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民间文学

肖光远的故事


作者:帅远明  时间:2008-6-28 0:37:00

清朝道光年间,遵义出了一位叫肖光远的文人,被后人称为易学专家。肖光远,字吉堂,出生地在今遵义县毛石镇台上村遍山脚下,故号为“鹿山”。其父母过早谢世,抛下他跟叔父家一起过日子,叔父非常疼爱他,尽管家里不很富裕,也将他送入当地唯一的私塾里读书。可他读了大半年书,连一句腔也不开,先生很烦他。这年七月半,先生被请到他家过节时,就告了他一状,气得叔父取根竹桠枝,打得他背上起了一条条血路路。他伤心地哭了一阵,含着泪对叔父说:“先生教的,我全都背得!”叔父和先生都不肯信,马上叫他试一试,他就当着他们的面背诵起来,嗓音圆润,句读清楚。而且还加以适当的解释,使叔父和先生又惊又喜,接着二人对视一下,自我解嘲地打个哈哈圆了场。

叔父见肖光远这般聪明过人,有心将他培养出头光宗耀祖,就把他送进城头攻书。果然不负叔父所望,他经过努力考取了乙酉科文魁。首先他想到的事,是在宅后的鹿山顶上栽下一颗树作纪念,希望自己长成一颗人人仰慕的参天大。然而他有了功名却没有为官的性格和修养,要想当清官,要想出污泥而不染,自然会发出一些对现实不满的言论,也就自然会被排挤出官场。就这样,他从官座上摔下来后,在湘川、培英书院干起教书这一行来。他痛定思痛,常常教育学生切勿步他后尘,将来有谁做了官,一定要胸怀大志,坦坦荡荡,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就行了。因此他的学生读书勤奋,一举成名后在朝中做官的大有人在,确实对故乡有或大或小的帮助。肖光远教书育人之余,潜心研究易学,几乎达到忘我的地步。一次,他与几个得意门生出街闲逛,一边讨论易经奥秘。正兴致勃勃间,谁也未曾听到知府大人出巡时开道之吆喝。“乌梢鞭”啪地一声打过来,他头上的帽子被扫落下地,滚了好几转。众学生见老师受到如此侮辱,欲拦轿论理,他马上劝阻了下来。可他的学生口服心不服,发誓要为老师复仇。他们瞒着他到处张贴收购荆棘的启事。老百姓听说烧火做饭都不肯燃的刺刺草草也能换钱,纷纷上山去砍来卖给他们。接着学生们又花钱请人把荆棘拉到州府门前堆积起来。州官大人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衙门口荆棘如山,气得暴跳如雷,恨恨地向朝庭奏了一本,说肖光远藐视官威,蓄意谋反。朝廷也不调查个青红皂白,就把他的功名从册子上抹掉了。

他的学生们好心办了糊涂事,都感到很对不起自己的老师。事隔几年之后,肖光远有一姓黄的门生在朝中受到重用,升为龙图阁大学士时,偶翻卷宗发现恩师的功名当真被劾了。当即奏明当初“反叛”情由,皇上这才准予恢复肖光远名份,并赐他一个翰林学位。可惜肖光远此刻年事已高,无心进京赴任,只想在学术上有所建树。但他所著的《周易属辞》、《易经注释》等文稿送交皇帝审阅时,却只得了一句“虽具奇才,苟无其位”的朱批。由于他没有显赫的地位,似乎学术上的成果也就没有品位,致使其文稿不得刊印面世,枉自花费了他的一腔热血。

后来,肖光远逝于湘川书院,享年八十九岁,亲人将他搬回故里,安葬在鹿山下,与他亲手栽下的那棵楠树遥遥相伴。可那棵很有些历史的楠树长到两人合围、冠如华盖时,却在土法炼钢炉中化作柴烟升空消散了。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词疯夏永奇
·空巢
·边缘、“现实”与文学精神
·贵州民族文学左右弹
·银河
·小议“文学创新”
·我对文学创作创新的一点看法
·难度:当下文学创作的要义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