尤累,却嗜读如命,善待祖父母数十年。为官期间,黎安理不仅清政廉洁,还替百姓平反数桩冤假错案。他的著作《锄经堂诗文集》、《四书口》、《梦余笔谈》、《自书年谱》等,有一定影响。

黎安理重视文化,培养众多人才。受他的教诲和熏陶,儿子黎恂、黎恺、孙子黎兆勋、外孙郑珍等一大批族亲弟子,先后成为文坛中坚。因此,史家称黎安理为 "沙滩文化"的奠基人,毫不过誉。

黎恂先后为官21年,清正廉洁、明察秋毫、不阿权贵、维护大局、同情人民、爱好广泛。他不仅喜欢闭门读书、稽古,善于与各地的文士交游、切磋,而且用"人以进士为读书之终,我以进士为读书之始。"勉励自己 激励学生。他一生都在刻苦钻研宋学(理学)和史学,尤其喜爱吟诗作文,堪称黔中诗坛名家,散文也相当不错,著述颇丰。

 他以学术文章名世,史家评论他说:"遵义‘沙滩文’风韵百年,实以黎询开风气之先。”    教育的作用和意义,众所周知,不言自明。清道光五年,程恩泽在主持拨贡生员考试后训告学子说:“为学不先识字,何以读三代秦汉之书!"郑珍受其指点,苦心研读《说文解字》。不到两年,郑珍就弄清了文字的形、音、义,进而考证古代名物制度,探求东汉学者许慎、郑玄之学。

在教学的过程中,老师对学生的爱重要,学生对老师的敬也重要。从郑珍主动向程恩泽学习诗文的情况来看,完全是出于他对程恩泽的佩服和仰慕。从郑珍回遵时,程恩泽勉励郑珍以东汉时期遵义教育家尹真(字道真)为楷模,并为他取字"子尹”来看,也完全是老师程恩泽出于对郑珍的喜爱和看重。这种看重,这种佩服,这种恩情,这种仰慕,这种鼓励,这种信赖,真是天高地厚啊!

但是,教育是 "和风细雨",更是一种熏陶。也许,一般人从郑珍身上是直接看不出黎构打下的烙印的,它完全不像著名汉学 家、宋诗运动领袖程恩泽对郑珍的训告和指点那样明显、豁然。但是,假如没有黎恂,郑珍不会以优异的成绩被选为贡生;假如没有黎构,莫友芝根本不会考取乡试解元;假如没有黎恂,黎庶昌在县、府考试中是不可能名列前茅的,也不可能成为府学廪生。

莫友芝与曾国藩相识后,曾为了提高莫的水平,当然也有 "为我所用"的成分,就把在江南收集古籍珍本与金石书画的重任交 给莫友芝。这期间,莫友芝不仅为追寻文宗、文汇两阁《四库全书》出了力,还广交文人学士,增长了不少见识,尤其是成就了他自己的版本目录学与金石学。

教育的方式很多,带徒弟、压担子就是其中的一种。压担子既是一种倚重,也是一种信任,能够充分调动学生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郑珍、莫友芝、黎庶昌三人都有过这样的学习机会。这就是他们跟当官员的老师作幕宾,而当官员的老师又跟他们压担子。郑珍跟程恩泽两年,莫友芝跟曾国藩十年,黎庶昌跟曾国藩六年。这种耳濡目染的学习,独当一面的锻炼,远非"良师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可比。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郑珍、莫友芝、黎庶昌"西南三巨儒"形成,是一个群体,乃至一个地方智慧和文化的结晶。比如郑珍成长至少有他的祖父、父亲、母亲、大舅黎恂、老师莫与待及其儿子莫友芝、老表兼学友黎兆勋、朋友萧光远、还有恩师程恩泽等。而莫友芝的成长至少有他的父亲莫与俦、老师黎恂、莫逆之交兼同窗好友郑珍、还有曾国藩、翁同禾、张之洞等。黎庶昌的成长至少有他的母亲及长兄、大伯父黎恂、表兄郑珍、曾国藩等。

 但是,真正把郑珍、莫友芝、黎庶昌引上“西南三巨儒"之路的却是黎恂。虽然郑、莫、黎的老师远不止黎恂一个,比如,郑珍的老师还有程恩泽和莫友芝,莫友芝的老师还有父亲莫与俦和曾国藩,黎庶昌的老师还有表兄郑珍和曾国藩。但是,真正给他们打基础、指航向的却是黎恂。确切地说,黎恂是"西南三巨"郑、莫、黎腾飞的助推器,更是他们人生转折处的指路牌。

 黎恂,正是凭借了自己的品质、清廉、学识,还有理想和抱负,以热爱教育,普及学术为己任,充分运用自身和 "锄经堂"的优势,把 "活到老、学到老学"的精神灌输给族中子弟和学生,终于成就了他"沙滩前驱"的美名,也为造就“西南三巨儒"作出了不朽的贡献。

责任编辑:遵义文联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唐宋元插州历史人物
·遵义金鼎山故事
·黎恂,一个成就西南巨儒的人
·千年烟云待求索
·曾国藩笔下的莫友芝
·东汉时期经儒学家、教育家、
·遵义会议会址
·遵义之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