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这场凝冻 我们走过


来源:遵义文艺2008第一期  作者:肖勤  时间:2008/4/1 11:31:07

2008年1月21日

小城是在不知不觉中深陷至这场凝冻灾害的。
1月16日,冻雨下得零乱纷纭,寒冷开始以极低调的方式无声无息地掌控这座小城。
半凝固状的雨一下就是几天。那些日子人们对中央电视台的天气预报还不是特别关注——对于南方对于贵州来说,冷又会冷到哪里去呢?没关系的,缩头缩脑几天,什么就都过去了。人们这样想着,没当回事。到了19日夜,气温降至零下4度。城市的所有路道全结冰了!凝冻一改前两天“冻物细无声”的方式,迅速而霸道地把城市变成它的殖民地——傍晚六点到夜间十点之间,县城猝然跌入一片冰天雪地的硬与白之间。
20日,接到好几个电话,说的都是相同的事——从县城通往乡里的关子门地段翻车了,每辆车都是从弧形路面上“飘”着跌进关子门水塘里去的——结冰严重的关子门处已基本不能通行。
幸好的是没有人员伤亡,不过,冰天雪地里跌进寒冷刺骨的水塘,想想也是件可怕的事情。乡派出所的一个警员也是当事人之一,事后他说:那样的冷,一辈子也忘不掉!
与县有关部门互通情况后,21日大早,通往乡里的路封了。交警和运管部门在路口上设了卡。乡政府的车勉强走了一段路,坐在车上,感觉是坐在雪橇上,车不是在开着,而是在滑着!一路上两旁的风景很美丽,对于南方人而言,没想到能在家门口看到那么漂亮的雾淞。天地是白的、树和植物上是晶莹剔透的,辣椒梗还在土里,像一棵棵精致的银树,很漂亮,有一或两小颗红的殘果挂在上面,红玉一样。再看大白菜,整个一玉雕作品,碧蓝碧蓝的。漂亮得要死掉!一切都是那么美轮美奂。但是我们的心情很差,每个人心里都隐匿着一份对异常天气的忧虑。
车子惊怵万状地滑行着——不能刹车也不能停车更不用说倒车,只能是听天由命地往前走,终于在一处铺满稻草的路段停了下来。下车后的我们像木偶一样小心地移动到稻草堆边,把稻草绑到鞋子上,才勉强可以走路了。
虽然走得很冷很累,可是同事们一起走着,都说,许多年后,这样连摔带滚的记忆,会让我们留恋的。
正走得大气都不敢出,背后听到一声惊叫。我头也不敢回,硬着脖子说:小心不要碰到我!!!当眼镜片上都快结上一层冰时,我们终于到了。乡里的街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到处是一片半透明的白。这时候的街道有点像诸葛亮空城计里的空城,不过我非司马懿而已。
凝冻开始发威。
乡里路断、电断、水断、通讯断,基本上成了一座孤城。下午三点多,好容易让乡政府办公室和派出所的座机恢复了通讯。一时间电话不停地响起尖锐急促的铃声,县委县政府县供电局县民政局县交通局……
到了晚上,我们才在一个个电话中后知后觉地发现——一场可以称之为重大灾害的凝冻,一场百年不遇的凝冻,席卷了中国整个南方城市!它不是我们幼时津津乐道的可以游玩和回忆的美好冰雪天气,它的柔美一去不再,换上的是猖獗而无情的面容;它已让我们深深陷入困境。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词疯夏永奇
·空巢
·边缘、“现实”与文学精神
·贵州民族文学左右弹
·银河
·小议“文学创新”
·难度:当下文学创作的要义之
·我对文学创作创新的一点看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