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短篇小说

昭示我的爱情


来源:《遵义文艺》2011年第五期  作者:◎安 冰  时间:2011-11-11 16:50:00
    “昭示着我的爱情,不必再哭。爱你想你却只得离开你,只因我已承载不起……”
    我在心里对自己哀绝而动情地唱。总是有些东西放不下。
    曾经的过往旧事,如此刻车窗外一晃而过的风景,还来不及细看,已匆匆消失在恍惚的眼帘。
    “好吧,从此天各一方,不必抱歉什么。曾经那么多的美好和温馨,我会一直留在记忆里。反而感谢你,是啊,我得感谢你,我会在回忆中持续想你,可能到死,也许吧!”萍儿当时冷着脸说。
    我则绝决地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该了的就了吧。没有怨也不必感激。亏欠你的无法偿还,只等来生,也许,可能吧,如果真有来生!”
    “明天就走?”
    “嗯。她已为我安排好了一切。毕业证她们家会想法帮我搞定。”我继续撒谎。
    此刻坐在北上的火车上,再次想起我深爱的萍儿啊,心底里有一股暖洋洋的温柔弥漫开来,今生今世,不会再遇到这么爱我而又这么值得我去爱的女孩子了。不过,这些已经无可挽回了。
    短信铃声响了,拿出手机来,屏幕上闪烁的语言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双眼:“亚力,你要珍重!人生苦短,好好珍惜。无论如何,你已经是我感情的极限。我靠回忆就可以过好以后的日子了。我得感激你!”
    泪光中,我无法预知我的心情,正如一年多以前我无法预知她的到来……
    校园里有同学在打篮球赛,此起彼伏的喝采声吸引着大家的耳膜,我却因多日以来的感冒无精打采,一个人坐在草地上无意识地玩着手机。
    “同学,借手机用用可以吗?我的手机没电了。”一个怯怯的声音如天籁之音响在头顶。
    抬头望去,有阳光暖暖地倾泻下来,在一片温和的光芒之中,她如一个从天而降的九天仙女,柔如水、美如花,更雅丽如妖妇。
    “我钱包丢了,身份证也在里面,我得赶紧挂失我的银行卡,正巧我手机又没电了。”她再次强调说。
    我从呆愣中醒悟过来,一下子神清气爽……
    从此后,我在校园里不时地搜索到有关她的一切:和我同是贸易系的,小我一级,文艺积极分子,常常出现在校文艺演出活动中,散文高手,追她的男生据说可以排成一个营,那时候我就知道我不可避免地会加入到那个令人眩目的阵营中去了。
    但她是公认的“冷美人”,礼貌而骄傲。
    为了接近她,我开始把我的看家本领也拿出来,我编歌词一向很棒,从高中时起就被冠以诗人的美誉。
    然而她不为所动。
    我的暗示越来越多。然而她置若罔闻。
    我时常在想我得直接出击了。而又一直束手无策。
    我得感激那个微寒的深秋,学院举行文艺演出。
    抱着吉它自弹自唱着自己谱写的歌曲的我和一身妙曼地舞动着青春似火的热情而展示了她自己编排的舞蹈之美的她,无疑成了当天演出的“歌帝”和“舞后”。
    就在那天,我看见了她眼中不易被察觉的跳跃着的一抹温柔。也就在那晚送她回寝室的途中,在张扬着预告起风了的一片桦树林中,我不失时机地强吻了她。
    我们不可避免地恋爱了!
    让我越来越深地迷恋的她如一眼深井,总有新的东西被我挖掘到;又如一杯绿茶,余味无穷的香醇总延续在味觉的至始至终:温柔的同时又不畏艰难的果敢;善良的同时又绵里藏针的坚强;多愁善感的同时又潇洒非凡的脱俗;任性倔强的同时又善解人意的豁达与温柔。
    虽然我们很相亲相爱,我的胃却经常地疼痛起来——在萍儿偶尔生气的时候,在她任性撒娇的时候,在她故意不理睬我的时候——我想可能是我太在乎她了。
    而我无法不在乎她。就为她那句“你能懂我!”的赞赏我也必须用心去在乎她啊!并且我发誓:任世间百媚千娇,而我情有独衷!
    但我的胃经常地疼痛起来。
    “亚力,你去查查吧,别拖出大毛病来。”同寝室的陈平见我裂着嘴吐气的狼狈样关心地说。曾经也是萍儿的追求者而后来曾经那么仇视我的陈平,终于感动在我和萍儿昭示于众而旁若无人的爱情中。
    检查结果让我和陈平目瞪口呆:胃癌!
    大悲后的我不得不强制自己冷静下来。没有治疗的必要了。我是来自边远山区的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含辛茹苦供养我的父母早已负债累累,四十刚出头的父亲背驼得如老牛一般,母亲那双粗糙得如老树皮的双手是我从不忍视的疼痛。本来以为即将毕业的作为高材生的我终于可以一尽孝道让父亲挺起腰来,让母亲回复娇柔。
    如今却一切成空。
    陈平终于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同意了替我隐瞒真相。
    于是萍儿听到了一个残酷的“已成事实”:我在家里有个娃娃亲,女方家因挖矿发了财,如今已在北方某市成立了一个公司。考上大学后女方家同意出钱供养我完成学业,条件是必须完了婚再去上学。那个女子如今已为我养了个两岁多的孩子。而我耐不住寂寞另寻新欢……
    我想故事就得编得彻底点,让一切都没有退路。
    萍儿的反应出奇的冷静。而这正是我最担心的。临走时我一再嘱托陈平:一定要盯牢她,最好能让她发泄出来。
    到北方的我是因为有个唱片公司几次邀我加盟,年薪可观。当初一心想要完成学业的我婉言谢绝了盛请。而如今这份工作可以让父母的后半生过得轻松一些,我也没有再放弃的理由。
    在拼命工作的分分秒秒之中,日日夜夜想念的人仍是萍儿。
    一年多以后的一天,我想我的生命也许就快到尽头了吧。而精神却出奇的好。
    公司组织体检,我是被强逼着进行完全部检查的,结果即将出来时我想公司若知道了我的病,不知会抱以同情还是会象扔包袱一样撵我走?
    而一切正常!
    我在目瞪口呆中冲回医院复查。
    医生仍笑逐颜开地告知我:一切正常!只是有点点胃炎!
    “萍儿啊!”那是我的撕心裂肺的惨烈尖叫。
    当知道一年多以前纯属误症的我归心似箭冲回学院寻找我即将毕业的萍儿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告诉我:那个叫萍儿的女孩子在一年多以前过马路时被车撞飞了,撞得象个鸟儿一样飞起来,摔得很远,她死的时候还笑得很凄美。她身边的同学都说是她神情太恍惚了,虽然绝对不是自杀,但绝对是走神了,没听见车子刺耳的鸣叫。
     她身边的好友拿给我的一个从萍儿的遗物中发现的牛皮信封,更是让我痛彻心扉,里面有萍儿留给我的一封信,时间是我被误症的前一个月,信中她说她已被确症为白血病,她的生命即将结束,但她希望在她不多的日子里能够分分秒秒和我在一起……
    面对灾难萍儿选择了珍惜和我在一起的分分秒秒,而同样面对灾难,我选择了逃避——
    更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有人说如今已浪迹天涯无处可寻的陈平在一次酒后失言说:曾经,为了一份刻骨的爱,他买通了一个医生给一个胃痛的学生开了个假诊断书!
    一切都结束在回首的刹那,结束在不可挽回的瞬间。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美丽的余庆我的家
·二十四节气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