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戏剧

要俏要争春(电影文学剧本—接上期)


来源:《遵义文艺》第二期  作者:吴 霞  时间:2011-5-13 15:06:22

(接上期)
43、日,外,公寓花园里
徐俏枝欲离开,回头看了罗杰斯愣愣地站在那儿,又倒了回来。
徐俏枝:想不想晓得我的择偶标准?
罗杰斯直点头。
徐俏枝:我容貌丰美,品格端芳,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就凭你这个二流子也想追求我?拜托不要做这个梦了,我非清华、北大的硕士生不嫁。
罗杰斯目瞪口呆,徐俏枝继续翻眼白。
徐俏枝:我五岁识千字,七岁吟诗书,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吉它,十六…… 

罗杰斯终于忍不住阻止:俏枝,俏枝,等哈,等哈,你说的那是刘兰芝吧!
徐俏枝上下打量:看不出哈,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也晓得刘兰芝。
罗杰斯:啊,啊,这个,本来,我是不晓得的,碰巧昨天刚看过这个电视剧。
徐俏枝点头:刘兰芝和我倒也有得一比,往前推300年,往后推300年,没有人会超过我。
罗杰斯:当然,当然,不过,俏枝……
徐俏枝:所以,我的男朋友只好在身高和外貌上弥补,最好具备国际视野,有征服世界的欲望。奥巴马才符合我的征婚标准。
罗杰斯:啊!这……
徐俏枝:我经常看的都是社会经济学和一些文学类著作……
桌子上摆着《知音》和《故事会》。
罗杰斯不住地擦汗。
徐俏枝:你呢,就不要做梦了,再献殷情也没用,我是不会对你看上一眼的。
徐俏枝站起来要走,罗杰斯拉她的袖子:等一下,我是想说……
徐俏枝甩开,正色地:我9岁博览群书,20岁达到顶峰,我精通民法、刑法、国法、经济法、合同法、婚姻法、新婚姻法……你要是再调戏我,我会告你的。
徐俏枝一抑头,扬长而去,剩下罗杰斯擦汗不已。

44、日,内,公寓阳台上
黄豆豆和林栽禾正拿出一叠出相片争来抢去,罗杰斯悄悄进来。
黄豆豆指其中一张:这个好,这个好。
林栽禾指挥另一张:这个不错,你有没有眼光?
罗杰斯呈相片状过来:这张最不错。
林栽禾:去去去,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两女人忙收拾相片。
罗杰斯大咧咧地坐下:你们说也怪了哈,那个徐俏枝像个花痴一样,怎么就对我不感冒?
两女伴冷冷地盯着他。
黄豆豆:现在不是玩冷幽默的时候。
林栽禾:生活中不需要反讽。
罗杰斯:刚才在花园里,我被她嘲笑了一顿。
黄豆豆:在一个公寓里住着,怎么就斗成这样,难道你们真的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有缘千里来相会?
林栽禾:怎么可能,都斗争成阶级敌人了。依我看罗杰斯你心里太阴暗,巴不得俏枝嫁不出去。
罗杰斯:我就是想不通了,英俊如我,玉树临风,仪表堂堂,貌比潘安,才比子健……她怎么就看不上我?
林载禾:因为啊,谁有心情陪你玩。
黄豆豆深以为然地点头,突然像猛然想起什么,问:你,真的想追求俏枝?不带玩笑的。
罗杰斯:我……我就是不服这口气。
两女人:切。
黄豆豆:罗杰斯我给你打个赌,你要是追上了徐俏枝,我输你500块钱。
林栽禾:倒不为钱不钱的,得赢这口气。
罗杰斯猛捶一下桌子:就这么定了,1000块。
林栽禾也捶桌子:行,不过呢在你成功之前,不能破坏徐俏枝和其他人的相亲。
黄豆豆:你只能进行公平竞争。
罗杰斯拍手:OK,你们就瞧好吧!
罗杰斯摇摇摆摆地离开,两女人继续翻相片。
黄豆豆:你真撮合他们两个?
林栽禾:撮合得了吗?总比掐得鸡飞狗跳好。

45、日,外,公寓花园里
徐俏枝正喂鱼,突然一枝玫瑰花横在面前,她本来很惊喜,却看到送花人是罗杰斯。
罗杰斯微笑着:向征爱情。
徐俏枝立即变了脸:玩哪一出呢?
徐俏枝夺过玫瑰花,朝天扔去。

