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评论

送给春天的请柬 ——《新世纪春联选》序


来源:《遵义文艺》2011年第三期  作者:邹德斌  时间:2011-7-8 15:33:19

  时序的概念里,立春一到就意味着春天的来临,可今次这个春天一直就在概念外,那般执拗地乍暖还寒着,春寒料峭着。窗外的洋槐枝子荒疏,找不得一丝鸟影虫鸣,偶有的风亦枯瘦如迟暮的咳,雨更冷沥,直比得深秋的萧索。正是这样的一日里,娄义钊先生叫我为他的《新世纪春联选》作序。事情来得突凸,我含糊着,没能允承。那是名山高阜们的活计。因想起早前那本《娄义钊对联选》,即是海内联坛耆宿常江先生序的。今番这煌煌联著要序,怎也该延请常老辈——我自知于春联一端是从不在经验以内,更遑论认知境界的高下清浊。原想就这般含糊了了,可未隔几日,这老先生真还拿来了清样,是不由分说的风风火火。依旧是含糊着,就了清寒的灯,翻阅起来。
                    (一) 
  次第读下去,时代的气息拂面而来。就与书名看,这联集已给人强烈的时代感。是的,不独一联还是全书,俱是拂面而来的时代气息。这是一部与时代同步,为历史存照的联著——新世纪以来诸般重大事体,无不摄录其中:譬如中国入世,譬如西部大开发,譬如神六飞天,譬如北京申奥,譬如农业税减免,再譬如中日钓鱼岛之争……举凡重大者,俱为联语创作题材,让我们在看到共和国一路壮歌行来的同时,更感慨此间巨变之不易。披阅全篇,我更笃信,作者选辑《新世纪春联选》的旨意十分明确,就是要拿春联的式子,定格这段过往的时代,或为时代立传。从这个角度说,书是颇有“史笔”意义。
  阅读中,一个问题让我深为吸引:联作大多为党与国,民与政一类大主题,联语中更现出了大量政语时词,如“红头文件”、“电子扫描”、“八荣八耻”、“构建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诸如此类。经验说,为文者名词虚词过甚,情感就难免凌空蹈虚、无所依傍而落入浮泛。但这书却没,倒是处处时时使人热血沸腾意气风发,激情澎湃给力满满。因由何在?慢慢地才品咂明白:全耐这些政语时词的底里饱含了作者真挚且强烈的家国之爱,民族之情,复兴之志。作者始终燃烧的与生俱来的政治热情,在联作中喷薄狂飙。这一切正比血液融入身躯,浑然形成全书炽热的体温和昂扬的气场。这不是一个技术层面的问题——作者既有高屋建瓴的气势,又有匡救时弊的抱负,既有洞悉风云的器识,更有担待雷霆的襟抱——这是立意同表现手法的确是相宜。就想起了王国维1908年发表《人间词话》时倡导的境界说,谓“词以境界为上”。我相信,一切艺术无不如是。娄先生直奔上境,蘸一腔热血,着宏大处立意,着宏大处挥毫,联作自是没法不大气磅礴,春雷激荡——直如这个时代的丰韵高远,炳炳麟麟。你甚至不必次第读去,只需信手拈阅,随处的一联都能让你感受到时代的气息跟生命的激情,就像一件青花,你只需从某个细末处:或造型、或釉色、或图案、甚或光泽之一,就能感受到它含蕴的历史信息和生命气韵。
  说是与生俱来的政治热情其实妥亦不妥,倒想起一句释家语来:“三宿桑下,未免有情。”况是一生沐恩饮泽的娄老先生?“家逢盛世万千福;人沐春风无限情”,“春荣大地万千景;日耀高天无限情”,这般的情该是发乎于心的赤子之情。一个最为平凡的个体,往往倒能代表世道民情,“五光十色云霞献彩;万紫千红草木酬情”,“万家灯火融春意;无限温馨蕴壮情”,况是这般真切地把个人的情感融入时代,融入民众——仍旧那个打比:就像血液融入身躯。
  一个写作者,当他把握住了时代的脉搏,并融到了民众里头,个人的情志就化着了时代的心声,个人的寄托就化着了民众的憧憬——《新世纪春联选》亦就成为了这个民族时代性格的延展和诗化,成为了包括作者在内的民众心迹的形象记录和民众情感的诗意倾诉——成为了新世纪以来吾国吾民情感历程的立此存照。
                   (二)
  扑面而来的不只是时代的气息,还有人文的气息。
  春联的社会功用有三,一为营造辞旧迎新的喜庆气氛,一为抒发时代变迁的感慨心声,一为表达新年生活的憧憬期望。由是,自有明以来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民俗特色——民俗是一个民族人文精神至为普遍的表现形式,而春联,没有哪一种艺术形式能像它这般普遍地深入人心。义钊先生十分着意春联的民俗化,为叫自家联作更近民意、更贴民心下力甚工,如大量使用明月、神州、爆竹、红梅一类春联熟词和民俗常态;如大量使用春风、时雨、北阙、丽日一类早已化为民俗符号、凝为民间情感的民情风俗和物候特征,此类联语本身即拥有传统文化的独特旨趣跟人格象征,不需再赋主观情感,亦足具人文质素。
