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一个人的旅途


作者:杨 韬  时间:2009/4/3 14:30:43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宋」张先《千秋岁》

一直以来,都以孤单而桀骜的姿态行走在爱与痛得与失的边缘。常常一个人背着行囊行走在陌生的地方,见识陌生的人,新奇而又美好,孤独感剧烈,却又无法抑制,如此恶性循环到现在。
    列车在开往北方的途中枯燥而又无聊,我的床铺被安排在最上面,晚上听着火车穿越黑夜撕裂空气的声音入睡,现在的轨道被换成无缝钢轨已不再如以往的旅程中能听到撞击铁轨有规律的声音了。车厢里有位年轻的女人带着孩子,一两岁光景,很是调皮,白天的时候和车厢里的熟识的或者是陌生的人们游戏,到了晚上总是吵吵闹闹不肯入睡。每天早上都在孩子的哭声中醒来,俯下身体能看到车窗外面明媚灿烂刚从地平线升起来的太阳。
    有一次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平原,第一次从南方之南至北方,从未见过如此广袤荒原,顿时兴奋起来,赶紧用照相机拍下来,后又觉得没有任何意义,有些东西藏在心底里比什么都好,无论怎样完美的记录方式都会丑化,于是因为我的固执而又删掉。
    华北平原上最多的是白杨树,一根一根笔直站立成联合国大厦前的旗杆。忘记了在什么时候读过关于华北平原上白杨树的文章,常常对课本上学到的东西没有太深刻的印象,觉得那只是一种形式,不能给我带来半点帮助,而真正有用的东西往往是课本上学不到的。这可能也正是我并不热爱学习的原因,由此可以推导出也是我挂科的原因。
    不可否认,我一直都是个让老师十分头疼而又无可奈何的学生。
车到张家口的时候有二十分钟的停留时间,我看见外面艳阳高照,但穿上衣服刚走出车厢就被寒冷攻击退却进去,南北气温差异超出我所预料的。 北方的天气像个虚伪的人,外表阳光明媚,实则阴冷无比。

来北京之前,身边的朋友对我说,你要多带一点衣服哦,要不然在天安门广场会被冻成一座冰雕也说不定。我果然很听话的去买了一件防寒衣,有了在张家口的寒冷作为基础,在北京西站下了火车后发现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夸张。
    京承高速的两旁还残留着待化的雪,就在我们到达的前一天下雪了,由此给了我期望的理由,一直在等待看北国风光,千里冰封的场面,但是很遗憾,直到我离开的时候仍然没有看到一点要下雪的样子。
    另一个期待的应该是沙尘暴,听说过北方的沙尘暴卷起来能遮蔽整个天空,仿佛世界末日,如此我想体验一番,我自然明白这样说会被很多人骂,但我还是如是诚实交待。
    在北京的学习紧张而且有序,丝毫不乱。每天早上八点起床,匆匆吃完早餐便去教室里等待老师的到来。很多时候因为贪睡,很晚才起床,然后飞跑去食堂问阿姨要来一个馒头一个鸡蛋,然后一边听课一边偷偷的拌着牛奶吃下去,觉得异常幸福。
    下午六点结束课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走出教室的时候会很冷,因为有空调室内外温差较大,更何况是在北京。一种沁人心脾的寒让人无法抗拒。能看见闪着灯光刚起飞的飞机凌空而过,像一道划过天空的伤痕,很矮,仿佛触手可及。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简单而且快乐。曾有人问过我快乐的含义。在当时我没有能回答他,怕说不完整,也觉得这样的话题太过矫情。
    其实快乐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被束缚或者追究,不一定要完完全全的遵循生活的规律,但是又不去刻意违背生活的原则。就像我不喜欢人家给我定义任何指标一样,每个人都又自己活着的理由和方式,各有各的精彩,不必模仿亦不能模仿。

在旅途中最容易想起的是我的少年时代,像一面明晃晃的大镜子倒影着我一步一步走来的步履蹒跚的模样。譬如在某个有雨声的早晨醒来,睡在陌生气味的旅馆里静静感受孤独。有时候听音乐,不用耳塞,要在听音乐的时候还能听到雨声,如此这般,好像在接受一个庄严的洗礼,心里虔诚无比。
    住在北京的四合院里,半夜醒来听大风扫过树枝发出呜呜的声响。此刻是安宁的,在充满暖气的房间里开始思考生活的更为长远的意义,也会想起很多人,想起远方那些我能够爱的人。记得我喜欢的一个作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她说:在生命的轮回里,永远都是物是人非。
    天安门广场的风很大。没有我在画面上看到的那么壮观和气势宏大。游故宫的时候走到午门就没有心思往更里面走了,对于权利我是没有任何占有欲的人,而故宫就是封建集权留下的遗址。在里面觉得戾气很重,仿佛看见许许多多的魂灵跨过朱门跨过雕栏,从一张张兴奋的脸庞前踏行而过。这样一来,便从心里产生出抗拒,甚至厌恶。
    长城很壮观,我远远看着它翻山越岭一直向我够不着的地方延展出去。登上去的时候看见城墙上刻着各种各样的文字,我努力寻找,但终究还是没有找到嬴政这个名字,突然想到,原来一个伟大的作者是不屑留下自己的痕迹的,想到这里又觉得很是讽刺。
    在登长城的时候遇见一个小女孩,四五岁的样子,在妈妈的带领下努力向上走着,终于累了,她便坐在地上不肯走了。我坐在她身边和她聊天,鼓励她又走了两个烽火台,最后终于放弃。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雪花不是花
·李发模诗风流变初探
·这场凝冻 我们走过
·到北京去(短篇小说)
·从北京捎回的时光碎片(八章
·生活在别处
·一个人的旅途
·进京的意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