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闹春风


作者:陈希瑞  时间:2008/3/9 15:18:19

五九六九,沿河看柳,时令尽管已是沿河看柳的日子,尽管天气仍然还是那么地寒气袭人,但在人们的心里却是滚烫烫的一团火!快瞧瞧吧,“咚锵、咚锵、咚不隆咚锵......”正月里,离元宵节还早着呢,乡村那欢快、激昂的锣鼓声又响起来了!伴随着那扣人心弦的锣鼓声,如风摆杨柳的秧歌扭起来了,长长的龙灯舞起来了,小小旱船跑起来了,高高的高跷踩起来了.......我的心,如同饮下了一杯香醇的美酒,早已经醉醉的啦!看着眼前这激动人心的场面,我的思绪一下子又飞回到那久远的童年时代。

那个时候,穷乡僻壤没有什么让人格外开心的事情,偶尔演一场电影,或是过年演一次节目,便是我们这些乡村的孩子最盛大的节日了!有一年的正月里,听说村里要搞一次文艺表演活动,天还没黑,锣鼓声就敲响了。踩着那让人心痒的不行的鼓点声,我早早就赶了过去,村前的大场院上早就黑压压地挤不动了。当时光顾着看热闹,至于看了些什么,已经说不出个丫儿幺了。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让人格外开心的“淋花花”了。只见才十八岁的谷子哥腰里扎一条红红的绸子布,更显得英俊、潇洒。他稳稳地站在场地中央,双手牢牢地扶住一根粗粗的槐木杆子,杆子顶端垂下一根粗粗的绳子,绳子上栓着一个足足有十几斤重的花子。锣鼓声先是低低地响起,谷子哥便慢慢地转动杆子,大花子也跟着甩动起来。随着鼓点声声急,锣声更是镗镗地越敲越急,谷子哥更是转的更急,耀眼夺目的火花便飞溅出来,飞转成了一个璀璨、绚丽的花团。人们前呼后拥,跟着喧哗起来。我感到周身热血沸腾,也跟着人们拍着手大声喊叫:“谷子哥,加油!谷子哥,加油!”我分明看见了,站在我身边的麦子姐,她那张好看的脸蛋,被绚丽的火花映照的更加红晕了,更加动人了!我分明看到了,麦子姐的一双眼睛就象被一跟无形的红线栓住似的,老是围着谷子哥转呀转。我就想,麦子姐呀,你肯定是看上谷子哥了吧?那俺就等着吃你们的喜糖吧!麦子姐呀,你还在想什么呢?你在想我们的日子,何时才能象眼前这好美好美的火花一样绚丽多姿,是不是?肯定错不了的!不是说,好兆头,就有好劲头,好劲头,就有好奔头嘛!

在后来的日子里,不论年景的好还是孬,只要到了正月里,元宵节一定是要闹的!只不过形式发生了很大变化。毕竟“淋花花”过于粗陋,单一。每年的元宵佳节,大家多以挂灯笼、舞龙灯、品美酒的方式,来闹元宵,以灯文化和酒文化来寄寓生活的美好,国家兴旺发达。后来,我看到了这样的诗句:“火树银花触目红,揭天鼓吹闹春风”,一查才知道,这是南宋女诗人朱淑真在她的诗作《元夜》里所写的元宵,最精妙之处,就在“闹春风”的这一个“闹”字上,真是感到无比无比的美妙!

看看到了嫁人的年龄,听说麦子姐那住在城里的二姨,给她找了个瘸子对象,好有个城市户口,好进城里享福。除了麦子姐一个人不同意外,全家人都同意这门亲事。麦子姐火刺刺地说:“谁同意谁去,反正我不去!”还把那瘸子的八百块彩礼钱扔出了门外,她打定主意要跟谷子哥砸坷拉种地。新婚之夜,麦子姐对谷子哥说:“狗到哪里都吃屎,老虎到哪里都吃肉,眼下都自己做主种地了,俺就不信这日子好不起来!”后来的实践证明,麦子姐的选择是对的!我打心眼里佩服我们的麦子姐了!

