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评论

例谈黔北民歌的表现手法


来源:《遵义文艺》2011年第三期  作者:吕金华  时间:2011-7-8 15:55:07

  民歌是劳动人民创作的诗歌,是劳动人民思想、感情、意志、要求和愿望的表达,具有强烈的现实性,一般是口头创作,口头流传,并在流传过程中不断被加工。民歌具有口语性、通俗性、趣味性、生活性、鲜明性、地域性、民族性、音乐性等特点,是民间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国的民歌浩如烟海。它的产生几乎与语言同步,已有数千年历史,最早见于文字的是上古时代的一首《弹歌》:“断竹,续竹,飞土,逐宍。”意思是:“砍伐野竹,制成弓弩;打出土石,追捕猎物。”《诗经•国风》是我国的第一部民歌集,《楚辞》也是诗人屈原等搜集整理的民歌。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民族间产生的不同内容、不同表现形式的数不胜数的民歌,是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
黔北是一个盛产民歌的地方,1993年曾出版了《中国歌谣集成•遵义卷》,收录了922首民歌,2011年新春,又以一首《十谢共产党》唱红神州大地,唱出了黔北人的心声和感情。黔北民歌,从内容可分为劳动歌、时政歌、仪式歌、情歌、生活歌、历史传说歌、儿歌等几大类,而每一类又可以分为若干小类,如仪式歌,可分为诀术歌、节令歌、礼俗歌、哭嫁歌、婚礼歌、建房福事歌、祭典歌、孝歌等多种形式。按体裁分,又可分为山歌、劳动号子、打闹歌、盘歌、花灯调、颠倒歌、绕口令等几类。
黔北民歌的表现手法也是多姿多彩的。限于篇幅,本文在这里仅介绍黔北民歌中较常见的十种表现手法。
 
   一、比兴法
 
  比兴是中国民歌中的一种传统表现手法。“比”就是比喻。有的民歌个别句子采用比法,有的则是整个形象都是比法。“兴”就是起兴,是借助其他事物作为民歌发端,以引起所要歌咏的内容。有的“兴”兼有发端与比喻的双重作用,所以后来“比兴”二字常联用,专用以指民歌有寄托之意。
  例①:《只有情哥来连妹》:“只有情哥来连妹,哪有情妹来连哥。只有笋壳包笋子,哪有笋子包笋壳。”
  例②:《高山打鼓应得宽》:“高山打鼓应得宽,人人读书想做官。人人读书想官做,人人当媒想鞋穿。”
  例③:《哥们恋妹不真心》:“石板上头栽旱禾,无泥无水死得多。哥们恋妹不真心,假心假意见得多。”
  例①中的三四两句为比法。例②的第一句为起兴句,与内容并无多大关联,只做民歌的起调作用。例③的第一二句既是起兴,又是比喻,所以是比法和兴法兼用。
 
   二、夸张法
 
  夸张是一种修辞手法,指为了启发读者的想象力和加强所说的话的力量,用夸大的词语来形容事物。同时,夸张也是文艺创作中突出描写对象某些特点的手法。
  例①:《昨夜等郎紧不来》:“昨夜等郎紧不来,烧了几多冤枉柴,仔鸡炖汤都干了,油煎豆腐起青苔。”
  例②:《大河涨水小河翻》:“大河涨水小河翻,扯根灯草做桡竿。人人说我桡竿小,小小桡竿撑大船。”
  例③:《听说哥哥今夜来》:“听说哥哥今夜来,一气烧了九捆柴。捡个石头就烧起,石头化灰哥才来。”
  这几首民歌,因为夸张而生出了无限趣味。
 
    三、拟人法
 
  拟人,就是把事物人格化,把本来不具备人的一些动作和感情的事物变成和人一样写出来,多见于儿歌中。
  例①:《猴子翻筋斗》:“猴子猴,翻筋斗,一翻翻到月亮头。月弯弯,像摇篮,猴子在里面睡得甜。冷了云儿给盖被,热了风儿给打扇。”
  例②:《烟子莫烟我》:“烟子烟,莫烟我,我是天上梅花朵。狗捡柴,猫烧火,耗子开门笑死我。”
  例①把猴子当人来写,例②把狗、猫和耗子当人来写,都很生动传神。
 
