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烟花(外一篇)


来源:《遵义文艺》2011年第五期  作者:◎王云福  时间:2011-11-11 16:43:00

    在一段崭新的时光里,我幸运的看到,人们孩子般激动地伸着双手——烟花,在夜空爆开了。
    爆开的烟花,在人们幽黑幽黑的眺望中,划出一条条优美的弧线,发出一声声响彻大地响彻天空的炸响。我知道,这弧线,在人们的心里,就是梦中那非常熟悉非常优美动人的舞蹈;这大地之上的声声炸响,完全吻合着人们内心深处的花朵,那春天般律动的旋律和节拍。
    在声声的炸响中,那些尘封在往事上的尘埃,也随轻指弹落。随之而来的,是人们站在大地上,烟花炮竹似的,对春天的呐喊,对天空飞翔的期望。
    那是一种优美的力的弧线,力的宣言。
    所以,每一次烟花的炸响,都无一例外的牵动着人们,站在大地上踮起脚尖,长久的眺望。那是对花朵的眺望,对远方的眺望,对春天的眺望,对梦的眺望。
    我幸福的看到,在烟花的每一次光与声响的炸裂中,人群中那些沧桑的脸庞啊,又重新绽放着,孩子们春天般的笑魇。


                      回归土地


    土地,静静躺着,在我和你之间。
    走过一路呼呼的风雨一路苍茫的大雪,我知道,在土地渐渐回暖的梦里,也埋藏着无数萌动的种子,埋藏着无数次地开花发芽的声音。
    年年,土地在风雨中,都固执而坚强地摇曳着梦幻般挺拔的身影;总是用它的深情,使一些身影谦卑地弯着腰,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一生从不曾后悔。
    站在土地的边缘,屏息静听,就会有许多声音,悄然之间潜入我的梦里,这声音,是大自然的天籁。听着这醉心的音乐,我们漂浮在红尘的心,顷刻之间,就回归宁静。
    独自走了这么多年,现在,站在一块块湿漉漉的土地面前,我才发觉,原来我就是从故乡的衣襟上不小心失落红尘的一枚种子,怀揣着无数个律动的梦,却白白的错过了许多春天。
    回归土地吧,朋友。日子,就得从土地上一步一步的走过。
    站在土地的边缘,我听到你的内心,高山般起伏,旷野般宁静。
    我知道,你的内心的那些长势很旺的想法,正被年复一年的青青草,从远到近的覆盖。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美丽的余庆我的家
·二十四节气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