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戏剧

要俏要争春(电影文学剧本)


来源:《遵义文艺》  作者:吴霞  时间:2011-3-15 13:26:58

淡入

1、夜,内,公寓中
轻快的音乐声中,徐俏枝在自己的卧室内一会儿一个造型地出场。
徐俏枝穿晚礼服,长发披肩,搔首弄姿,相机卡嚓一声定格。
徐俏枝穿祺袍,挽发髻,拿扇子,走宫廷步,定格。
徐俏枝穿日本和服,柔情万钟,行跪拜礼,定格。
徐俏枝扎羊角辫,穿娃娃衣,扮可爱,定格。
徐俏枝穿辣妹服饰,跳钢管舞,定格。
徐俏枝收舞步揽镜自照,音乐停,猛然对着镜子大叫:我要嫁出去!
无数个“嫁”字崩出屏幕。分贝极大,小区保安、小狗及睡梦中的罗杰斯、林栽禾都竦然一惊。
片头显示:要俏要争春

2、夜,内,公寓客厅
徐俏枝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灰头土脸地抱着薯片狂吃,小狗张翠花莫明其妙地盯着她,徐俏枝更心烦,硬塞薯片到小狗嘴里,小狗挣扎。
罗杰斯打着哈欠走出自己的卧室,看到这一幕,皱了一下眉,立即醒悟似的满脸得意。
罗杰斯幸灾乐祸地:啊,你又……`呵呵呵!
徐俏枝知其意,站起身,双手叉腰,横眉冷对,脸逼近罗杰斯的脸。
罗杰斯小心翼翼地绕过俏枝,更加得意,转身揭开落地窗帘,走到阳台上。
罗杰斯唱:啊,我的太阳,我的太阳……`
接着音乐响起,罗杰斯在音乐声中,夸张地做着各种健美动作。
小狗张翠花争着从窗帘内偷看,俏枝也忍不住偷偷拉开窗帘一条缝。罗杰斯发现徐俏枝在看他,两个手指触了一下嘴唇,做了个飞吻,又对着小狗做了个飞吻。
徐俏枝回过脸来,头发竖起狂叫:勾引我也就算了,还勾引我的狗?!太流氓了,太变态了,太人妖了!我要给你点colour see see……
徐俏枝快速地缝窗帘,快速的封窗户,轮着锤子钉子木板忙成了六只手。
看着囚笼里变成猴子模样的吱吱乱叫的罗杰斯,俏枝叼着烟心满意足地拍着手。
(以上一切均为俏枝想象)
这时罗杰斯走出阳台,诧异地看着拿薯条当烟吸、傻笑不止的徐俏枝,仔细打量了一番。
罗杰斯:醒醒,怎么了这是,失恋了也犯不着变疯变傻啊。
徐俏枝猛醒过来,怔怔地看着罗杰斯,猛醒过来,“嘿嘿”干笑两声,故作镇静地进了里屋。

3、夜,内,俏枝卧室
徐俏枝从客厅进来,一头栽倒在床上,捶着被子发出狼嚎般的嚎啕声。
徐俏枝:天啦,我又失恋了!
画面上同时出现三个女人的面孔,徐俏枝在下方大哭大闹,女友黄豆豆和林栽禾在上方凝神倾听。
徐俏枝:泪眼问花花不语……
黄豆豆:哎呀,又闹失恋了,这次爱上了谁了?
徐俏枝: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林栽禾:闹失恋了又,是帅胡子李还是小辫子张?
徐俏枝: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黄豆豆和林栽禾忍无可忍,破门而入。
黄豆豆喝斥:行了,别李清照了,整这些婉约的调调。
林栽禾娇滴滴地:好了,亲爱的,节哀顺变,你失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徐俏枝大哭大闹:我不想活了,我上吊,我割腕,我跳楼,我坠崖,我吞安眠药,我出门去撞车,我跳海,我沉湖,我一缕香魂返故乡……

4、夜,内,公寓客厅
这时罗杰斯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悠然自得地看电视。电视屏幕上显示徐俏枝大哭大闹,两个女伴正竭力解劝。电视前的罗杰斯仔细倾听。

5、夜,内,俏枝卧室
林栽禾:别哭了,别哭了,天下没有过不去的坎,这山还比那山高,过了这个村又不是没有那个店,春风又绿江南岸,又不是除了张飞不打枪,病树前头还万木春呢……
黄豆豆:行了行了,你们两个都别拽文了,俏枝,这回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徐俏枝:你们真的要听?
两女人肯定地点点头。
坐着观看电视的罗杰斯也直点头。
徐俏枝悲情地手一招,场记板咔嚓一声,乌鸦飞过,“多情总被无情伤”几个字,跟在乌鸦身后款款而至,在画面上定格。

6、内,日,公司办公室
徐俏枝和帅胡子李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茶几上摆着文件。
帅胡子李俯着身仔细看,手指点几下,说两句工作之事。
徐俏枝全然没听,含情脉脉地盯着帅胡子李。
帅胡子李一脸胳腮胡子,穿对襟白衣大褂和草鞋,边说边拿茶杯喝茶。
徐俏枝死死地盯着他的胡子,帅胡子李猛抬头,见了她异样的目光,吓了一跳,茶都洒了出来。
徐俏枝急忙体贴地拿纸巾擦拭,帅胡子李心慌意乱地阻止,抬头又触到了徐俏枝含情脉脉的目光,忙回避,还故作镇定地对徐俏枝笑笑,又埋头喝茶。
帅胡子李用余光见徐俏枝一直盯着他,心里直发毛。
帅胡子李终于被盯得浑身不自在。

