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评论

是谁成就了“百家讲坛”的学术明星


来源:《遵义文艺》  作者:杨秀喜  时间:2011-3-15 11:40:22
这些年来,凭借着“百家讲坛”,原本籍籍无名者一下子走红,原本小有名气者如日中天,他们都成了万众瞩目的学术明星。若问是什么使他们如此风光无限?多数人一定说是“百家讲坛”。但我更认为,他们的成名更多地得益于听众。换言之,就是讲坛底下(不一定是电视机前)的听众造就了他们显赫的名声。
   易中天只是把《三国志》、《三国演义》的故事以“品”的名义重述了一遍,就已令台下的听众听得如痴如醉,且赢得了无数的“粉丝”。而其所谓的“品”,则不过是用现代的流行用语对原故事作一番无伤大雅的包装,如把“唱空城计”说成是“唱卡拉OK”。于丹也不过是用一些流行的寓言小故事、小笑话与圣贤的语录搅拌在一起,调成一锅热气腾腾的心灵鸡汤,就已让听众如饮琼浆,仿佛得遇高人指点而一下子悟尽了人生之道。而于丹的那些小故事小笑话等话语资源不就是从《读者》或《意林》等大众读物里摘来的吗?刘心武不过是把《红楼梦》中那些本不是谜的东西(如黛玉之眉眼之谜、宝玉之玉石之谜云云)故作高深地说成是谜,然后煞有介事地来一番揭秘,就能使听众们有醍醐灌顶之感。本人曾认真听完了刘心武讲的“宝玉的人格之谜”,结果颇为失望。既认定是谜,则必为众人所难晓或未知;既是揭秘,也必能得出个人的新见。以我的愚钝,觉得刘心武经过一番冗长的絮叨之后,得出的却是早就为人所耳熟能详的观点。准确地说,刘心武所谓的揭秘,充其量不过是一种入门式的导读而已。每当我看到讲坛下的听众们或频频颔首称是,或不时爆发出会意的笑声,就觉得学术明星们是多么的幸福,他们真应该向那些忠实的粉丝们鞠躬致谢。
   应该说学者们能够赢得这么多人的青睐,这当然与他们个人的学识有关,他们以教授级的学养来做说书人的事儿,那还不是小菜一碟。更何况他们在如何掉人胃口上还有足够的机智。我这里只想作一番假设,如果大多数听众还念过几段《论语》,还读过《三国演义》,还对《红楼梦》的基本故事稍有了解,那情形又会怎样呢?他们会不会觉得曹操是个“问题少年”之类的调侃有哗众取宠之嫌,会不会对“我曾看过这么一个故事”之类的叙述置之一笑,会不会对黛玉是“沉湖”而非“跳湖”的“揭秘”产生怀疑呢?不得而知。
  我是一个教了二十多年语文的中学老师,我觉得就学生的课外阅读和人文素质而言,真是一代不如一代。80年代和90年代初的高中生,基本看过《西游记》《水浒传》和《三国演义》的原著,他们对书中的经典情节颇为了解,如果你忽然记不得某个人物或将人物关系搞错了,他们还能跟你指出来。如此,上课就忽悠不得。而现在的高中生基本上是在电视机前和网吧里泡大的,他们往往不知道曹孟德就是曹操,不知道《石头记》就是《红楼梦》,更不知道“乐不思蜀”说的是谁,“怡红院”是何人所住。你说对说错也没有谁计较,于是觉得语文课是越来越好胡弄了。那么,作为最应该读书读名著的大学中文系学子又如何呢?有大学教授曾对170名大学文学院本科生做过调查,其中完整读过四大名著中的一部的仅占百分之五;大多数本科生接触四大名著是通过动画、电视、电影等图像叙事来完成。据作家何大草的说法,在文化发达的上海,人均一年才读8 本书,而日本人均一年读18本,美国人均一年读25本。针对我国国民阅读率逐年下降的趋势,有人惊呼,文学经典的“读者已死”!我说到这里,你该明白了台下那些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的青年学生为何这么容易成为“粉丝”了吧?换句话说,你该明白是谁成就了学术明星了吧?
   写下以上的话绝没有对学术明星有半点不恭之意,我一个中学老师是没资格对学术明星们心存嫉妒的。我无非是想说,如果中学生们能多亲近一点纸质读物,如果大学生们能把阅读名著看成是与英语和计算机一样的重要,如果广大国民还有一点读书的兴趣,那么,学者们就用不着到“百家讲坛”来做“普及”的工作,他们就能剩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从事自己的学术研究,或另写出一部《红楼梦》来。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词疯夏永奇
·空巢
·边缘、“现实”与文学精神
·贵州民族文学左右弹
·银河
·小议“文学创新”
·我对文学创作创新的一点看法
·难度:当下文学创作的要义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