在这里,不能不说说麦子姐和谷子哥的相亲的经过,还挺有趣哩!麦子姐听说谷子哥在全村第一个建起了养猪大棚,早就想前去见识见识。毕竟还只是在心里想人家,一个人去总不合适,就邀上了专门给人家保媒的三姑一同前去。两人刚刚走进养猪大棚,就听见从里边传出一阵悠扬的音乐声,麦子姐就拍着花掌说:“看来谷子哥这人还挺浪漫、还挺有趣哩!”谷子哥闻声从里边走出来,一看是自己早就想坏了的麦子姐,就说:“我这是给猪们放音乐听呢!”原来,谷子哥从报纸上看到,经常给猪听听音乐,猪会老老实实睡觉,肯上膘哩!麦子姐还看到,谷子哥养的猪,一头头安静、悠闲地在干净的水泥地上,或眯着眼睡觉,或漫步,饮水还用上了吸嘴儿,干净、卫生......看到这些,一种幸福、美妙的感觉涌上麦子姐的心头,回来的路上,麦子姐悄悄扯一把三姑的衣角,压低声音说:“三姑呀,这门亲事,俺愿意!”果然,当谷子哥养的第一批大肥猪装上肉联厂的大卡车上的时候,麦子姐就象一朵粉红的桃花一样,飘进了谷子哥的家门......

这不,谷子哥和麦子姐除了种好十多亩承包地的同时,还真的迷上了养猪哎,从刚开始的几头、十几头,滚雪球一般,发展到后来的几十头、几百头。特别是碰上去年百年不遇的好行市,据保守的估算,一头猪,就能挣上一千多块,几十头、几百头,又是个什么数字?可发大啦!那还是在春节前,我在腊月集上卖对联的时候,谷子哥开着一辆黑亮的“上海大众”轿车,找到我,喜眉亮眼地用手拍拍轿车说:“我说大兄弟,你哥我养猪都坐上了这家伙,是不是给我来一副养猪大发财的对联!”好哩!嗨海,刚才碰上了老同学万福这个“羊司令”,要我给他来一副养羊大发财的对联,现在又来了个“猪司令”,你说妙不妙?妙呵,实在是妙呵!

这些年,富裕起来的农民,自发组织起了一些自娱自乐的锣鼓队、秧歌队,把心里的喜悦敲出来,把丰收的欢乐跳出来、扭出来!就在春节前,村里的主事人找到谷子哥,说又要过年啦,是不是牵个头弄一个娱乐班子,大伙乐和乐和。其实,谷子哥早就有这个打算。是呵,大伙忙了一年,衣食无忧,应该乐一乐呀!消息一传出,很快就拉起了两支人气很旺的人马,一支由谷子哥当领头的锣鼓队,一支由麦子姐当领头的秧歌队。消息就象长了翅膀似的,飞遍了远远近近的村庄,大家一起来请出去热闹热闹哩!忙不过来,双方还要定好了日子,耐心等待呢!快来瞧瞧吧,欢快的锣鼓响起来了,醉人的秧歌扭起来了 !谷子哥打起鼓来敲起锣,还是那么有劲儿,摇头晃脑,手起手落,简直比“淋花花”那年还劲头十足,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麦子姐呢,都四十几岁的人了,丰韵仍然不减当年,扭起秧歌来,瞧那迷人的身段,那柔软的腰枝,那鼓鼓的胸脯,那轻盈的步子,那满眼含春、顾盼生辉的眼神......啧啧,我们的麦子姐简直就是一只好美好美的凤凰哩!

想敲你就尽情地敲吧,想扭你就尽情地扭吧,想唱你就尽情地唱吧!敲出个欢欢乐乐的好心情!扭出个红红火火的好日月!唱出个万事如意的新春里的祝福!

责任编辑:修因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喜乐神
·飘落的花瓣
·肖光远的故事
·井水变美酒
·联对择婿
·小媳妇算命
·从撬土播种到驾牛耕地
·田山老汉和他的牛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