7、 内,日,公司办公室
徐俏枝依然含情脉脉地盯着帅胡子李。
帅胡子李:徐俏枝啊,干嘛呢这是,我脸没洗干净么?老盯着看。
徐俏枝:你这胡子,好帅呀,帅得……跟那个本拉登有得一拼。
帅胡子李:哦,那个黑社会老大,你怎么拿我和他比?我是艺术家。
小辫子张从角落里探出头来:凭这全城独一无二的胡子,就艺术到家了。(轻声)搞艺术不见得有两把刷子,胡子到像是把刷子。
徐俏枝继续欣赏胡子:比本拉登还帅,还穿了对襟大褂和草鞋,更有文化底蕴,更像黑社会老大。
小辫子张又探出头:我说俏枝你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也算是良家妇女,怎么会对黑社会老大有感觉?(转身上前)瞧瞧我的小辫子,这才有我中华传统文化的底蕴嘛。
徐俏枝推开,继续如饥如渴地欣赏胡子,帅胡子李被看得更不自在。
帅胡子李:俏枝,别看了,上班呢,汗毛竖起来了都。
徐俏枝无反应,继续呆看。
帅胡子李轻声:老板在呢,下了班你再看,我请你吃饭饭。(看看徐的呆样,抽冷气),别再看了,要不还请你喝茶。
小辫子张推俏枝:wake up ,wake up,要请你吃饭,还喝茶呢。
徐俏枝回过神:真的?你说的是真的么?你要?请我?吃饭?还喝茶?
帅胡子李推她:嗯,快上班吧。
徐俏枝往回走,逐渐咧开嘴傻笑,突然猛地跳起来,竖起两个指头大叫一声:耶!

8、内,日,办公室
徐俏枝在格子间里心不在焉,傻笑不止,时不时盯着墙上的挂钟,等待下班。众人以为怪异,对她指指点点,徐俏枝毫不理会。
徐俏枝自言自语:到湘江河畔,和我的知音帅胡子李,浴乎沂……
群众甲:像是又犯病了。
群众乙:不犯病就不正常了。
徐俏枝摇头晃脑:风乎舞雩,咏而归……
群众丙:不过也蛮可爱的。
徐俏枝撑着脑袋遐想。

9、 外,日,高山上
高山流水的音乐响起。
徐俏枝和帅胡子李穿着古装,在高山之颠,白衣胜雪而且飘飘,一个弹琴一个起舞。
偶尔目光相接,两人情意绵绵地相视而笑。
音乐变为:依稀往梦似曾见,心内波澜现……
帅胡子李和徐俏枝开始持剑比划,一副剑胆琴心的样子。
一声雕啸而过,两人摆出江湖情侣造型。
画外音突然:下班了!

10、内,日,办公室
徐俏枝猛地清醒,提着水杯开始往外冲,到了门口,又折回来,换上提包。

11、外,日,河畔露天茶楼
徐俏枝和帅胡子李相对而坐,徐心满意足,李心不在焉。
徐俏枝抒情地: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湾河水,及我们跳动的心扉上……
帅胡子李:这是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吧!
徐俏枝:对,一切都像笼着轻纱的梦。
帅胡子李:别梦了,整天这样说话别人听不懂的。
徐俏枝:是该说大白话。(撑着下巴遐想)结婚后,我们要生俩个孩子,最好一男一女……
帅胡子李一口茶喷出来,吃惊地:你说什么?
徐俏枝:父母们也可以来和我们同住,那可真是一大家子,有老有少,三代同堂……
徐俏枝的脑中呈现一大家子乐呵呵动漫场景。
帅胡子李本来借了喝茶掩饰,到底憋不住了,又一口茶喷出来,咳个不止,连眼泪都咳出来了!俏枝体贴地帮他捶背捶腰,帅胡子李一个劲地咳嗽。
帅胡子李:俏枝,今天不是愚人节,开什么玩笑?
徐俏枝:谁和你开玩笑了,我的人生我做主,我的爱情我也做主。
帅胡子李:什么时候有这种想法的?
徐俏枝:胡子,像把刷子那样的胡子,太让人着迷了。
帅胡子李打了一个嗝:呃!(轻声痛苦地)看来得把我心爱的胡子给剃了。

12、内、日、办公室内
几个人包括小辫子张在内,围着帅胡子李。
众人:你就吹吧,你。
帅胡子李:真的,本来呢,像我这样多情浪漫的人,并不介意多一个两个女朋友。
徐俏枝喜眉喜眼地走到门口,听到人声,停在门口偷听。
帅胡子李:可是直觉告诉我,徐俏枝是处女。
门外的徐俏枝大吃一惊。
帅胡子李:还据我的直觉,和老处女谈恋爱是很危险的,还是不沾染为妙。
众人为徐俏枝是不是处女争论不休。
门外的徐俏枝越来越气,逐渐成为一个气球,最后爆炸,画面收回。
“多情总被无情伤”几个字掉下两行眼泪。

13、内,夜,徐卧室
听了徐俏枝声泪俱下的控诉,黄豆豆和林栽禾笑得前仰后合,在沙发上直打跌。
黄豆豆恶毒地:那么你到底是不是处女呢?
徐俏枝一口气吸上来,正要发作。
林栽禾:那还用说,肯定……
栽禾故意迟疑了一下,对着徐俏枝:亲爱的,你到底是不是处女呢?
徐俏枝又一口气吸上来,要发作,看看二人,突然又大哭起起来。两个女伴对视一眼,又开始狂笑不止。
徐俏枝:你们好过分啊,就喜欢看别人不走运。
黄豆豆:谁叫你半夜三更的老折腾我们。
林栽禾:况且我们看不看的,你都不走运,从来没有把自己嫁出去。

