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曲艺

文艺评书《单骑赴会》


来源:遵义曲协  时间:2008-5-19 11:43:11
谨纪念抗日战争中的先烈和前辈们:
1938年9月的一个早上,只见苏南茅山地区通往大王庄的路上,一匹战马飞奔而来(马嘶声口技)。
这匹战马:毛片纯白如雪,前脚如龙,后腿如弓,蹄至背八尺挂零,头至尾丈二有余,两耳尖,四蹄圆,喷气如雷,四蹄生风,真是一匹罕见的骏马。马背上端坐一位年近四十的军人:
只见他,肩宽背厚,国字脸膛,虎叉突起,剑眉高扬,丹凤大眼,流星闪光;一顶深灰色军帽紧扣头上;身上,穿一件半新旧的灰色军装,左臂上,佩有一块兰底白字符号,“新四军”三字清清爽爽,腰扎皮带,斜挎手枪。此人骑在马上,真叫威风凛凛,气宇轩昂。这匹战马,出了茅山之后,马上的主人一扬鞭,它就放开四蹄“哒哒哒……”(马蹄声口技),直向大王庄方向跑去,到了一座屋前,他才将马扣住“吁……”,他抬头一看,只见前面闪现出一座古式建筑的二层楼房,正中横匾三个金字“得意楼”    这座楼:画梁飞檐,气势蛮大。旁边,假山点缀、绿树环绕,却原来是个消闲幽雅的好去处。不过,今天这里却气氛紧张,阵势吓人,那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楼前,空地之上,五十多个兵丁成扇形排成两行。他们一个个,荷枪实弹,如临大敌,这时,当他们忽见庄外突然奔来一匹如飞的战马时,为首的小头目赶忙上前叫了一声:“喂!什么人?站住。”马上之人,把缰绳一勒,应声答道:“我乃新四军陈毅!”小头目一听。新四军陈毅四个字之后急忙喊了一声“立正!”那么,今天陈毅为什么要来到大王庄呢?因为这里有一个  有名的民族资本家,此人原籍广东,名叫纪成刚。二十年前,他就来到这里开办了一家“茅麓公司”,专门经营上等茅峰茶和丝织绸缎,可谓家财万贯,建有房屋五百间,茶园田地六百亩,他为了安居一方,就招买了三百多兵丁来看家护院。此人在大王庄方圆百里之地那可算得上是个顶尖的人物。
    这个大王庄原来是个“三不管”的地方,可随着抗日形势的发展,现在这里一下子就变成了共产党、国民党、日本人“三争夺的地盘”。为执行党中央要新四军“巩固南面、向东进攻、向北发展”的战略目标,因此陈毅同志决定要在这里建立一个抗日联合根据地。为此,陈毅同志通过许多特殊关系后,前不久才和纪成刚搭上了关系,并约定今天到大王庄来,协商成立抗日联合总会的谈判会议。他今天来大王庄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一定要争取纪成刚站在抗日联合统一战线这一边来;这时,当他报出姓名之后,    为首的那位小头目就放开喉咙高喊:“陈毅将军到!”喊声刚落,只见那边楼上“忽隆隆”下来一群人。这些人,五光十色,打扮特别;有头戴礼帽身着长衫的,有头扎发结身穿鹤氅的,有西装革履一身洋气的,他们都是当地的绅士名流。今天都是受了纪成刚的邀请,特意前来参加赴会助阵的。这时,只见其中一人满面笑容地走到陈毅面前:“陈将军,果然按时赴会,纪某有失远迎!恕罪呀恕罪”陈毅注目一看,只见他中等身材,面色红润,年纪约五十上下。身穿一件淡灰色哔绉绸的长衫,外罩兰色团花马褂。不问可知,这人一定是纪成刚。陈毅双手一抱拳:“纪先生客气了,今日能与诸位见面,真是幸会呀幸会!”随着纪成刚一声“请”,陈毅就雍容大度,迈步上楼。众人上得楼来刚一坐定,下人就很快的献上了上等的“茅峰茶”。按常理,茶过一巡之后,主人就该开口说话,可此时,纪成刚却没有吭声。他心里在想:“真没有料到,作为共产党的一员名将,今天,他陈毅竞敢孤身一人独闯我‘得意楼’,给我来一个‘单骑赴会’,难道说,他就不怕我把这谈判会变成‘鸿门宴’吗?由此可见,这位陈毅真是胆略过人,同时也说明了他对谈判的诚意和对我纪某的信任了。真是可敬呀可敬!”此时、陈毅见主人老在沉思不开口,于是,他呷了一口茶后就打开了话题:“好茶,好茶,这里不仅茶好,就连这茶楼的名字取得也好哇!‘得意楼’,这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呀!’不过,我看现在应该是‘万众一心齐抗日喽!’特别是这得意楼三个字写得方正稳健,古朴沉实,纪先生,听说,这三个字是令胞弟纪成祥的大挥,可见他的书法很有功底,非同一般啊!咦,今天咋不见这位大书法家?”
