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戏剧

有一种爱叫无私(话剧小品)


来源:《遵义文艺》2011年第四期  作者:汪子洪  时间:2011-9-7 11:00:30

人物   奶奶——女,六十五岁
婷婷——女,十三岁
瑞英——女,三十五岁
耿华——男,三十六岁
时间    现代
地点    一居家小院
[幕启:婷婷扶着杵着拐杖的奶奶上]
婷婷:奶奶,你腿脚不方便,下楼时一定要慢点(扶着奶奶坐下)
奶奶:来城里都快四天了,现在正是插秧时节,也不晓得你幺爸一个家啷个样了。
婷婷:奶奶,是不是又在想乡下的家了。
奶奶:也不晓得那头母猪开始吃食没有。
婷婷:等放了假,我陪奶奶去乡下。
奶奶:我们那里的小孩可多了,一到放假,他们就跑到我们家院里来跳皮筋,做游戏,耳朵都叫他们闹麻了。在乡下呀,只要是空闲的时候,村里人爱到我们院子里来坐坐、说说话、摆摆龙门阵,哪像你们城里,连找个人说话都没有。
婷婷:奶奶一定是没人跟你说话,寂寞了。
奶奶:奶奶只是觉得一个人在家闷得很。
婷婷:奶奶,改天我陪你去花园玩,那里有很多爷爷、奶奶。
奶奶:还是婷婷懂事(天空传来一阵闷雷)。
婷婷:(背着书包)奶奶, 我要去学校参加损款活动,奶奶,一哈妈妈回来了,别忘了告诉她,今天是我的生日,记住给我买生日蛋糕。
奶奶:你放心,今天的蛋糕,奶奶已给你买好了。
婷婷:不,我要妈妈买、奶奶没钱。
奶奶:奶奶有钱,(掏出钱)看倒没有?
婷婷:奶奶,你这钱从哪儿来的。
奶奶:这你就不用管。
婷婷:奶奶你真好。
奶奶:天快下雨了,奶奶送你去学校。
婷婷:奶奶,你不用送我了,我捐完款就回来。
奶奶:反正奶奶在家也闷得很,乖孙女,快走吧,外面啷个闹哄哄的?
婷婷:那是街道社区在为全县旱区捐款。
奶奶:走,奶奶也去捐伍拾。(俩人从左下,不一会瑞英气冲冲右上)
瑞英:这家里我看是出贼了,昨天才发的工资,今天就少了一百,妈,妈!(进侧门,少顷,瑞英抱出盒生日大蛋糕),果然是她拿,这个缺腿婆,竟把我的钱拿去买生日蛋糕。(气急败坏地坐在石凳上,奶奶上)。
奶奶:瑞英,你下班了?
瑞英:(不理采,半响)妈,你要吃蛋糕,你说一声,我们去给你买,啷个要去包里拿钱?
奶奶:瑞英,你说话可别冤枉人,我可没在你包里拿钱。
瑞英;拿了就拿了,不就一百块钱吗?奶奶:我虽然是乡下人,可一辈子做人清清白白,从没有叫人背后说过闲话。
瑞英:算了,捐给灾区。
奶奶;(如电击一般)你,这个蛋糕是我跟婷婷买的,今天是她的生日(说完,杵着拐杖慢慢的下)。
瑞英:哼,把钱拿去反道来送干人情(耿华提着一菜篮上,篮里装满鸡鸭鱼肉)
耿华:瑞英,今天是婷婷生日,看我都买了些啷好菜,鸡鸭鱼肉全都有,今天我下厨,好好做一顿满汉全席,让一家子开开荤,打打牙祭。
瑞英:(把头扭在一边)日子没法过了。
耿华:又哼个了?我的老婆,哪个又招惹你啦?
瑞英:都怪你妈
耿华:我妈啷个啦?
瑞英:今天她从我包里悄悄拿了一百块钱,她还死活不认帐。
耿华:我妈啷个会从你包里拿钱呢?
瑞英:这是从她房里拿出来的蛋糕,她居然说是给婷婷买的。
耿华:不就是一块钱吗?(掏钱),来,我赔你一百,该行了吧,我的老婆。来,亲一个。
瑞英:你跟老娘爬开点,我告诉你,耿华,你要是不把她送回乡下去,在这家里,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耿华:瑞英,我妈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也没几年光景,这次把她从乡下接来。是想让她过几天舒心的日子,她为了养育我们兄妹几个,一辈子操心劳累,没过一天好日子,瑞英,啷样事你就顺着她点,别跟她计较,算我求你了。
瑞英:你还要我怎样,她一来城里,买吃的买穿的,啷事没满足她,
现在我不光要扶伺你们俩爷子,还要扶伺一个腿脚不方便的残疾人。然你心里只有你妈,那你跟她过好了,我可爱够了。
耿华:你,你简直太不像话了,我妈的脚虽然是先天的,可我并不因为我妈是个残疾人感到丢人,我反倒因为她感到自豪,尽管她行动不方便,可她用别人难以想像的坚强支撑着我们一家,在乡下不管犁田、耕地,从不落人后,从我记事起,我从没有听他说过一声累,说过一句苦(激动地无法说下,一阵长时间沉默,婷婷前着书包上)。
婷婷:爸爸、妈妈、我回来了,(见桌上的生日蛋糕)生日蛋糕,太好了,奶奶果真给我买了生日蛋糕。
瑞英:那是她拿妈妈的钱去做的干人情。
耿华:你啷个能这样跟孩子说话?
婷婷:(对瑞英)妈妈,奶妈说她没有拿里包里的钱,她给我买蛋糕的钱是爸爸给她的一百块钱,她用五十块钱给我买了生日蛋糕,还有五十块钱她刚才拿去捐给了灾区。妈妈,今天我们学校也组织向灾区献爱心活动,你包里的一百块钱,我拿去捐了。
瑞英:我包里的一百块钱,原来是你拿的,你啷不跟我说一声?
婷婷:早上你正在睡觉,我就没有叫醒你(瑞英顿时木愣发呆,屋外电闪、雷鸣)。
耿华:婷婷,本来那一百块钱是我给你奶奶看脚的。她的脚每到一定时候就发作,发作起来就很痛。
瑞英:婷婷,那你奶奶呢
婷婷:我回来时,在回来的路上碰见她,她要我告诉你们,现在是农忙季节,乡下就幺爸一人在家,她放心不下,她回乡下去了。
瑞英:婷婷,快,我们去车站。
婷婷:妈妈,你要做啷个?
瑞英:去接你奶奶回来(母女俩拿着雨伞急下,耿华双膝跪地)。
耿华:妈……(抱头恸哭,幕传那一首深入情的《母亲》:啊,这个人就是娘,这个人就是妈……歌声久久回荡在耳畔、在心里、屋外暴雨倾盆)。

责任编辑:遵义文联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曲艺知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