  文学是人文精神的艺术表现,而春联更有“诗中之诗”、“两行文学”的美誉。娄先生治联40余载,在着意春联大众化、民间性的同时,更着意春联的文化内涵和文学属性,我在其联作中就时时领略到他的文学蕴藏和审美追求。显著的例子是,他极善文学典实的活用跟翻新,像“未忘人间风雨叹;仍闻天下乐忧声”,像“红杏枝头春意闹;绿云杯外锦程开”,像“一夜春风花万树;满天丽日福千家”……化给熟典,熟又不俗,雅熟相宜,古典同现代天衣无缝,声律跟文辞相濡以沫,针线之密,浑融无间,叫人如饮佳醪,口齿都香。
  山水之恋、乡土情怀,亦是传统人文的纠结处,是中国文人另一层面的社会理想、舜日尧天。说娄先生联是人间烟火,是世道情怀,然则亦不可忽过了他的寄情山水,他的放怀田园——我发现在创作期间,他清醒的意识到现实题材跟诗意空间、跟审美距离的必要关联,并将这空间构架得恰如其分,将这距离拿捏得游刃有余,“春风化雨千山绿;明月融窗万梦红”、“旭日临窗楼焕彩;春风拂面梦披霞”即是这样的佳制。赋现实以人文理想、以审美寄托,使联作具有了魅人的情感张力、浓郁的人文意蕴和丰富的审美空间。
  传统价值观是人文精神的核里。必得一说的是,传统价值观的滋养教得本书筋骨雄健,心志朗廓。我一直以为,我们这个民族自近代以降屡遭外强欺凌,衰而不败的根由之一,在儒家价值观的根深蒂固。在世界走向一体化的当今时代,怎样融入“一体”又保持自我,传统价值观的精华仍旧是我们的立身之本。为此,娄先生可谓其心耿耿,其情殷殷。他用“勤劳超百计;诚信胜千方”,“家传孝顺;国倡和谐”,“德享吉祥贤享福;勤赢丰盛俭赢安”这般朴实的联语告诫世人,传统价值观仍是国之为国,家之为家,人之为人的命根,仍值得坚守。也因着这坚守,《新世纪春联选》拥有了更为丰厚的人文内涵跟中国气派。
  在一幅幅联作中,我读到了家与国自新世纪十数年来的新景象,更读出这景象的背后是五千年的蕴藏跟五千年的厚积薄发——只是在新世纪的当口,这薄发愈是的澎湃铿锵,愈是的壮怀激烈。
                   (三)
  扑面而来的更有春的气息。
  春联姓“春”,春联的骨子里到底是春的风神。《新世纪春联选》终其全篇正是保持了这样的韵致。春草青青,春花灿灿,春晖暖暖,春风习习,春光融融,春雨沙沙,春色皎皎,春雷滚滚……无边春意在老先生笔底异彩纷呈,吐蕊流芳,竞相绽放。
  竞相绽放的是春意更是心花。节序物候的“春天”,唯得被赋予人类的情感方才成其为“春意”——人类在这个季节里的春耕春种,春吟春诵,是对自然亦是对生活对生命的珍爱跟礼赞。因了这爱的渗与、情的投入,自然之春方才更加的丰富、丰满、丰沛、丰盈。也因了作者爱的渗与、情的投入,《新世纪春联选》方才如此的满纸春烟,满目春色,俨然一部迎春曲,一曲春天颂。
  品读《新世纪春联选》,叫人如沐春雨,如坐春风。
  “雨中草色绿堪醉;水上桃花红欲燃”,诗的语言,画的意境,歌的深情,浓而不烈,鲜而不艳。
  “高天春雨洒;大地惠风吹”,朴实的品相,鲜活的态度,景语化情语,宏思寄暗寓,揆情度理皆蓄势敛锋,悠长余韵回味萦心。意象组合实为联中之卓荦者。
  “阳春有脚人间驻;膏雨无私天上来”,立意高远,化物象、意象为诗情与意境。表达言近旨远,足与名家颉颃上下。
  “芳草菲菲铺上岭;桃花灿灿映流溪”,选境妙,语情浓,诗情洋溢,逸韵高标。
  “迎春爆竹声声意;庆节红梅点点情”,听觉、视角清巧融入情感,斯景斯物,斯情斯意,糅置一体,蕴藉又隽永。
  浓墨重彩,直抒胸臆,虽则是春联特质,但就个人的审美趋向而言,如上的佳构更叫我喜欢:立意么,主流意识隐潜;语言么,公共话语淡出;意象结构么,实象多于虚象……种种种种,不敢说“六经注我”甚或“我注六经”,直是喜欢它。

  春联是送给春天的请柬,是心灵对与春天最热忱的邀请。一个又一个的夜,就在灯下,捧读这一帧又一帧的请柬,感受这一浪又一浪的热忱,不觉里,有树影摇窗,槐香浮动,鸣蛩声声——嗨,春应邀来哩!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美丽的余庆我的家
·二十四节气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