    原来纪成刚的兄弟纪成祥是茅麓公司常驻上海的代表,此人不仅精通生意,而且还有一手好书法,同时思想较为进步。这次谈判,纪成刚曾前后给他带了几次信,但不知是什么情况,现在都未见他到来。现在为打破这尴尬的僵局,陈毅同志又故意指着中堂之上的一幅挂画说:“哎呀,这八大山人的真迹,确实是难得的真品!朱耷这个光头和尚是最喜欢用枯笔的了,所以他的画形成的风格也是:秃笔藏锋、温籍刚劲,笔含蓄而纵促。‘可惜呀,可惜!’这朱耷虽有一手好画,到头来只得削发去当和尚。诸位,大明朝皇帝的宗室,为什么会落得这么个下场呢?就因为他们‘只知保家,而不知卫国’,所以最后只得去剃光脑壳喽!”
陈毅同志明是说画,暗含教育的话语,纪成刚当然听得出这其中的含意,忙点头说:“陈将军之言有理、有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现在世人皆知,贵党的抗日热忱难能可贵!不过,恕我直言,  目前你们毕竟武器装备薄弱;给养短缺如何能和武器精良的日军作战呢?”纪成刚这几句不阴不阳的话,问得着实历害。可陈毅同志却不作正面回答。他把话头一转:“纪先生“你说我们的势力单薄,现在我就告诉你,我们共产党除了有一支英勇顽强的抗日队伍外,在我们的身后,还有正在觉醒的四万万同胞作我们的后盾。呃,我想:就凭这个数字,是世界上任何敌人都打不败,战不垮的。纪先生,你说对不对呀?”其实,纪成刚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中国人,只是他疑虑太多。所以,他对成立抗日统一战线才摇摆不定。听陈毅这一大义凛然的启迪后,心中顿觉豁然开朗。此时,他正想把心中的疑虑对陈毅同志解释的时候,忽然间,只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蹬、蹬、蹬……”朝楼上跑来一人。当时在座的都不约而同地扭头一看:
只见来人,头戴金丝礼帽,身着浅色长衫,手提黑色皮箱,脚踏透风凉鞋,行色匆匆,风尘仆仆!纪成刚一看,来人就是他的弟弟纪成祥,于是,他就赶忙离开坐位,迎上前去。
“二弟,你为何落得这般模样?这个时候才来呀?”“大哥,你有所不知,自我接到你的信后,就立刻按期出发。哪晓得,火车开到无锡附近就不能往前走了。结果,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新四军袭击了日本人占领的车站,当场打死五百多日本鬼子,所以,沪宁全线就被迫中断了。”“二弟,此事当真?”“大哥,你怎么就不相信?这还不算,等我又绕道赶到镇江时,只听老百姓们都在说,上前天新四军又在卫岗打了个大胜仗。日本人十多辆军车遭到伏击,车上的几百日军无一生还,硬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听说这一仗呀,新四军缴获的枪枝弹药不计其数。  现在,只要听到新四军三个字,小日本一个个只恨脚杆短,跑都跑不赢”。那边,纪成祥讲得手舞足蹈,这边,众绅士听得目瞪口呆。
“对头,卫岗之战,我们确实打得很痛快,为了庆祝这场战役的胜利,当时,我还口赞一绝呢。”
“大哥,这是谁呀?”“二弟,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新四军将领陈毅将军。”
“咹!原来你就是小日本闻风丧胆的陈毅将军啊?”
“陈将军,听说你是一个文武全才的诗人,今日难得幸会,万望将军留下你的诗句墨宝,不知将军肯赐教否?”陈毅心想,刚才你已帮我们新四军抗日作了关键性的义务宣传,现在我岂有推挡之理呢?于是,他手握狼毫、饱蘸浓墨,欣然拿笔:
“弯弓射日到江南,终夜喧呼敌胆寒。镇江城下初遭遇、脱手斩得小楼兰。”陈毅同志一挥而就,把诗写完,只听掌声响成一片:“好诗、好诗、好书法呀好书法!”这时,当纪成刚和在场的乡绅名流们亲自听到这些抗日捷报后,心里对“成立抗日联合总会”的顾虑顿时就消除了,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陈将军,我们也是四万万同胞当中的一员,在国难当头危急之时,又岂无爱国之心呢?你刚才说得很对,现在我们只有团结起来联合抗日,才是我中华民族的光明前景,现在我们已同意你提出的在茅山地区成立抗日联合总会的决定,同时,我等已决定将所有财产及兵丁交给你们,听从贵党支配和指挥。”此时,陈毅看到了他们深明大义的这一举动后。心中感慨不已,并满怀激情地向他们伸出了热忱欢迎的双手!至此,在共产党领导下茅山地区的抗日烈火,风起云涌,取得了接连不断的胜利。
这正是:陈将军单骑赴会,为国家不顾安危。
这正是:巧周旋运筹帷幄,抗日寇大显神威。
责任编辑:史小波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曲艺知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