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中篇小说

青菜萝卜


时间:2008/5/16 18:05:33

林重一边掏钱,一边掂了掂手里的几颗青菜,才猛然感觉量比以前少得多了。林重清楚的记得,半月前的两块钱是可以买十几颗青菜的,今天怎么就只有三四颗了?林重心里嘀咕,咋的也要让卖菜的大妈给个说法。想到这里,林重抬眼瞅了瞅卖菜的大妈,只见卖菜大妈鬓发斑白,汗珠子正雨一样往下掉,嘴里粗气直喘,估计是背了菜刚赶到。林重满腔的怨气仿佛丢进碎石机的石块,让卖菜大发妈痛苦的表情击的粉碎。她容易吗!几老十岁的人了,还背着个背篼,走几十里山路……若是换了别的人,这时应该是躺在太师椅上享受儿子女儿温柔的孝敬,哪儿还这么起早摸黑的折腾。

林重就想到了妈妈,这半年因为工作关系,都没回家看过她老人家了。前几天朝家里打电话,妈妈在电话里显得精疲力尽的,林重问妈是不是病了,妈在电话里努力的笑笑,说我一切都好着呢?你不焦心,好好搞好自己的工作,就是对妈最大的孝顺,如能抽出时间,把明明带回来我看看,这人一老啊,就特想孙子啦!林重知道妈妈身体不好,只是怕让自己担心,故意这么说的。林重的心一揪,差一点就泪流满面了,哽咽着说,好的,过几天我就把明明带回来,让他陪你。妈哦了一声,说没事你挂吧!我挺好,别老打电话,电话费贵。啊!

林重一边挂电话一边心痛,去年为给妈妈装电话,没少和她老人家磨嘴皮子。妈死活不装。林重说妈你年纪大了,一个人住,装个电话方便些,有个三病两痛的我们也好知道。妈还是不装,末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族叔来家做了两天工作,才把妈思想工作勉强作通。妈的电话费由林重每月在镇上结帐,除了一月10元的座机费,其他费用基本没有。弄得收电话费的小张每次都对林重叽叽咕咕,说这样的电话还不如不装。

林重瞅了瞅卖菜大妈,只见她和妈差不多年纪!脸上的皱纹还深些,皮肤粗糙,双目无神。林重叹息一声,都是天下辛劳的妈呀!

林重掏了钱,看着卖菜大妈正把背篼里的青菜萝卜一颗颗摆出来,放在铺着的塑料布上。林重见萝卜新鲜湿润,又让大妈给拿了几个萝卜。

林重再到市场入口处舀了碗酸菜豆腐汤,这汤林重特爱喝,酸涩酸涩的,很有点生活的味道。林重老自嘲自己的生活就是这酸菜豆腐汤,说甜不甜,说淡不淡,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这汤老婆新琴非常反感,为这汤两口子没少吵架。记得有一次林重的豆腐块文章见诸报端,林重为表庆贺,特从5元钱的稿费中抽出一块买了碗酸菜豆腐汤,刚提进屋就被新琴“啪”一声扔门前大街上。林重气得只差吐血,指着新琴半天吐不出一个字,你,你……新琴反唇相讥,你什么你?这汤我闻着心烦,只能扔街上喂狗。林重一双拳头捏出了水,真想一拳摔在新琴脸上。新琴还在恶语相交,你个熊样还想打我不成,有本事你提几斤肉回来,我炒了炖了喂你。

林重想起这些心头就堵得慌,工作这些年来,生活真是每况愈下,刚毕业那几年,工资虽然少得可怜,但是单身汉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逢年过节还能给妈买件衣服什么的。结婚以后就不一样了,老婆新琴没工作,多张嘴吃饭,想找事做又没门路,钱还是一样的钱,基本就是入不敷出了,等到儿子明明一出生,那个情况就更糟糕了。儿子一出生新琴便没了奶水,只得买奶粉来吃。于是林重一月的工资就全用在奶粉上了,每月都等不到发工资,林重就只有厚了脸向单位的财务人员借钱,后来单位的钱差了大几千,林重再也不好意思向单位领导开口。继而转向同事们借,张三200,李四300……同事们和林重一样,全是一根滕上的苦瓜,只是有些家庭环境比林重稍稍好些,但也好不到那里去,林重于是这个月借王五的钱还张三,下个月再借陈六的钱还李四……借着借着就借成恶性循环了,单位同事就都成了林重的债主了。有时林重感觉这日子真的没法过,自己仿佛就是黑暗中的可怜鬼,不知光明什么时候才能降临。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词疯夏永奇
·空巢
·边缘、“现实”与文学精神
·贵州民族文学左右弹
·银河
·小议“文学创新”
·难度:当下文学创作的要义之
·我对文学创作创新的一点看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