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夜听乌江涛


来源:《遵义文艺》2011年第五期  作者:◎李兴平  时间:2011-11-11 16:44:28

    伫立于廻龙渡的岸边,看着温润的月光静静地洒照春天的原野,听汹涌澎湃的涛声滚滚而来,激荡着夜的静谧,震撼着青春的灵魂。
    乌江涛声是大自然最原始的歌唱。绵延不绝的乌蒙高原,神奇而瑰丽的传说忽近忽远。乌江像一柄利剑劈向高原腹地,劈出了两岸的高山深谷,劈出了两岸鬼斧神工般的穿空乱石。涛声或用雷霆万钧的气势,势不可挡地发出历史苍凉的呐喊,或用轻柔低回的喘息,细细诉说高原深处的寂寞和忧伤。岁月就这样在涛声曲曲折折的五线谱里,长满墨绿色的苔鲜,成为一路的原生态风景,期待与阳光的对话。
    乌江涛声是高原最古老的冲动。高原因为涛声活力四射,大山因为涛声生机盎然。从神秘幽远的茶马古道上,走出了我的兄弟姐妹,我的父老乡亲。古铜色的皮肤和如炬的目光在乌江的涛声里化成一串串沉重的纤夫号子,化成竹筏上一缕缕粗犷悠扬的渔歌,在岁月里演绎着鬼方的传说、牂牁的神话和夜郎的风情。乌江涛声是高原生命的涌动,山民们栖息于乌江两岸,世世代代,生生不息,鲜活而执著的灵魂在涛声的伴奏下向明天挥舞生命的张力。
    乌江涛声是征途上激越的号角。涛声澎湃于长征的路上,凝结成壮丽而深情的文字。光明沿着历史的河岸跋涉,涛声是催人奋进的战鼓。七十多年前的冬天,那支红星闪烁的正义之师登上竹筏,穿过密密的枪林弹雨,踏上北去的征程。真理的种子播撒在余庆这片肥沃的土地,老船工奋力划船的身姿成为永恒。涛声既是红军飞越天险的高亢旋律,又是革命生死转折的序曲。
    乌江涛声是未来深切的呼唤。乌江是高原的生命,涛声是高原的誓言。春天的风正从远方吹来,太久的沉睡终于苏醒,美好的明天正在召唤。踩着西部大开发希望的鼓点,乌江女儿正在向富饶的贫困开战。机器轰鸣,灯光片片,崛起于构皮滩峡谷的现代化电站,正实现着我们多年的梦想;掩映在绿树丛中的黔北民居,展示着富裕文明的“四在农家”深厚内涵。涛声在黎明的晨光中欢快地歌唱:在这片迷人的红色土地上,勤劳和智慧正在描绘美丽的画卷。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美丽的余庆我的家
·二十四节气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