14、内、夜、公寓客厅
坐着观看电视的罗杰斯笑得直跌脚。
罗杰斯很酷地竖起两个指头作V状:耶,老姑娘又失败了一回。

15、内,夜,徐卧室
徐俏枝继续大哭,两女伴继续狂笑。
徐俏枝猛地停止哭泣:难道你们真认为我没有人喜欢么?
她突然跳起来,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张纸条。
徐俏枝:看看看,情诗,小辫子张写给我的情诗。
黄豆豆接过,念:竹影青瞳啊,我轻轻的插……啊呀,(忙不迭地扔在一边)
林栽禾接过:你轻轻的……哎呀喂,俏枝,亏你还是读书人,怎么还把这色情诗拿给我们看?
徐俏枝歇斯底里:我当然知道这是下三滥了!可是……可是……可是好歹还有人追求我,我好想早点把自己嫁出去。
徐俏枝狂哭,擤鼻涕,两个女人轮流递纸巾。
徐俏枝:豆豆你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栽禾你每天都有三个男朋友,可我,还是孤身一人。
林栽禾不忍地:好了,好了,别难过了,不就嫁人么?你这么优秀,有什么难的?
黄豆豆:是啊,万一还嫁不掉,我就离婚,把我的大国让给你。
徐俏枝猛地停止哭泣:真的?
黄豆豆无语。
林栽禾:当然是假的了,不过,你别哭了,今年我们一定帮你把嫁人这一任务保质保量地完成。
黄豆豆:量就不用说了,质也不敢保证。
林栽禾:大后天中学同学聚会,说不定是个机会。
黄豆豆:混到现在都没结婚的,肯定是钻石王老五,俏枝你可要抓做这个机会。
徐俏枝大睁着眼睛,遐想,逐渐露出笑容。

16、日,内,公寓餐厅。
林栽禾坐在餐桌前吃早餐,罗杰斯穿着睡衣打着哈欠进来。
罗杰斯:古得猫呢,美女,那个老处女昨晚是不是又折腾了一宿?
林栽禾边吃边说:怎么说话呢这是,出言不逊哈,你就这么盼着她嫁不出去?
罗杰斯点头:是啊,然也,YES,对头!
林栽禾:也没见你们这样,在同一个房子里住着,天天都在斗,斗得跟乌眼鸡似的,是不是前世有仇啊。
罗杰斯:谁叫她从不把我放在眼里,也太伤我自尊了,嚎~~~怎么对得起这张英俊的脸。
林栽禾:你别以为你是万人迷,依我看,你倒像是真心喜欢她。
罗杰斯:谁喜欢她了?切,我就是不服这口气。
林栽禾摇头:两个人都是自恋狂,自大狂。这次我们参加同学会你可不要瞎掺和。
罗杰斯唱:不掺和才怪呢,总之她失恋一次我欢喜一次,(唱)哟呵呵,哟呵呵,那个老处女又失恋!哟呵呵,哟呵呵,那个老处女又失恋!
林栽禾使眼色:嗨嗨嗨。
罗杰斯不解,继续唱:哟呵呵……那个老处女……
罗杰斯回头,见徐俏枝站在身后,双手叉腰,怒不可遏。罗杰斯急忙走。
徐俏枝扔过去一只拖鞋:罗杰斯,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千年老人妖,我跟你没完!

17、夜,内,公寓花园里
徐俏枝对着夜空许愿:但愿明天同学会,能遇到钻石王老五,但愿明天能遇到钻石王老五。
罗杰斯捏着一枝黄菊花,轻脚轻手地上,悄悄把黄菊花递到俏枝面前,徐俏枝一把抢过。
徐俏枝:太好了,用花瓣来算。
徐俏枝一边扯花瓣一边念叨:能遇上,不能遇上,能遇上,不能遇上……
罗杰斯想笑,却故作心痛地:你这是干嘛呢,干嘛呢这是。
徐俏枝继续扯花瓣:能遇上,不能遇上,能遇上,不能遇上……
罗杰斯:在算什么?
徐俏枝:当然是爱情,我正在算明天同学会能不能遇上爱情,(扯花瓣)能遇上,不能遇上……
罗杰斯边悄悄离开边得意地:能遇上才怪呢!无知,也不知道黄菊花向征着什么。
徐俏枝继续扯花瓣:能遇上,不能遇上,能遇上,不能遇上……

18、夜,内,公寓内
林栽禾睡在床上,猛听得一声“耶”,惊醒过来,奔到窗口边。
另一间屋子里,罗杰斯同时惊醒,也奔到窗口边。
看到徐俏枝在花园里狂呼,举着那枝光秃秃的黄菊花杆。
小狗张翠花也醒过来,努力想爬上窗台。
徐俏枝在窗下跳跃:能遇上钻石王子耶,能遇上钻石王子耶!
林栽禾颓然倒在床上,口齿不清地:悲剧又将重演。

19、日、内、同学聚会礼堂
老同学们聚在一起,有说有笑。
人群中有一个夺人眼球的背影:童装式样的大红衣服,黑色迷你裙,脚上一双粉色童鞋,很像活泼可爱的小学生。
这个背影勾起了同学们对青春少艾的徐俏枝的回忆。

