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他山的他山


来源:《黔北作家》2009·1  作者:雷霖  时间:2009/5/15 10:44:39


有一个地方,余庆,属于贵州遵义市。这是流着油的最适于居家的家常味儿实足的两个字。
    我到余庆之前,就听说那里的农民住着别墅。中国的“四在农家”,就是从余庆发源的。
    “四在农家”其实就是要把农家弄成“富学乐美”的模样。以前我们的农家理想,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现在,余庆的农民,已经让很多蜗居在城里的人眼睛生出艳羡来了。老百姓能住上别墅,是多少年多少代想都不敢想的。
    于是我的眼睛始终盯着车窗外。
青山绿水,这才真正叫青山绿水。沿途全是绿绿的树,草木在这里成了山水的真正主人。树林深处,绿水旁边,你会看到一座座亮亮的别墅一样的家。每家每户之间,都有水泥路串着。每家每户门前,干净得你不好意思下脚。水清清的,挽着云朵从房前屋后淌过。转一个弯,又是一遍别墅亮着,逼你的眼。这里离省城很远,到处都是这样的别墅。你会产生错觉,这哪里是中国的乡村?这是我们梦中才会出现的,只有规划蓝图上才有的。
    但,你错了,这里确实是乡村。
    这哪是农民过的日子?这分明是生活在天上了。
    是的,这些屋舍,都是农民自己修建的。
    我看到的,还只是余庆千百个乡村里极为普通的一个。
余庆人将自己的家弄得这么好!!
    “当年钱邦芑还在余庆的蒲村弄了一个小钱塘。”同我一道的余庆老者笑笑的对我说。
    “小钱塘?钱邦芑?他不是经营着一个叫他山的地方吗?”
    “他山,就在余庆的蒲村,钱邦芑给取的名字。”
    哦。
    三百年前,明末清初,也是在余庆这个地方,钱邦芑也想弄一个大大的好好的圆圆的家。
    而这个家,他到死,都没有得到,都没有经营得好。
客死他乡的钱邦芑,可能想都没有想到,三百年后,这些余庆人,怀念着他的同时,替他圆了自己心底的那个家的梦。

“他山”,是一座山的名字。在余庆县的松烟镇上,距县城八十多公里。
    “松烟”?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有一股家的味道,又好像完全没有家的味道。
    “松烟”?我好像一下子被这两个字罩住了。
    “他山就在松烟。”老者说。
    我刚从松烟里钻出来,立马就又迷进了“他山”里。我觉得“他山”这两个字,取得实在有意思。
    于是我只想尽快的看到他山。
老者说,不急,如果你不认识钱邦芑,看他山,就没有味道了。他说,他山很有味道,而钱邦芑,是他山的魂。
    我只好坐下来,听他品茶似的,说起了那个他山文化的创始人,钱邦芑。

钱邦芑是江苏丹徒县人,也就是今天的江苏镇江县。他生于明神宗万历三十年(1602年)。这正是大明王朝日薄西山,满清铁骑蓄势待发的时候。
    大明王朝的衰亡,确实成就了很多“明的遗民”精忠爱国的情愫。钱邦芑可以算是其中的大忠之臣。
    明崇祯17年(公元1644年),也就是清顺治元年,是明清俩大王朝的分水岭。3月,李自成攻入北京,那个多疑而温软,胸中却又燃着强国烈火的崇祯皇帝朱由检,在煤山一棵歪脖子桃树上,上吊自杀。他的三个儿子都没有逃出北京。这时,钱邦芑正在北京,家国毁坏让这个人好像在一瞬间就长大了。当时不少人听到清军马蹄声,吓得想投降。钱邦芑气愤极了。他的硬骨头让他看不起这些人。“於是北走雍州,得与北州豪杰金新安、姜大同、金玉章游,相与谋恢复之事。”
    两个月之后,马士英等人拥立了被誉为“七不可”的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称帝。
    当时,南明控制的区域,东自黄河下游以南,西至武昌长江以南,地盘虽是缩了,但其物力财力人力,也并不比满清所控制地区单薄到哪里去。但这个南明小朝廷,将明朝的弱点发挥得淋漓尽致。兵部尚书史可法在当初就指出,这个福王,是个“七不可”之人。
    哪“七不可”呢:贪、淫、酗酒、不孝、虞下、不读书、干预有司。
福王朱由崧在政治上毫无作为,生活上却花样翻新荒淫透顶。豪气越来越短,胸襟越来越窄,但对于美人越来越会折腾,对于钱财越来越会抛掷。祖宗从马背上打来的天下,被他们用来换成了女人的脂粉。宗庙里让人放马,祭坛上淌着同胞的鲜血,而这群不孝子孙还成天迷于蜗角之争斗。
这种五毒俱全的人,偏偏肩负着兴复大明的历史重任。
    理想的缺失和经营的短见以及目光的浅鄙,让人不免对时局痛心灰心到寒心。但对明王朝尚抱着巨大精神幻想的钱邦芑,毅然把家里的一切,包括他本人这一身肉体,都捐给了南明小朝廷,到浙江、福建一带参加抗清斗争。以后几年,南明小朝廷皇帝是走马灯似的在换,但地盘和实力也在晚期癌症似的缩弱。最重要的是,那些在崇祯手下成了空谈亡国之臣,在李自成手上成了阿谀奉承之辈的,到了满清手下,却变成了中兴之臣。在满清手里,大部分的普通老百姓得以安安稳稳的过起了自己的日子。人心的散失,其实是南明衰亡的最主要因素。
    到了永历皇帝,更是个荒唐不谙世事的主儿。好在永历还能洞见钱邦芑才智不凡,一片忠心,于1647年正月,令其以监察御使身份,巡抚四川。
钱邦芑去四川的前一年,也就是1646年,清兵远征四川,大破大西军张献忠部,张献忠战死,其手下大将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等率残部转入贵州、云南。于是,南明便想趁机将四川纳入自己的统治范围。然而,“川中不知乘舆所在”,那些川中明将和大西军残部,各自拥兵“分地自守”,互相攻击,争城夺池,兵祸连连。宗室容藩乘机僭称“监国”,向全川发号施令,按朝廷规制行事,俨然蜀中之王。钱邦芑到四川后,戳穿了他的骗局,并上疏永历帝派兵讨伐。永历帝击败了朱容藩,将其处死。四川大部分地区归属南明政权并趋于稳定。在钱邦芑看来,南明虽朽,还是朝廷,任何人都得忠于它才是。可以说,是钱邦芑一己之力,将四川拖进南明怀里的。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美丽的余庆我的家
·二十四节气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