46、日,内,公寓客厅
徐俏枝倒在沙发上看书,又是一枝玫瑰花横过,俏枝冷眼顺着玫瑰花看过去,又看到罗杰斯那张英俊的脸。徐俏枝鼻子哼了一声,又把玫瑰花扔进了垃圾桶。

47、夜,内,阳台上
徐俏枝对着夜空许愿:请老天爷赐给我一段姻缘。
睁开眼,一枝玫瑰花又横在面前。
徐俏枝痛苦地闭上眼睛:老天爷,请你不要给我这段姻缘,并立即让眼前这个人消失。
林栽禾:俏枝,我怎么你了,就让我消失?
徐俏枝眼开眼,见拿着玫瑰花的是林栽禾,松了口气,接过玫瑰花。
林栽禾:早点休息,我记得你答应豆豆,明天去她婆婆家,张罗你相亲的事。
徐俏枝点头:怎么想起给我送玫瑰花?
林栽禾:哦,罗杰斯送的。
徐俏枝痛苦地:啊!
立即把玫瑰花扔了。
暗处的罗杰斯痛苦地跌脚。
罗杰斯:你的眼里真的没有我?怎么会这样。

48、夜,内,罗杰斯卧室
罗杰斯躺在床上,手枕着脑袋,大睁着双眼。
窗外的一群小星星用手捂着嘴笑。
一只戴着墨镜的肥星星故作老成地沉思:倒蛮像是斯人有斯疾耶。
月老也托着腮帮沉思:要不要成全他?
肥星星:当然要的啦!
月老拿出一段红绳,从天下抛下。几只小星星拴在罗杰斯脚上,另一端拴在在客厅狂吃水果的俏枝脚上。徐俏枝起身,被拉了个趔趄。
徐俏枝:啊呀!
徐俏枝:谁拴的绳子?讨厌。(弯腰把绳子给解了。)
月老及星星:啊!

49、日,内,公寓阳台上
林栽禾和黄豆豆又在讨论相片。
罗杰斯:别忙活了,你们的徐俏枝正在闹网恋,眼珠子都落进了电脑里,再不去瞧瞧,估计午夜凶铃都会出来了。
两女人:啊?!
场记板一敲,乌鸦飞过,“网来有白丁”几个字,跟随着乌鸦款款而至,在画面上定格。

50、日,内,公寓内
林栽禾、罗杰斯黄豆豆三人快步走进徐俏枝的卧室。
徐俏枝穿着睡衣,架着眼镜,盘着双脚,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双手放在健盘上,一动不动。
三人大惊失色,急忙像搬雕塑一样把徐俏枝搬到沙发上,俏枝保持着敲打电脑的姿势。
罗杰斯推了推,徐俏枝还像雕塑一样摇了摇。
罗杰斯:嗨嗨嗨,别永垂不朽了哈。
黄豆豆和林栽禾大呼小叫:俏枝,你醒醒,俏枝,你醒醒。
黄豆豆哭唱:我的那个俏枝啊……
徐俏枝还像雕塑般,口里流涎,还是一动不动,嘴皮轻动:我没事,你节哀。
黄豆豆拿纸来擦:都这样了,还说没事。
徐俏枝雕塑般:真没事。
林栽禾:网恋真是可怕,怎么一不小心就弄成这样了。
徐俏枝雕塑般:我没上网,连电源也不打开,不信你们去看。
众人一看电脑,果然没有开机,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罗杰斯:我就奇了怪了,你不开机,你坐那儿一宿干嘛。
徐俏枝:思考,生存和毁灭……to be or not to be .
罗杰斯:有什么思考的,不就是个网友蓑笠翁么?
徐俏枝猛地站起来,快速地:你怎么知道蓑笠翁,怎么知道我一宿没睡,你是不是偷看了我一夜?难道你真爱上了我?我告诉了你很多次,我的梦中情人是奥巴马,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林栽禾:别扯其他的,俏枝你倒是说说,你坐那儿一宿干嘛?
徐俏枝点头:的确,我是坐这儿一宿,我是在思索一个严肃的问题。为什么我亲爱的蓑笠翁会人格分裂成这样?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联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曲艺知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