20、日、外、校园内
黑白片里的徐俏枝嘻笑跳跃着,咯咯咯地娇笑,然后转过身去,握着一枝小雏菊,把一个青春的侧影留给大家。
侧影慢慢地转过头来,是现代版的徐俏枝,颧骨支出,尖嘴猴腮,扎两条干而发黄的短辫子,刘海枯黄枯黄,头发稀稀落落。
徐俏枝回头,羞涩地抿口一笑,牵扯那眼角的皱纹。
画外音众:啊!
场记板一敲,乌鸦飞过,“老妇聊发少女狂”几个字,跟随着乌鸦款款而至,在画面上定格。

21、日、内、同学聚会礼堂
人群中的林栽禾和黄豆豆发现这样的徐俏枝后,立即吓了一跳,想躲开。
徐俏枝也发现了她们,高兴极了,招招摇摇地竖起小巴掌歪着头。
徐俏枝童音:嗨,豆豆,嗨,俏枝,我在这儿。
众人看着她们,林栽禾黄豆豆面面相觑,想躲开。
徐俏枝声音脆脆的:老同学,我想死你们了,你们死到哪里去了。
徐俏枝跑过来了,一惊一乍地拉过两个女伴的手,像是很久没见面,众同学看着她们亲热,两女伴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黄豆豆拥抱:啊呀,老同学,好久不见你了,(轻声耳语)俏枝你搞什么搞,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徐俏枝耳语:我这叫追忆似水年华,唤起同学们对青春美好的回忆——那时的我是很漂亮的。(高声)我也想死你了!
林栽禾拥抱耳语:你这个样子怎么能钓到金龟婿,我们还是早点走吧!
徐俏枝大声:哎呀,栽禾你来都来了怎么能走呢?
众同学:是啊是啊,这么多年不见,怎么能走呢?

22、日、内、同学聚会礼堂
徐俏枝和这个碰了杯又和那个划两拳,举着杯子在同学们间穿来穿去。
男同学甲:俏枝,你不晓得当年你有多漂亮有多可爱,我追求你你连正眼也不看我呢。
男同学乙:当年喜欢你的人当中,我是旁观者,但未必清!
男同学丙:俏枝同学,我当时求你在我笔记本上写两行诗,你楞没写,现在是大诗人了,没有理由不补上。
徐俏枝在这些赞扬声中,乐不可支,像一只穿花的蝴蝶,一杯接一杯地喝酒,逐渐醉。
徐俏枝醉醺醺地:有单身的没?钻石王老五?
男同学们整齐地向后退了三步,与徐俏枝形成一道壕沟。
黄豆豆和林栽禾呆坐在一旁,埋着头,苦着脸。

23、夜,外,路边
林栽禾和黄豆豆把喝得大醉的徐俏枝架出出租车,扶着她往家走。
徐俏枝呓语:泪眼问花,花不语,乱花……
黄豆豆:真是一个花痴。
林栽禾:还是一个白痴。
黄豆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的同事不是蛮多么,给她介绍一个?
林栽禾:也只得这样了,你老公的朋友也多,我们一起行动。
徐俏枝呓语:泪眼问花,花……
在对面阳台上的罗杰斯握着望远镜偷笑。
两个女人正架着徐俏枝费力地往回走,罗杰斯走出来迎接,帮着架俏枝,看起来非常高兴。
罗杰斯幸灾乐祸地:怎么了这,又没成功吧,这可叫我们老百姓说什么好哟。
林栽禾白了他一眼:没见过这么落井下石的。
徐俏枝睁开醉眼见到罗杰斯,恨得咬牙切齿。
徐俏枝:罗杰斯……我跟你……没完。坏我的……姻缘,送一枝黄菊花,触我的……霉头……
黄豆豆对着罗杰斯:这次是你欺人太甚。
罗杰斯:怎么又我了?我怎么知道菊花向征死亡了?无知者无罪么。
林栽禾:谁说黄菊花象征死亡了?是向征无聊。
徐俏枝被架进卧室,边走边嚷:罗杰斯……人妖,我跟你……没完!
罗走斯一拍双手:成了。(唱)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阳光照耀着大地……哎哟。
罗杰斯挨了一只拖鞋。

24、夜,内,公寓客厅
罗杰斯在阳台上做健身操,林栽禾走出徐俏枝的卧室,疲惫地一头栽到沙发上。黄豆豆也疲惫地走出来,倒在了沙发上。罗杰斯进来。
罗杰斯:看你俩被折腾成这样,我去给你们冲杯咖啡。
两人无力地点头,罗杰斯离开,不一会端上两杯咖啡进来。
黄豆豆喝了几口,赞许地:看不出哈,罗杰斯,蛮会照顾人的嘛。
罗杰斯:当然,我的座右铭是,作为一个男人,至少要保护好一百名女人。
林栽禾讥笑了一声:你真那么绅士,怎么就对俏枝那样?
罗杰斯:哼,她根本算不得女人,也没见哪个女人疯狂成这个样子。
黄豆豆:你不知道,俏枝原本不这样。前些年由于容貌一般,不受人青睐,干脆一门心思奔事业。后来不知哪根筋开窍了,居然反璞归真,哭着闹着要嫁人了。
林栽禾点头:那个折腾劲,倒也真性真情。
罗杰斯若有所思,抬头见两个女人盯着他,急忙站起。
罗杰斯:关我什么事啊,随你们怎么说,我也不会对她有任何好感的。
罗杰斯往外走,接着传来他撞到墙上的声音。
罗杰斯:啊呀!
两女人呲牙咧嘴抹汗不已。