   四、盘诘法
 
  盘诘法即盘问法,是写作盘歌和诘问歌的方法。
  例①:《酿酒歌》:“哪个哪年挖深土?哪个哪年点高粱?哪个说起扯曲药?哪个说起造酒浆?盘古二年挖深土,伏羲三年点高粱,鲍氏说起扯曲药,杜康说起造酒浆。大曲放了好几个?小曲放了好几双?好几个来好几双?哪时拍酒哪时香?大曲粑粑放九个,小曲粑粑放九双,放九个来放九双,寅时做来卯时香。”
  例②:《赶场问答》:“(女)小情郎来小情郎,问你赶场不赶场,你要赶场说真话,顺给我带七八样:一来带个鹦哥嘴,二来带个闭口缸,三来带个团团转,四来带个一面光,五来带个步步紧,六来带个响叮当,七来带个横别起,八来带个一柱香。(男)小情姣来小情姣,明天当然要赶场,一来不知鹦哥嘴,二来不知闭口缸,三来不知团团转,四来不知一面光,五来不知步步紧,六来不知响叮当,七来不知横别起,八来不知一柱香。(女)绣鞋取名鹦哥嘴,裤儿取名闭口缸,围腰叫做团团转,镜子叫做一面光,扣子就是步步紧,耳环就是响叮当,簪子取名横别起,头绳取名一柱香。这些你都不知道,还谈哪样耍姑娘!”
  例①以盘问的方法,唱出了酿酒的方法;例②以诘问的形式,说出了几种物件的特征。两首民歌读来都自然而生动。
 
   五、绕口法
 
  绕口令是我国一种传统的语言游戏,它是将若干双声、叠词词汇或发音相同、相近的语词有意集中在一起,组成简单、有趣的语韵,要求快速念出,所以读起来使人感到节奏感强,妙趣横生。
  例①:《赔钵钵》:“你婆婆借给我婆婆一个钵钵,我婆婆打烂了你婆婆的钵钵。我婆婆买来一个钵钵,还给你婆婆。你婆婆说什么也不要我婆婆赔钵钵,我婆婆硬要把买来的钵钵还给你婆婆。”
  例②:《螺蛳和骡子》:“胡子担了一担螺蛳,驼子骑了一匹骡子。胡子的螺蛳撞了驼子的骡子,驼子的骡子踩了胡子的螺蛳。胡子要驼子赔胡子的螺蛳,驼子要胡子赔驼子的骡子。胡子骂驼子,驼子打胡子,螺蛳也爬到骡子头上去啃鼻子。”
  例①用“婆婆”和“钵钵”两个词发音相近作为结构起点,例②以“胡子”、“驼子”、“螺蛳”、“骡子”两两读音相近的四个词作为结构起点,以故事的形式表现出来,既自然又有趣。
 
  六、数序法
 
  数序法,即通过数序带出想要表达的内容的方法。
  例①:《十二月》:“正月里把龙灯耍,二月就把风筝扎。三月清明把青挂,四月立夏把秧插。五月龙船下河坝,六月扇子手中拿。七月里把旱谷挞,八月中秋看月华。九月菊花开满架,十月橙子像冬瓜。冬月烘笼又起价,腊月就把年猪杀。”
  例②:《五想歌》:“一想麦李黄,麦李在树上。又想开水调蜂糖,还想鸡肉汤。二想柑子瓣,放在口里酸。又想猪肉煎冷饭,还想荷包蛋。三想吃腊肉,放在锅头煮。又想猪肉炒豆腐,还想回锅肉。四想吃葡萄,葡萄牵得长。又想酸杨梅,还想沙杏尝。五想吃仙桃,仙桃在树上。人又矮来树又高,越想越心焦。”
  例①是借数月份写事象,这种方法在黔北民歌中十分常见,如《十二月农歌》、《十二月劝赌歌》等;例②是以数排序,以数分层次,这种方法在黔北民歌也很常见,比如《十送红军》、《十谢共产党》等。使用数序法能使那些内容丰富、篇幅较长的民歌,层次更分明,线索更清楚。
 
