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评论

边缘、“现实”与文学精神


作者:刘世杰  时间:2008-10-31 10:26:02

                                ——论新世纪贵州文学的创新之路
    一、贵州文学在中国文学版图上曾经的地位与辉煌
    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贵州作家一直以他们风格独具的创作,使贵州文学薪火相传。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贵州作家蹇先艾等人的作品在中国文坛独树一帜,得到了鲁迅先生的关注;同一时期的贵州作家寿生,因创作了一批独具贵州特色的短篇小说而深受胡适器重。在以后,又出现了石果、廖公弦等代表性作家和诗人。
    到了八十年代,贵州作家异军突起,引起了中国文坛的瞩目,无论是创作的数量和质量,还是在作家队伍的建设上,无论是在对现实主义文学传统的继承和发扬上,题材范围的拓展上,还是在新小说创作方法的吸收借鉴、对哲学根柢的追寻上,在作家文学观念的嬗变更新上,都达到了贵州自建国以来前所未有的最佳状态。正冯牧先生所言:“贵州已经出现了这样一个具有地域和民族特点的作家群。”“而且从作家群的角度看,贵州应该处在一个比较显著的地位。”何士光、叶辛、石定、李宽定、李发模、余未人,及稍后出现的汤保华、吴恩泽、赵剑平、罗吉万、唐亚平、韦文扬、袁政谦、王建平、蒙萌等成为那一时期的中坚。还有在有历史题材方面取得成就的顾汶光、王鸿儒,在官场小说上引起反响的龙志毅等人,广大读者对他们的名字耳熟能详。其中取得成绩最大、最引人注目的,当是何士光。他在此期间创作的短篇小说,特别是他于1980年8月、1982年6月和1985年8月先后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三个短篇小说《乡场上》、《种包谷的老人》和《远行》,并因此三次荣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使他成为80年代贵州短篇小说作家的突出代表,并奠定他在贵州文学史中的显著地位。他的成功在于敏锐地抓住了现实生活中刚刚出现的新的社会、经济和思想力量,真实地表现了束缚着农民、农村的无形的网在动摇和破裂的过程,亲以极大的热情再现了新一代农民的尽数。他的作品具有强大的现实主义力量。另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贵州作家中的黔北作家,因其风格较为独特而实现了“贵州文学在黔北”的现象。黔北作家如蹇先艾、石果、何士光、李宽定、石定等,在用文学作品反映黔北农村的历史性变迁、表现农民的生活轨迹和心灵历程时,还十分注重追求具有地方特色的阴柔细腻之美,并逐渐成为黔北文学的基本美学特征。而在80年代中期崛起的作家赵剑平、戴绍康等人,则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扬弃和变化。特别是赵剑平,他的作品包含着生活本身所具有的丰富内蕴,在他的笔下,黔北风情习俗与现代生活之间的和谐与冲突,既可读也耐读。与80年前初期作家作品相比,少了牧歌似的溢美,增加了厚实甚至沉重。这无疑丰富并拓展了“黔北文学”的内涵。
    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由于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对外开放的不断扩大,特别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接踵而来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轨,使中国社会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文学的价值取向、审美追求、表现手法等,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贵州文学及其联合体,出现了新的构成。不少在80年代成名的作家,或者“下海经商”,离文学越来越远。或者勉力创作,但已经无法跟上中国文学前进的步伐。在此期间,出现了一些思想活跃、接受新事物快、艺术感觉好、创作起点高的“新生代”青年作家,出现了别样的创作思维和写作方式。冉正万、谢挺、戴冰等人为其中代表。总体而言,贵州文学在90年代后进入了相对沉寂的时期,缺乏在全国范围内产生影响的作家和作品。
    进入新世纪,贵州的文学创作近年来有了长足的发展,涌现出一批风华正茂的作家和作品,也培养扶持了一支以年轻作家为主的创作队伍。出现了以欧阳黔森、冉正万、王华、谢挺、李钢音、马学文、何文、姚辉、赵卫峰、王剑平、韦昌国等一批在贵州乃至在全国有影响的青年作家和诗人,他们具备了一定的创作实力,并已经逐渐成熟起来。一些篇什已经达到全国水准,可惜精品不多,史诗性的作品还未出现。

二、贵州文学的现状与当代中国文学发展的比较
    进入90年代以来,贵州的文学创作,如果就本省进行纵向比较,进步、提高、变化和发展,是相当显著的。但是,在整体上,终始未能跟上全国的步伐,虽然也有一些潜心之作,但却缺少具有全国影响的代表性作家和作品。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现实。当国内优秀文学创作已经具有新质的重要探索和创造时,贵州文学却处于思维未能完全摆脱传统的惯性,对于艺术创新的追求相当被动而迟缓。与国内已经出现的优秀作品所达到的思想质量和艺术质量相比,贵州的文学创作,离创作出艺术精品还有相当距离。
    如果用更为严格的标准来衡量,我们就会发现曾经长期而普遍地存在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有历史和地理的原因,也有经济和文化的原因。而更多的,是文学工作者自身的原因。经过调研,我认为问题较为突出的是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缺乏完全独立的人格精神和高度自觉的批判精神。独立精神和批判精神是文学走向崇高和不朽的双翼,就贵州文学而言,目前很难建立起这种完全独立的人格精神和高度自觉的批判精神。甚至我们悲观的看到,在文学价值判断体系整体失衡的状况下,当下一些作家在精神上的无所适从导致贵州文学重新进入一种迷茫、保守的时期。这种迷茫的状态使他们失去了80年代何士光等人的那种蓬勃的朝气、那种探索的勇气和精神。整体上表现出来的是一种随顺的姿态。面对现实,往往倾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