25、日,内,公寓中
徐俏枝持着书卷,背着手,长袍马褂,标准的清朝书生打扮,摇摇摆摆地走来走去,后衣领口还插了一把折扇。黄豆豆目瞪口呆,林栽禾冷眼旁观,罗杰斯在一旁抱着肩膀冷笑不止。
黄豆豆:这这这,又是唱哪一出啊?清宫剧看多了?
林栽禾:昨晚三点闹起的,说爱上了老陶。
徐俏枝摇头晃脑:众鸟欣有托,吾亦爱我的小草房,再种两畦菊花,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边说边从衣领口拿出折扇,呼的一声打开。
罗杰斯:停停停,有吃花瓣癖好的,是楚国的屈原而不是东晋的陶潜。
俏枝摇折扇,气宇轩昂:都一样,都一样,一个种豆南山下,一个兹兰九亩兮,反正都是扛着锄头当老农。(唱)荷把锄头在肩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黄豆豆和林栽禾面面相觑。
徐俏枝深情地:历尽艰难我痴心不改,我现在总算有了一个正经男朋友了,终于找到了我的爱人,那就是,靖节公陶潜陶渊明。
黄豆豆和林栽禾:嗯?
罗杰斯笑:嗤!
徐俏枝:你们看他那个诗写得,多么恬静自然多么冲淡和平,你们看这书上,陶哥是不是长得玉树临风,风情万种,种豆南山,情比金坚……
在徐俏枝自顾自的喋喋不休中,黄豆豆和林栽禾悄悄商议。
林栽禾:完了,花痴病又犯了。
黄豆豆:你快点行动,帮她找个男朋友,挽救这个失足青年——不,这个白痴中老年妇女。
罗杰斯:切,有用吗?为了挽救她,我勇于献身,甘当美男计的主角。
黄豆豆:风凉话就少说,一边凉快去。(对林栽禾)也只好如此了。
罗杰斯:相亲?哼!
徐俏枝继续踱步:我爱他爱得那叫神魂颠倒,云里雾里,每天都要吟哦两首陶诗才能吃得下饭,哪天有空了亲自到南山去种两亩豆,感受一下夕露沾我衣的恬淡,然后植树种草,结庐而居……
黄豆豆:(向发疯的俏枝望去,高声)俏枝,你怎么眼光那么深遂,看到晋朝去,你就不能现实一点,把眼睛往下看看?
徐俏枝停止了唠叨,依言往下看:咦,哪儿来的钢镚儿?

26、日,内,阳台上
徐俏枝清装行头,换了把非常大的折扇,招招摇摇地在阳台上走来走去,惹得楼下的行人指指点点,林栽禾和黄豆豆坐在一旁苦着脸。见有人观看,徐俏枝更得意,双手叉腰,府视下方。
徐俏枝高声吟咏:嗟夫……日将之出东方兮……
林栽禾和黄豆豆大惊失色,急忙奔过去,一把把徐俏枝按在椅子上,捂住她的嘴,徐俏枝挣扎不能动弹。
黄豆豆咬牙切齿:你到底想不想嫁人了?想不想找到现实版的陶渊明陶老哥?
徐俏枝被捂着嘴,直点头。
黄豆豆:那你别发疯,听我们的。
徐俏枝又直点头,林栽禾松开了手,徐俏枝吐了一口长气,小狗张翠花跑过来好奇地瞅着他们。
黄豆豆:俏枝,你一身都是臭毛病,叫我们怎么说你呢!
徐俏枝睁大眼睛:真的么?
林栽禾:再不改掉,就嫁不出去了,还找什么现实版的陶渊明。
张翠花也跟着直点头。
徐俏枝斩钉截铁地:好,我改,只要能嫁得出去,找得着生活中的陶哥,我一定改。
黄豆豆:首先……
徐俏枝:等等,我拿支笔来记一下。
徐俏枝转身离去,黄豆豆冲着她的背影:首先,把你的怪衣服脱掉,穿得正规一点,

27、日,内,阳台上
黄豆豆和林栽禾摇头叹息不止,徐俏枝穿着中山装得意洋洋地出现,手里拿着一叠纸,胸前的袋子里还插了一排钢笔。
徐俏枝:国服,正规吧。
两女友面面相觑,徐俏枝示意她们说话。
黄豆豆只得:首先,说话尖酸刻薄,不懂得含蓄。其次……
徐俏枝煞有介事地认真作记录。
林栽禾:其次,虚荣,而且虚伪,表里不一……
黄豆豆:第三……(翻本子)第三……
林栽禾黄豆豆滔滔不绝地讲,徐俏枝认认真真地记录,小狗都开始打瞌睡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28、日,内,阳台上
两女伴继续数落,徐俏枝继续认真记录。
林栽禾:第六十三,行为不够端庄,第六十四,着装不够得体……
徐俏枝停笔:哦?具体说一下。
林栽禾:就是别打扮得像朵小雏菊似的,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穿娃娃衣,荒唐!现在这身衣服也不得体。
徐俏枝看了看自身,点头认可,又认真记录。林栽禾和黄豆豆不停地数落,徐俏枝不停地记录。
黄豆豆:第六十五……第六十五……我想好了再说,今天就说到这儿了吧。
徐俏枝认真记录:想 好 了 再 说!
林栽禾点头:这个态度就对了。
黄豆豆笑了笑:对,温婉和平,典雅淡定,是大家闺秀的典型特征,俏枝你可要切记。
徐俏枝:哦!行!记下了!
黄豆豆心满意足地用小勺子舀着咖啡喝。
俏枝立即乍呼呼地喝道:没见过世面呢,俗气!喝咖啡有用勺子舀了喝的么?出门要被人笑话死的!你们怎么这样?快改了!
两女伴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谁该改。

