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民间文学

井水变美酒


来源:市曲协  作者:王启俊  时间:2008-6-28 0:32:45

从前,高石镇上,住着一个叫高老头的,在镇上开了间茶馆。同时又在自己家门前安放了一口大缸,大缸里经常是装满了茶水,凡是过往的行人,累了这里歇歇脚,渴了,就喝盛在缸里的茶水,分文不收。但茶馆里的茶水就无人问津、生意十分清淡。高老头并不在乎,他乐于这样做,自己过着清苦的日子。
一天,有一个仙风道骨长须飘胸的道人来到镇上,听说这里的高老头乐善好施,便去探访探访。

高老头见茶馆里来了一道貌岸然的道长,便十分恭敬地给他沏来好茶,向他问寒问暖。道长落坐后,说:“你这老头积德行善是好的,可你自己开茶馆,又在门前施茶水,谁还来喝你的茶呀!有人都在背后笑话你了,说你傻,活该一辈子穷。贫道劝你门前的茶水不要再无偿的提供了,这样你茶馆的生意就会好转的,你就可以多收入点钱。”高老头听了道长这一席话,心中很不痛快,暗想,这老道怎么说出些话,出家人,应以慈悲为怀,劝化世人多做善事才对,难道我做好事还会错,遂对道长说,“我这人是穷惯了,只要能为别人给点方便,我心里就痛快。我家里住在高山顶,但后院的那口水井,清凉回甜,常年不断,我烧点水供行人解渴,也是举手之劳。”

道长听他说,后院有口水井,就要去看看,高老头引他去到井边,老道看着清澈的井水连夸好水呀!好水。便从身上取出一颗珠子掷入井中,二话不说,返身就离开茶馆,远走了。自从道长来过后,高老头家发生了一件奇异的事,茶馆里常常散发出阵阵酒香,高老头四处寻找这酒香的来源,终于找到了,酒香是水井里喷出来,清香扑鼻,他舀起来一尝,酒味纯正,幽雅甜腻,回味绵,风味独特。这里井水变美酒,很快传遍了四方八面,远近闻名,都说这井是经神人点化,是天赐的美酒,每天来喝酒,买酒的人络绎不绝。

高老头集聚了钱财,修起了一座高楼,生意红火。他妻子早逝,只有一个儿子,现在又给儿子娶了个有钱人家的姑娘为妻,这家庭应该是不错的。但儿子不争气,不务正业,游手好闲,整天沉迷于赌博,花着老子赚的钱,儿子不孝,有时还打骂老人。

高老头恨儿不成器,常叹道:乌鸦反哺,羔羊跪乳,禽兽尚且知恩,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怎么会是这样?

可怜这劳累一生的老头子,在这风烛残年里怎经得住这样的折腾,长期忧虑成疾,一病不起,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子承父业,儿子继续汲井水为酒,经营着。

这一天,那位仙风道骨的道人,又出现在镇上,见原来茶馆大变样,成了一座酒楼。他大步进入店堂,店里的伙计,以为他来化缘,要钱的,

喝他出去。这时恰好高老头的儿回来,见这是道长,忙请到房里坐下,便对老道说,那年是你来我家,使了神术,将我家井中水,变成远近驰名的美酒,可是,美中不足,只是有酒无糟,求你再使点神术,能有点酒糟,拿来养猪该多好。老道听了,不动生色,就说:“我去看看吧!没糟的酒,那不就是水了。”老道走到井边,嘴里念念有词,井中飞出一颗珠子。老道收起珠子,揣入怀中,二话没说,转身就走了。老道走后,高家的那股酒香,便消失了。儿子再去汲井中的酒,却真的变成了清水,他瞠目结舌,呆若木鸡,半晌才说,我的财路断了。我怎么活呀,他悔恨自己太贪心,猛抬头,见厅堂墙壁上有人题诗:

天高不算高,

人心比天高;

清水变酒卖,

还嫌猪无糟。
  吕洞宾题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词疯夏永奇
·空巢
·边缘、“现实”与文学精神
·贵州民族文学左右弹
·银河
·小议“文学创新”
·我对文学创作创新的一点看法
·难度:当下文学创作的要义之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