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短篇小说

到北京去(短篇小说)


作者:罗儒霞  时间:2009/4/3 14:15:04
八月二十六日这天,林敏用尽推、拉、提、抱,才把女儿李林去北京上学的几大包行李,弄到小区门卫室。
    见着的熟人都打招呼说:“林敏真幸福,女儿争气,考到北京的大学去读书。”林敏流着汗、点着头,说着谦虚的话应付着。
    歇了会,还不见女儿来,林敏返回家去叫女儿。她打开门,只见女儿在她的小屋里拆床,被子、枕头、床单,随意丢在书桌的下面,棕垫已经靠墙立着。
    林敏说:“李林快点走,火车是不等人的。”
    女儿一句话不说,把手机装在毛线织成的手机套子里,挂在脖子上,一步跨出门外,林敏走在后面关了门,再将钥匙插进锁孔,将防盗门反锁后,又用手推了推房门,才放心地离开。
     到了火车站,广场上人山人海,正值秋季新生入学高峰。一人读书,亲朋一大群送行,所以人很多。林敏看着这些家长都和自己一样,肩挑背扛,大部分孩子空着手,脸上表情木然,好像这些事与他们无关。     在很长的站台的上,林敏奔跑着找到了乘坐的十三节车箱,将大件行李放在行李架上,装食品的纸箱推进床下后,在左面的下铺躺下。
    林敏看着女儿望着远去的故乡的眼神,林敏有些恐慌,孩子真的这么恨自己?临走时要拆掉自己的床,告诉自己她不再回到母女俩生活了三年的地方?但是孩子的眼神中分明有着依依不舍和留恋啊。
    林敏与丈夫李模住在黔北的一个县城,李模是某局办公室秘书,干着迎来送往写材料的工作。她自己则是县医院的护士,打针、输液,护理病人,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女儿李林却是个漂亮可爱的孩子。
    女儿李林中考了。每年中考都在六月十八日。哪天丈夫却要陪领导下乡,林敏所在的外科手术室,来了一个因车祸动手术的病人,手术时间长达五个小时。孩子上午考完了试回家看到的是冷锅冷灶没有饭吃,在家里大吼大叫,认为父母没有其他父母关心子女,在升高中这么关键时刻,不仅没有陪伴,连中午饭都没有吃。李敏心疼极了,给李林不停道歉不停地解释。晚上夫妻为此事吵了整整一晚上的架,这架吵得有些像爆米花,里面装了后悔担忧相互指责,家里所有平时积累的问题都暴露出来。林敏认为,丈夫李模在女儿中考这样的重要的时候居然出差,理该请假,陪伴孩子,丈夫认为孩子的事,应该让孩子自己处理自己应付。
    后来的事情是谁都无法预料的。
    女儿李林中考成绩不仅没有因为父母考试时不在身边没考好,而是出乎所有人的意外,考了个全县第二名。成为中考成绩亚军的李林,接着就成为当地的几所重点高中和自己的母校高中部争抢的对象。
     丈夫李模认为女儿就在她的现在就读的学校读高中好,老师知根知底,会尽心尽力教育李林,生活又习惯,夫妻俩照顾女儿起来方便,极力主张孩子就在现在的学校读高中。许诺女儿只要在母校高中部就读,考上北京任何一所大学,他要用一年的工资,将李林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和自家三口一起轰轰烈烈坐飞机到北京去。私下还对林敏说,送孩子到北京后,我们两人单飞去承德、天津、唐山、北戴河转一个大圈。让孩子去北京读书,是林敏的心愿。去唐山看看这座因地震瞬间毁坏的城市,通过人们努力重新建设起来的现代化城市,是中国人民自力更生的一座丰碑,也是她向往已久的地方。
    林敏并没有沿着丈夫设置的目标进发。而是另辟蹊径,并走得太远。
林敏通过同学关系,打听到距离所在县城120公里的市十七中,是间 非常不错的高中,升学率极高,作为县里中考第二名成绩,在十七中读高中后,考上北京的大学是十拿十稳的事。    于是林敏坚定地替孩子作了决定,到市里读十七中。李林不愿意,不想离开自己熟悉的县城,舍不得同学和关心她的老师。 ????林敏愤怒地说到,不离开家,怎么到北京,怎么去国外留学。 ????李林去留问题确定下来后,林敏又做了另一个决定,就是提前退休到市里的辉煌小区租了一套房子,陪孩子读高中。
    林敏想到这里,对自己三年前的决定,感到很不可思议。现在自己才39岁,工作不干了,丈夫成了别人的丈夫,孩子到北京上学了,下一步自己干什么呢?
    林敏在单位费尽心机申请提前退休这件事的时候,丈夫李模一张离婚协议书,递到她的面前。
    李模对林敏的所作所为匪夷所思,认为妻子已经成了怪物,想通过离婚威逼妻子放弃对李林读书这件事的安排。没有料到林敏却说离婚就离婚,为孩子为了女儿李林的未来,我什么都可以牺牲。没有你配合我照常把孩子培养好,送她到北京去上大学。
    在一个下着细雨的晚上,林敏离开了县城的家。
    李林看着妈妈满含泪水的眼,她明白了妈妈。为了她读书,她付出了所有的一切,三年了没有上班,整天买菜做饭 ,打扫卫生,陪在李林身边,盯着她并不懂的作业和考卷。在父母离婚后,父亲很快就找了一位大学毕业在小学教书的教师结婚。过着相亲相爱的生活。李林很少与妈妈交谈,心里怨恨着,林敏把李林当作一颗挂满她希望的树,这棵树有很大的压力,长得并不幸福。
     林敏从床上站起来,坐到了靠窗的座位上,脸朝窗外,她看到了满山的柑桔树,树上开着耀眼的白色小花,一望无际平整的稻田茂盛就如家乡的无边无际油菜花。林敏想,要是李模一起来,送孩子到北京上学多好。其实林敏在李林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电话联系过李模,说李模没有你,我照常把孩子送到北京读书了。读书的学费和生活费,你有时间我们算一算需要多少。李模回答,我知道了。
    林敏以英雄妈妈自居,认为自己做得很好,牺牲自己的工作和婚姻是值得的,只是感觉李林很沉默很忍受,与她交流很少,没有想象的那么快乐。李模有些苦涩。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生死大救援
·文脉在山原 《黔北古近代文
·酒店惊魂
·血腥谎言
·铊毒无情
·小白兔
·例谈黔北民歌的表现手法
·小人物二题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