29、日,外,小区内。
徐俏枝打扮得风姿绰约,和林栽禾正准备出门,罗杰斯喘着粗气从后面赶上。
罗杰斯:等一下,等一下。
林栽禾:怎么了,这是?钥匙没带咋的?
罗杰斯喘气:我紧赶慢赶总算赶到了。
从身后抽出一大束黄菊花,送到徐俏枝面前。
罗杰斯:送给你的,祝相亲成功!
徐俏枝长长吸了一口气。
林栽禾:罗杰斯,你太过分了。
林栽禾一把抢过黄菊花,要扔到垃圾桶,徐俏枝忙拦着。
徐俏枝:没事,没事,我是无神论者。
罗杰斯:想哪儿呢,这是?俏枝你该不会这么快就忘了你的陶渊明陶哥吧,我这是祝你找到现实版的陶哥呢!
罗杰斯超然事外地:采菊东蓠下,幽然见南山。
徐俏枝咬牙切齿:谢谢啊!

30、外,日,游乐场所,快餐厅,公园,茶楼等
林栽禾带着徐俏枝频繁地同男人见面。游乐场所,快餐厅,公园,茶楼……徐俏枝打扮得花枝招展,时而矜持,时而狂放,时而可爱。
男人们均是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徐俏枝也越来越气,大发脾气。

31、外、日、公园内
林栽禾与徐俏枝相对而坐,林栽禾无声地打电话,徐俏枝狂吃东西,林栽禾脸色越难看,俏枝吃得越狠。
林栽禾:不是我说,小石你也要看看自身的条件,你一保安……(凝神倾听)我……
徐俏枝抢过手机,啪地挂掉:干嘛呢这是,销烂梨呢!
林栽禾:不是,我只是……
徐俏枝:就凭你这眼光,能结交什么上档次的男人,你自己看看,都是些什么人呐。
林栽禾气极:我……
徐俏枝叫:以后休想枉费心机的把我推出去。
徐俏枝离去,林栽禾冲着她的背影喊:谁愿意管你呀,不是你自己闹着哭着要嫁出去,谁愿管你呀。

32、外、日、公园内
冷饮摊上,徐俏枝继续狂吃东西。
徐俏枝:都是那个人妖的黄菊花给害的。(发狠)我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想像中,徐俏枝恶狠狠地捏着挣扎喊叫的小人儿罗杰斯,张开了血盆大口。
吸溜一声,徐俏枝恶狠狠地吃了一大口冰淇凌。

33、夜,内,公寓内
夜色十分迷人,罗杰斯在自己的卧室,提着画笔,看着自己的画板沉思。
突然听到“嚎”的一声,是徐俏枝在夸张地打呵欠。
罗杰斯竦然一惊,思路被打断,想重新思考。
徐俏枝对着他的门夸张地打呵欠:嚎~~~嚎~~~
罗杰斯双手叉腰,头上的火苗直冒。
罗杰斯:那个老姑娘又在作什么,每天都要打八个呵欠。
罗杰斯又提着画笔想重新思考。
徐俏枝挺胸收腹:米……米……米……嘛……嘛……嘛……
罗杰斯只得停下:不会是脑壳发热要去当超级女声吧?(点点头)那个脑震荡,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罗杰斯扔了笔,倒在床上。
突然哟哟的声音响起,罗杰斯惊得从床上跌了下来。
徐俏枝的声音:哟,哟哟,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
罗杰斯站起来捂胸口。
徐俏枝的声音:大山的子孙呦~爱太阳喽~~~太阳那个爱着呦~山里的人呦~
罗杰斯又被吓翻在地。
思想者塑像:是冲你来的,是冲你来的。
大卫塑像:她是在跟你挑战呢!
罗杰斯:是可忍孰不可忍,不就是对歌么,我也要给你点colour see see……
罗杰斯手忙脚乱地打扮自己,戴假发,披床单,手里握一枝玫瑰花,看了看,扔了换成大毛巾。
罗杰斯满意地照镜子:对嘛,这才像怕瓦落地嘛。

34、夜,内,公寓内
罗杰斯迈着舞台步进入客厅,挺胸收腹唱:che bella cosa e na iurnata e sole
l''aria serena doppo me tempesta ##*—……%¥··!~!##~~`
罗杰斯唱不了外文,叽哩咕噜唱了下去:##*—……%¥··!~!##~~`
屋内的林栽禾拖过枕头盖在头上,张翠花也用爪子盖住耳朵。
徐俏枝一惊停下,发狠地说: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他。(转身离开)
罗杰斯睁开眼:咦,走了,这么快就走了?看来怕瓦落地有用。##*—……%¥··!~!##~~`啊 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啊 太阳我的太阳 ,那就是你。
徐俏枝气势汹汹地一只手提锅,一只手提锅铲,走上出来,举过头顶咚咚敲了几下。
罗杰斯跳了一下,仔细看了看,眼珠子跌了出来。
徐俏枝:什么人最流氓(敲锅),哎鸟鸟罗,站在阳台上露肩膀(敲锅),哎鸟鸟罗……
罗杰斯摆了个李小龙的造型:喔,喔,你利害,我给你(拿着扩音器狂叫) ##*—……%¥··!~!##~~`
另一间屋子里的林栽禾无可奈何地用手捂着头,张翠花也直往窗帘后钻。
瓶子乒乒乓乓接二连三砸在地上,怒骂声此起彼伏
画外音:大半夜的,还叫不叫人活了?
画外音:有病啊,半夜三更对歌?叫物管的人来制止。
画外音:直接打112报警,不,直接打120电话,让疯人院的把这两个疯子带走。
徐俏枝罗杰斯同时:哼!我跟你誓不两立(各自回屋)

