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评论

小议“文学创新”


作者:孔海蓉  时间:2008-10-31 10:49:56
“文学创新”问题范畴很大,有关文学创新问题我想从编辑《贵州作家》时遇到的一些问题谈起。
    《贵州作家》是为贵州本土作家搭建的一个冲向全国的本台。我们希望能通过这个平台推荐新人,发现新作。目前,已出版发行了九辑《贵州作家》,发表小说、散文、诗歌、评论文章等约400万字,涌现出了一批有影响的青年作者,并有小说、诗歌选入《小说选刊》等全国有影响的报刊杂志。但我们贵州作家作品能在全国引起关注的实在太少,我想这一方面是作者自身的原因,比如,我们的作者眼界不够开阔,写得不够大气;一些作品虽然还是有想法的,但写到最后,总觉得差一口气,让人不免觉得有些遗憾。另一方面,是我们的评论工作跟不上,我省的文学评论工作者太少,无法很好地把握全省作家作品的状态,加之,有些文学评论工作者的文学素养不是很高,对此,我作为一个文学评论工作者深感惭愧。现就我在编辑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与大家交流,不一定对,请大家批评指正。
    我认为我们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但是我们的作品题材却有那么多的雷同。比如这次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网上流行了一篇非常感人的诗作《孩子,快拉住妈妈的手》,随后我们就收到了许多类似的诗歌,形式、内容,甚至题目都大同小异,这些诗歌写泛了、写滥了,没能写出新意,那份感动就渐渐地远离了读者。这里除了跟风问题,恐怕还有个问题就是作者把自己禁锢起来了,抑制了想象力的发挥。其实,即便是同一个题材,也能写出许多新意,比如,同样是写对现代生活的失落与反思,日本作家黑井千次的《神药》就发人深省——良子用尽心机地培养可爱的婴儿,然而儿子长大后却事与愿违,一天天变坏,于是良子服用了一种医院提供的可让儿子变小的良药,当儿子又变成胎儿,再过三周就可以生产了,良子对生命终于有了新的憧憬,但是医院却停止了销售这种良药。至此,故事嘎然而止,一千多字的小说将现实与愿望的背离、人生的循环重复性刻画出来,并将充足的想象空间留给了读者,带给了我们更多的思考:难道重新开始就真的比现在好吗?可能也未必。由此,我联想到我们的一些作者写农民式进城的故事,大多一个模式:进城后受到了污辱、打击,又想(或者在心理上)回归乡村,但作者却未能对主题进行更深层次的挖掘。当然,我并不是反对写农民工渴望返乡的作品,而是认为,这种题材还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不要千篇一律,毫无新意,让读者产生视觉疲劳。
    今天发言的主题是“文学创新”,文学创新是时代的使然。前几年,我们流行“与时俱进”这个词语,我以为文学创作也是如此,创新是文学永恒的动力,人类的认知过程也是永恒的,作为人类精神形态的文学,因人类对外部世界的自身生命的现实关注和终极追问而常写常新。我非常赞同林茂前秘书长说的我们作协的工作要创新思路、创新机制、创新方法,具体到作品,我想我们需要思考得更多的就是创新思路和方法了。现在已不再是一个价值观流行的时代,因此,创作也应该是多元的,要用多种表达方式或创作出引起读者共鸣,或能与读者同构,或具有思想性、前瞻性的作品,以此去展现我们这个时代的魅力、困境和希望。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词疯夏永奇
·空巢
·边缘、“现实”与文学精神
·贵州民族文学左右弹
·银河
·小议“文学创新”
·我对文学创作创新的一点看法
·难度:当下文学创作的要义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