   七、谎言法
 
  谎言法,即是用故意说谎的方法,使民歌充满趣味。其中以颠倒事物属性,引出民歌趣味为多见。
  例①:《说白歌》:“娃儿不说白,说白了不得。三岁下湖广,四岁到湖北。武汉街上过,豆腐杀出血。尖刀捅虼蚤,溅了满身血。染红半边街,臭了几个月。碓窝闶麻雀,碰个大缺缺。炕笼闶蚊虫,气都出不得。链子套公鸡,扯作几半截。灯草做纤索,一天犁到黑。丝线套水牯,动都动不得。初一到十五,还不见天黑,你看说白不说白?”
  例②:《扯谎歌》:“自从未唱扯谎歌,风吹石头滚上坡。去时看见牛生蛋,转来看见马长角。四两棉花沉了水,一副磨子泅过河。”
这两首民歌,正因为颠倒黑白、谎话迭出,而又一本正经,所以才使读者读后忍俊不禁,会心一笑。
 
   八、双关法
 
  双关是黔北民歌中常见的技法,分为谐音双关和语意双关两种。巧妙运用双关法,能使民歌更含蓄、幽默,饶有趣味。
  例①:《姐儿当门一条梁》:“姐儿当门一条梁,韭菜芹菜栽两行。郎吃芹菜勤想姐,姐吃韭菜久想郎,二人玩耍要久长。”
  例②:《太阳出来四山黄》:“太阳出来四山黄,姐儿出来晾衣裳。手摸竹竿十六节,数来数去总成双。咋不见心肝我的郎?”
  例①中的“芹”谐“勤”,“韭”谐“久”,是谐音双关。例②以“数来数去总成双”的生活细节,关照“姐儿”的心思,是语义双关。
 
  九、复叠法
 
  复是重复,叠是叠加。重复叠加,是民歌中一种常见的技法,其表现形式多种多样。
  例①:《擦干眼泪闹革命》:“不平不平真不平,半边下雨半边晴,穷人吃的苦蕨菜,富人天天醉醺醺。不平不平真不平,山山岭岭路难行,穷人累出几挑汗,地主还要欺压人。不平不平真不平,擦干眼泪闹革命,跟着红军打天下,报仇雪恨享太平。”
  例②:《搭救干人出火坑》:“一更一点月东升,贵州来了老红军,领导穷人闹革命,打倒土豪把田分。二更二点月亮明,红军处处爱干人,不打不骂不拉夫,说话和气笑盈盈。三更三点月伴星,红军硬是计谋深,发动贫民干革命,狠揭财主强盗心。四更四点月亮黄,红军给我救命粮,军阀土豪都打倒,建立农会喜洋洋。五更五点月照墙,红军好比亲爹娘,年年月月盼红军,搭救干人出火塘。”
  例③:《山顶峰尖各是各》:“山顶峰尖各是各,浓雾绕来一处合;生火炉灶各是各,青烟袅袅一处合;情人家门各是各,心儿相连一处合。”
  例①每段的开头一句重复,起到了强调不平、突出主题的作用。例②每段第一句在重复中却有变化,更艺术性一些。例③是回环式的复叠,既有文字的回环复叠,又有文意的回环复叠,十分奇妙。
 
  十、顶针法
 
  用上一句结尾的词语做下一句的起头,使前后句子头尾蝉联,上递下接,称为顶针。
  例①:《山岔尾巴长》:“山岔尾巴长,嫁给幺姑娘;幺姑娘的脚拐,嫁给螃蟹;螃蟹脚多,嫁给白鹤;白鹤嘴尖,嫁给犁弯;犁弯拱背,嫁给桃妹;桃妹逃走,嫁给毛狗;毛狗骚臭,嫁给幺舅;幺舅嫌她,嫁给田家;田家告状,嫁给和尚;和尚打鼓,嫁给老虎;老虎张牙,嫁给蛤蟆;蛤蟆跳水——乒咚!”
  例②:《我跟月亮打烧酒》:“月亮走,我也走,我跟月亮打烧酒。烧酒辣,买黄瓜,黄瓜苦,买豆腐。豆腐薄,买菱角,菱角尖,飞上天。天又高,好买刀,刀又快,好买菜。菜油精,好点灯,灯又亮,好算账。一算就到大天亮,桌上睡个老和尚。”
  这两首民歌因为句句顶针,所以给人环环紧扣,引人入胜的感觉。
 
  黔北民歌的手法并不止这十种,比如那些洋洋洒洒、篇幅较长的民歌,就大量采用了以铺叙为主的赋法,但这十种却是比较常见的,更多更活的技法,只有向不断涌现的民歌学习,才能掌握。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