35、内、夜,洗手间
徐俏枝偷偷进来,把胶水倒在一个醒目的瓶子里,放在醒目的位置,立即离开。
罗杰斯洗了脸手,看到这么个的漂亮瓶子,以为是女孩子们的化妆品,瞅瞅没人,打开涂在脸上。
罗杰斯一边走出客厅,逐渐觉得不对劲。揉脸,竟然撕下一层面膜。
徐俏枝狂笑,很酷地竖起两个指头。

36、内、夜,阳台上
徐俏枝打着哈欠走上阳台,突然一道白影掠过,定睛一看,一个僵尸跳来跳去,接着一个吊死鬼飘了过来,徐俏枝抓狂尖叫跑回了屋。
罗杰斯扮演的僵尸窃笑不已,很酷地竖起两个指头。

37、外、日,小区里
徐俏枝罗杰斯分别趾高气扬地往外走,接着走到了一起,彼此用杀人的眼光打量了对方一下,同时“哼”了一声,立即各走各的。
下班时两人又同时进小区的门,“哼”了一声后,又各走各的。
转了个弧形却又回到了公寓门口,两人在门口对望一眼,又“哼”了一声。
林栽禾过来:好了好了,斗了这么多天,整天鸡飞狗跳的,消停一下行不行?
两人同时:不行!
林栽禾息事宁人:行行,爱咋斗咋斗。不过明天是豆豆老公的生日,好歹给豆豆一点面子。可别在别人家里斗!
两人同时:哼!

38、日,内,黄豆豆家中
一个生日蛋糕摆在中间,黄豆豆忙着布置,大国打下手。
黄豆豆:你的朋友怎么就来两个?
大国:厂里到了这把岁数还没有结婚恋爱的,就只有庆林和长生了。
黄豆豆:他们俩,一个歪瓜裂枣一个油腔滑调。
大国:就这俩也不见得能看得上你那个怪同学,工人阶级也有自己的审美情趣。
黄豆豆略停:先别让俏枝知道,看看情况再说了。
这时门铃响起,黄豆豆开门。
俏枝三人进来,林栽禾捧着大束鲜花,大国豆豆迎上。罗杰斯徐俏枝相互很别扭的样子,背靠背相互翻眼白。
林栽禾:生日快乐。
林栽禾拐了拐旁边毫无反应的罗杰斯和徐俏枝,两人才反应过来。
两人同时:大国哥生日快乐。
说完又觉得太协调了,又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这时徐俏枝不住地偷偷打量大国,黄豆豆却仔细打量徐俏枝。
徐俏枝穿了件桃红色的真丝无袖T恤,宽松的休闲裤,还扎两条小辫子,蓬蓬松松染成金黄色,戴上墨镜非常可爱。黄豆豆满意地点点头,俏枝领会她的赞赏,摆了个POSE。
徐俏枝:你叫我认真打扮我就认真打扮了,为你,千千万万遍!
黄豆豆毛骨悚然:俏枝,你不会多情得连我也爱上了吧!
徐俏枝笑嘻嘻:当然没有,只看上了你的大国,我再嫁不出去,你说过要让给我。
黄豆豆哽得说不出话。
罗杰斯指着徐的背影,讨好地对黄豆豆:花痴!
场记板一敲,乌鸦飞过,“春风不绿江南岸”几个字,跟着乌鸦款款而至,在画面上定格。

39、日,内,黄豆豆家
大国郑重地把庆林和长生介绍给徐俏枝三人,两个男人奇丑无比,徐俏枝却眼前一亮,眼睛闪着电光
罗杰斯立即发现了,脸上充满鄙视,突然灵机一动,端着水果请大家吃,到徐俏枝面前轻轻耳语。
罗杰斯:温馨提示,温馨提示,注意点形象,把嘴角的口水擦掉,别跟没见过男人似的。
徐俏枝立即用袖口擦嘴角,立即意识到上当了,马上掏出化妆盒补口红。
徐俏枝高声笑笑(大声):谢谢哈,这么关心我。(低声)与你屁相干。
罗杰斯也非常绅士地对众人笑笑,点头示意,表示徐俏枝说得对。
罗杰斯(低声):你眼水也太低了,这两人也瞧得上?
徐俏枝(低声):谁说我瞧得上了?也太不上档次了,你瞧那两人一个歪瓜一个油腔滑调,不过呢?横看竖看都比你这个人妖顺眼。
罗杰斯一口气上来要发作,不过马上装得忍俊不禁,像听了个很好笑的笑话。
罗杰斯:谢谢。
两人高雅地碰了一下杯。
远处的黄豆豆和林栽禾松了一口气。

