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短篇小说

空巢


作者:许雨松  时间:2008-10-8 10:28:31

二十几岁的年龄,都大龄姑娘了,我渴望将自己嫁出去。我就像拦在自家门前的那块石头,如果我不嫁出去,二妹、三妹她们就没有出嫁的机会。
    我一脸麻子,一直没有人来为我说媒。
   那天我正在寨子的后墙外面摘四季豆。四季豆藤子缠在苞谷杆上,有的才打着花苞儿,有的果实却从花芯挤出来,还有的果实已悬挂在蔓藤上“打秋千”。
    我弓着腰摘着,我不知道背后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篮子里的四季豆被撒了一地。
    我被他拦腰抱住,扛在肩上,跨过磨石沟,沿着一条名叫蛇肠子的山路向上狂奔。
    我心中既恐惧又欣喜。我的心“突突”地跳着,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温润雪白的长毛兔。
    我被这个动作粗鲁的男人死死箍住了腰,我想喊,我喊不出来。
    可是这个男人不是陈军国,我喜欢陈军国,来我们寨子唱傩戏的那个小生,他的孙猴子演得真入角。
    我希望来找我的是他。
    陈军国逗过我,几年前他和一群放牛娃在白虎崖上放牛,我在磨石沟边打猪草,他领着那些放牛娃在山上唱:
                              乖乖小妹有丘田,
                              一直荒了十八年。
                              今晚天上落大雨,
                              洪水涨满闷出弦……
    一听到这歌声,我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从那天起我就渴望他来找我……
    下面粗重的喘气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被扛上悬崖,扬脸就可以看见秧田里的谷穗正在衍花,风一吹,送来阵阵清香。田坎下的地里苞谷已经褪了红帽,化了壳,叶子泛出青光。
    男人更气喘了,黝黑的肩膀上渗出一粒粒汗珠。他将我放在田坎上休息一下。
    放开我我就向下跑。我从高高的坎子上跳了下来,我闭上眼睛跳,想不到崴伤了脚。我用双手抱住脚,嘤嘤地哭。
   男人也跟着跳了下来。看着我,不知该怎么做。我指了指脚。男人会意,就开始为我揉脚。先扯几下,然后就揉,揉着揉着,男人便开始喘粗气,那双手也不安分起来……
   我感觉不到脚的疼痛——我麻木的脚!
   我倒在地上,我没有反抗,在身体像被扔进蜂窝被蜂蜇了一阵之后,我变成了一个女人。
    这种感觉就像我小时在坡上打猪草,不小心动了野蜂窝,野蜂将我的脸给蜇肿了,脸被蜇肿之后竟然有一种意想不到的舒服感。
    青青的苞谷叶子被风吹得飒飒响。风在羞我,我赶紧穿上男人扯掉的衣裳。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