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短篇小说

乱写


作者:文晓东  时间:2008/9/17 10:14:26

1

太阳下山,暮霭降落,空气虽已凉爽,地面却因白天骄阳的炙烤还在蒸腾着余热。不过,与室内相比,外面还是要舒服得多。大广场、小广场、社区院落、街道两旁都人流如潮,那些白天躲在室内体会空调循环带来机械清凉的人都出来了,不为别的,就这么走一走,透透气。
    我很穷,屋里没装空调,甚至连电风扇都没有。但我不想出门,因为我不想见人,尤其是那些道貌岸然的人。
    我这里的蚊子很多,它们一到天黑就成群结队地跑来吸我的血。我觉得蚊子比人好,起码它每次喝你的血都要事先给你打招呼,很亲热地喊你公公(嗡嗡),吃饱喝足后也会给你打声招呼,不过这次它却是迅速地喊你一声孙(咝)就走了。对于蚊子,我现在已不再动手打它们了,更不会用药去薰或杀它们,我最多只是嘟起嘴吹一下它们,催它们吃饱了赶快走!
   我在家里写文章,前面的这些文字就是我这篇文章的开头。往下该写点什么呢?我似乎还没想好。我想,既然没想好,那第一小节就到此为止吧。
    

2

我知道现已是新时代了。新时代的写作者都有一台电脑,而且还要拉上网线。我没有电脑,但网我倒有不少,我盖的棉被像打鱼网,穿的衣服像山羊网,加上屋子里的蜘蛛网,我可谓是真正生活在网络中。你觉得好笑是吗?不过我认为很正常,试想,一个连电风扇都买不起的人怎么会有电脑呢?所以,我只能当一个原始的爬爬虫,而且我爬的还不是方格的文稿子,那玩意要三块钱一叠,我现在连一块钱个的粑粑都买不起哪里有钱买文稿纸?今天白天我在街上捡到一个小学生用过又没用完的草稿本,加上昨天捡垃圾时捡的这支圆珠笔,我的写作就算正式开始了。
    我捡垃圾已有好几年了。五年?六年?或者更多些年,我具体已记不清。这么多年来,我从未放弃过对写作的挚爱。我似乎只有在写作的状态中才觉得自己活着还有那么一点意义,或者说只有写文章才能证明我是活着的,是我这个个体独立于世的价值所在。尽管我从未写出过一篇惊世之作,但我一直坚信自己能写出一篇惊世之作。我甚至还自以为是地想,说不准这一篇就是!
    据我所知,这年头的人都热衷于打麻将,已经没有多少人再愿意写文章或读文章了。在喜欢写文章的人当中,很多人都喜欢写人,当然也有写猪写牛写狗写乌龟王八写老鼠写蚂蚁的。算我孤陋寡闻,至今还不曾发现有人写过蚊子。我这人没什么特长,唯一能算特长的就是认死理,别人爱怎么着我就偏不怎么着,一个字“犟!”我明白我周围的人都瞧不起我,但我无所畏,那些人算什么人?一个社会的符号!他们愿意怎么看我就怎么看吧,那一切都已经与我无关了。他们瞧不起我?那是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就凭这一点便足够让我暗自窃喜,我一定能成功!
  

3  

归类清理完白天捡回的垃圾,我再也找不着什么事情可做了,此时不写文章干什么? 
    这里的世界对于我一切都很熟悉,我想,反之也应该一样。这里到处都是垃圾,我整日不停地捡,从东捡到西,从南捡到北,哪个旮旮角角是什么样子我还能不晓得?尽管那些人都不屑正眼看我,但谁都晓得我是捡垃圾的。
    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说过一句话了,没谁与我说也不想与谁说。那些人都嫌我脏兮兮,跟垃圾差不多;反之在我心目中,他们连垃圾都不如!因为所有的垃圾都是他们制造的,你说,制造垃圾的人是不是比垃圾更肮脏?
    其实,我以前也并不是像这个样子的。曾经,我也同社会上的多数人一样做过和他们极为相似的梦,我梦想拥有很多的钱,然后买几套豪华的房子和几部车子,再讨个漂亮的老婆以及多包几个二奶三奶什么的。那些凡人的欲望也曾在我的脑海中翻腾过。我不是说现在就不想了,只是现在的我似乎没有资格去想。想归想,但我从来不愿为评职称涨工资去争先进或去巴结领导,也不愿挺而走险与昧着良心去干那些违法乱纪或不道德的事情。我觉得像那样整天看领导(老板)脸色吃饭或提心吊胆地吃饭的感觉都很不爽。像那样吃饭,就算天天顿顿都有山珍海味吃,但任何东西吃在肚子里也永远都不香,甚至吃过了想放个屁都不舒坦。于是,我在一次与领导闹翻后就索性辞了职,然后又天南海北的闲逛了几年,混到如今,没啥出息的我就只好沦落到一边捡垃圾一边写文章的地步了。
    往事如同外边街道的水泥地面上蒸腾的热气,隐隐地撩拔着我这幅略显疲惫的躯体。我太穷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就如我周围的那些人一样,在不时地回过头来很揶揄地笑我,这种幸灾乐祸的笑意迫使我不得不反过来瞧不起他(它)们。我不知我的我行我素究竟是胆小怯懦还是洁身孤傲?也许我很可悲,也许我很高尚。我想,应该是别人觉得我可悲而我自己觉得很高尚。就如我与蚊子之间的关系一样,它们喝我的血长它们的肉,我不打它们不杀它们不是我无能而是我觉得它们太渺小了。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词疯夏永奇
·空巢
·边缘、“现实”与文学精神
·贵州民族文学左右弹
·银河
·小议“文学创新”
·难度:当下文学创作的要义之
·我对文学创作创新的一点看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