40、日,内,黄豆豆家
徐俏枝刚想和庆林长生说话,罗杰斯不停端茶倒水地打搅。
徐俏枝要发作,罗杰斯立即示意她继续说。
徐俏枝回过头张嘴刚想说,罗杰斯又来打搅。
折腾了几次,徐俏枝终于说不出什么来了。
罗杰斯示意:你说你的,我没事了。
徐俏枝轻轻地咬牙切齿:我还说什么我。
徐俏枝猛地倒在沙发上,情绪低落,对庆林和长生爱理不理。黄豆豆和大国互相望了一眼,无话找话。
黄豆豆:今天天气,哈哈哈。
大国递水:润润嗓子,哈哈哈。
徐俏枝懒洋洋地:谢谢啊,他们是做什么的?
三个男人一愣,一起瞟了一眼黄豆豆。
大国:诗人同学啊,我是工人,他们是我的同事,我们都是工人。
徐俏枝:都是什么学历?
三个男人又瞟了豆豆,豆豆羞得直搓手,罗杰斯饶有兴趣地望着这一幕。
庆林:我初中没毕业。
长生:我读到初中二年级。
罗杰斯表现得更有兴趣了。
徐俏枝:其实上不上学都没什么,现在官方的教育落后得很,课本所选的教材也挺落后,我一直都在思索这个严肃的问题,打算用民间力量重选教材,文学一直在民间,比如……
罗杰斯拍手:精辟!
徐俏枝:比如罗杰斯同志,完全就是个高分低能的代表,论智商和我的张翠花还真较不出高下……
罗杰斯正要反驳,黄豆豆拦住:俏枝啊,庆林和长生都是单身贵族,你们觉得单身生活怎么样?我还真羡慕你们。
徐俏枝翘起兰花指举着塑料杯,神色迷离。
徐俏枝: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婚姻,是无知者的道路,婚姻,是……
大国听不下去:你的意思是独身生活是最科学的生活?
徐俏枝:当然,独身主义是我一直向往的主义,独身女人都俱有独立特行的个性,比如赖斯,比如吴仪,再比如我徐俏枝……只有庸俗的人才过群居的生活!
众人全恍然大悟地:哦!
罗杰斯意味深长地:哦!
徐俏枝转脸朝着黄豆豆:豆豆啊,你别枉费心机给我介绍男朋友了,我是不会结婚的。现在看到你这样整天烟熏火燎的样子,我都替你难过!
罗杰斯憋不住,终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徐俏枝看了他一眼。
徐俏枝:而且呢,某些男人也不像个男人,整天花哩胡哨、不男不女,就像千年老人妖。这样的男人就该挖个坑,埋了算了。
罗杰斯又一口气上来,正想说话,林栽禾急忙制止。
黄豆豆也气极,反而笑:俏枝,你说得太对了,我不会枉费心机给你介绍男朋友的,你放心好了!

41、夜,内,黄家卧室
黄豆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终于翻身起来。
黄豆豆:不行,我得刺激刺激她。
一旁的大国嘟嚷:省点力气吧,你那个同学人格分裂,嫁不出去正常得很。(翻身睡去)
黄豆豆不理,打电话:俏枝,今天听了你的话,总算明白我这半辈子白活了,
徐俏枝正做瑜伽,得意地:那是,瞧你过得烟熏火燎的,啧啧。
黄豆豆:本来还想给你介绍个男朋友的,现在看来真是俗了。
徐俏枝惊得从床上坐起:什么!怎么不早告诉我,在哪儿呢?高不高?帅不帅?学历如何?青春几何?在哪儿工作?脾气怎么样?
黄豆豆哭笑不得:你问这些作什么?其实这人你也见过,还是不要问算了,你不会有兴趣。
徐俏枝:是谁?是谁?一定得告诉我,女人天生是好奇的,何况我是天生敏感的诗人。快告诉我!
黄豆豆:不告诉你吧,你还非要问,就是今天大国的那两个同事啦!我都没看上,你肯定没兴趣的。
徐俏枝:这两人,一个看起来聪明舒展,一个看起来老实忠厚,各有千秋,唔,让我想想!哪个好一些呢?
黄豆豆大喊:喂,俏枝,不会吧你,你怎么720度大转弯呢?你不是要独身么?
徐俏枝:我要嫁人,就这么定了,安排我们约会吧!(挂电话)
黄豆豆:喂,喂,喂,(看看电话,无奈地挂掉)
黄豆豆踢大国:听到没有,要你安排约会呢!
大国朦胧:你消停一下吧,庆林和长生哪个愿意见她?你那个宝贝同学徐俏枝,比整个国奥队踢足球还有杀伤力。
黄豆豆沉思:你说她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这样?
大国:你现在该明白她怎么就嫁不出去了吧!
黄豆豆:我当然明白她的毛病,不过不明白她这么一个结婚狂,怎么就看不上罗杰斯?一见面就掐架。

42、日,外,公寓花园里
徐俏枝坐在石凳子上,快速胡乱地翻书,明显心烦意乱。
罗杰斯戴着MP3,迈着T步走来,看到徐俏枝,扯下MP3,坐了下来。
徐俏枝白了他一眼,罗杰斯不以为意。
罗杰斯:怎么了,美女,失恋了又?
徐俏枝:关你什么事啊。
罗杰斯:你说你去喜欢什么帅胡子李小辫子张,还有什么歪瓜裂枣油腔滑调,怎么就不看看我这张英俊的脸。
徐俏枝凑过去细看他的脸,痛苦地收回目光:哎哟,那么粗的毛孔,该做面膜了。
罗杰斯站起来不住地摆造型:用不着,这就是传说中的酷男。(往下扯T恤露出肩头)你看看你看看,多有型。
徐俏枝制止:嗨嗨嗨,注意形象,不要看我年轻貌美,调戏于我,还跳裸体舞,切。
罗杰斯打了一个饱嗝。
罗杰斯:我至于吗我,这儿又没人,你就给我说说实话,为什么每个男人你都愿意嫁,怎么就看不上我,俏枝……
徐俏枝:我和你很熟吗?别和我套近乎叫我的小名,我的梦中情人是奥巴马。
罗杰斯:我真不入你的法眼?
徐俏枝又白了他一眼,鼻子哼了一声。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遵义文联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曲艺知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