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短篇小说

飘落的花瓣


来源:遵义市作家协会  作者:伍小华(仡佬族)  时间:2008/6/27 23:33:47

三秒钟的天黑之后,对门“燕子岩”山上沙石飞滚,昏黄的烟尘腾起,蒙住了四野的一切。而三秒钟之前,王香正把女儿诗童放在红薯地边玩,自己正在红薯地里除草。
    王香从晕眩中醒来,才发现女儿在地头边大声哭喊妈妈。王香把女儿搂在怀里,心里明白了这是地震。好在王香所在位置是一片小丘陵地,只是一阵的摇晃,有些坡坎的地方泥块碎石滑动,发出“簌簌”的声响。一些地表裂了缝,一些树木歪斜了。王香稍有些镇静,发现女儿没事,突然想起了什么,抱起女儿就朝家赶。可是,原本就不好走的山路,加上太多的塌方断裂,很不好走。等王香一路的跌撞踉跄的赶到家,家、哪里还有家?上午出工时那完好舒适的一楼一底的“小洋房。”此刻已经是断垣残壁,瓦砾遍地。
    王香望一眼灰暗的苍天,“娘唉”一声扑倒在塌坍的楼房前,用手一面刨一边喊“妈。”被扔在一旁的女儿,又一次被吓得大哭起来。可是任凭王香怎么挖,怎么喊,就是不见母亲的身影和应答。山沟里,母女俩的哭喊声扭作一团,放大,向斜对门蔓延,填满了整个峡谷。
    王香的手指擦破了,出血了,王香仍然在刨,刨呀!王香的声音喊沙了,喊哑了,但王香仍在喊,喊呀!此时的王香,她不知道,母亲正走在天堂的路上……而母亲,她在房屋倒下的那一刹那,声音就哑了,喊不出来了。喊不出来了的母亲定大张着嘴巴,那凄惨,恸人的声音只有天堂里的人们才能听见,只有在多年前的某个年月里,在饥荒中死去的外公才能听见。
    王香终于疲倦了,无力了,倒在了废墟上。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被女儿诗童的哭声喊醒。醒了的王香看着女儿那满脸泪痕,心疼了。王香想,妈没了,妈肯定没了。可远在县城里上班的老公是否又平安呢?王香想着,想着,然后抱着女儿就跑。可是,她跑了几步,又傻眼了,路呢?路断了,那条唯一出山的道路,被对门“燕子岩”山上垮下的石头堵住了出口。而且,昔日里山谷中那条清澈秀美的江水,此刻已变作了一只浑浊的“湖。”眼见那“湖水”仍在不停地上涨,山脚下的几户人家已被淹没,只隐约可见一点残破的影子。
    王香只好止步,甚或后退。王香忽又想起了什么?当她吃力地望了一眼对面“燕子岩”的山脚,王香的心和身子同时软了,因为她的邻居们当时正在山脚种地,她还清楚地记得邻居赵三娘在出工时和她招呼,问她可否要去“燕子岩”脚下劳动?要去就一道,那样热闹。但当她听说她要去后山地里侍弄红薯苗时,她就和别的邻里们一同去了。可是,此刻的“燕子岩”山下,早已成了一片乱石,邻居们种地的地方也已经被水淹没了。她简直不敢相信,才一眨眼,眼前的一切就都物去人非了。他们走了,和她的母亲一道,走的。走时连招呼也不打一声。
    王香抱着女儿拖着仿佛不属于她的身体的沉重,又一次来到自家那坍塌的楼房前,双膝跪地,对着那瓦砾废墟中的母亲,作了三个揖,口中默念:“妈,一路走好,女儿就此送你上路吧!”然后一转身搂住女儿痛哭起来。哭着哭着,她见一样也泪流满面的女儿在喊“外婆。”她就更伤心了。她对就要满五岁的女儿说:“孩子,乖,外婆走了。”女儿也仿佛明白外婆走了,因为上午外婆抱她的地方,早已不是那个温暖,亲切的地方了。但女儿毕竟还小,她还是惶惑地问了一声:“妈妈,外婆走了,真的就不回来了吗?”王香含泪对女儿说:“嗯”。女儿才真的急了,哭着摇着妈妈要外婆,要她把她找回来。可是,她的妈妈王香又到哪里去找呢?王香只好忍痛对女儿说:“妈妈也想外婆呀!”然后撒了个谎说:“乖,其实外婆去去就回,外婆要回来的。”说这话时,王香心如刀绞。女儿听后也就不哭了。
    但她马上又问她妈妈:“妈妈,爸爸呢?”王香摇头。女儿又问:“还有大狗狗二狗狗,大忸忸二忸忸他们呢?”王香还是摇头。女儿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天底下什么都“懂”的妈妈,此刻竟然不知道她的爸爸在哪里?她的大狗狗二狗狗哥哥,大忸忸二忸忸姐姐在哪里?可是,小小的诗童明白,她从妈妈那忧伤而无助的眼神里,的确好像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呀。
    小诗童就不问了。但她的心中还是好想好想她的爸爸和大狗狗二狗狗,大忸忸二忸忸他们。
诗童的爸爸是县城某中学教师,是王香的上门老公。因为王香的爸死得早,死时她才八岁,她妈好不容易才将她拉扯大。由于无哥姐弟妹,她妈才招了个上门女婿,当地人叫“纳婿。”纳婿是一种思想解放的行为。但王家纳婿,那是新世纪之初了,其时人们的思想早已解放。王家招了个上门女婿,那就不足为怪了。
   说起王香和她老公的结合,还有一段趣话。王香住的这地方叫和平村2号组。为什么叫2号组呢?是因为和平村那年月很贫穷,这些地方在城里人的眼中叫穷山沟。穷山沟一穷,就没有多少人居住,因而居住的人家就比较散淡。加上2号组和外面的同村之间,有一山两岔相隔。这两个地方较之别的地方居住的农户又相对集中一些,解放后,政府在地域划分时就把这两个地方居住的村民划分一组,组名和平。为了指代明确,称呼时就叫1号2号。但组上的人们团结,从不口角,他们就像生活在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一般,令人羡慕。四季山青水秀,景色宜人。特别是王香家后山的那片古原始森林,数百年来一直被当地的居民当作“神山”去保护着,供奉着,在世人眼中颇为神秘。而对门的“燕子岩”山,陡峭险峻的山崖上,一对石燕子以展翅飞翔状俯瞰着山下的那条澄澈明净的江水,其形态栩栩如生。在“燕子岩”山脚,有一些坡坎相间的土地,也有几丘不规则的几何状的水田,村民们就靠耕种这些田地和自家房前屋后的几块小土为生。

1 2 3 4 5 6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词疯夏永奇
·空巢
·边缘、“现实”与文学精神
·贵州民族文学左右弹
·银河
·小议“文学创新”
·难度:当下文学创作的要义之
·我对文学创作创新的一点看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