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短篇小说

银河


作者:钟金万  时间:2008-10-8 10:36:14
银河的父母在乡下,他小学中学就读的学校在乡下,他的父族母党在乡下,他工作的地方也在乡下。概括地说,除了四年的大学生活,银河生活、学习和工作的地方,以及服务的对象全在乡下。可以说,银河的根在乡下。
    生活在乡下,扎跟于乡下,银河自然知道乡下人的喜怒哀乐,也知道乡下人的爱与恨,期与盼,就像每一棵树都懂得森林的心理,知道怎样与别的树协调一样。很快,银河在单位鹤立鸡群、出类拔萃了。领导让他管钱管物,他毫厘不差,领导让他独当一面,听到的是一片叫好声。
    有次学宫区委的罗书记跟银河闲聊,问:银河,都说七十二行中当官这个职业是最好干的,说什么如果一个人连官都做不好,那么他就百无一用了,现在我们姑且不论这话有没有科学道理,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天下有不适合当官的人没有啊?
    银河思忖良久,认真地说:任何职业都是一门科学,要做好都不那么容易,书记,我以为有四种人不能当官,一是贪欲太盛的,二是心术不正的,三是投机钻营的,四是经不起诱惑的。
    书记一怔:说说你的理由咹。
     银河说:当官说白了就是管理和支配各种资源,而每个人都有霸占和享用资源的欲望,为了满足欲望,当官的必然要成为众矢之的,如果我先前说的那四种人当了官,那么他们迟早要飘飘然,迟早要丧失原则,迟早要成为俘虏。
    罗书记是部队转业的干部,也是一个有正气的人,听了银河的高论顿时把银河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久,银河成了区委的宣传干部。
后来,罗书记听说了银河抄古诗给父亲希望老人息讼的事情,更觉得银河很了不起,甚至超过了区委的个别领导,那些人常常只用政策和原则的电筒去照别人,而从不照一下自己。于是罗书记有了安排银河到乡(镇)去历练历练,以便今后挑重担甚而至接自己的班的意思。
    银河抄古诗给父亲息讼的事情其实很平常。
    半年前,银河的父亲写信告诉他,说家里的一块责任地被邻居铲田坎和敷田坎时一年一年地侵占了两三尺宽的地方去,希望银河抽空回去跟当地的干部打声招呼,把那些地势要回来。银河知道,父亲是读过几年私塾的,也很明了事理,如果自己写信直接劝父亲不要那地了,效果肯定不会理想,甚至还会伤父亲的自尊心。于是银河写了一封短信——
   父亲大人:
   您好,最近孩儿读到两首内容相同的诗,只知道其中一首是清朝康熙年间文华殿大学士张英写的,另一首不知为谁人所作,如果您老知道请写信告诉我,如果不知道,那就算了,我闲暇时慢慢请教别人吧。现将两首诗抄录如下:
                                                       一
    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二
    千里告状只为墙,让他一墙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何处去找秦始皇。
                                                                            您不长进的儿子银河
     信寄出去不到二十天,银河就收到了父亲的回信:安心工作,那分把地势咱们不要了。
    区委讨论银河任学宫镇镇长时,有人说,他是不是太年轻了点啰。罗书记说,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他能够宽忍为怀,能够巧妙地把宽、让、忍的思想巧妙地传达给他的父亲,既委婉又谨慎,虽然他只有二十五六岁,我看比我们这些三十五六、四十五六的人还老练哩。结果全票通过了罗书记的提议,银河成了学宫镇的镇长人选。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词疯夏永奇
·空巢
·边缘、“现实”与文学精神
·贵州民族文学左右弹
·银河
·小议“文学创新”
·我对文学创作创新的一点看法
·难度:当下文学创作的要义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