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评论

神·人·利益及背叛——小说《灵醒》之我见


来源:《遵义文艺》2011年第三期  作者:王 炬  时间:2011-7-7 16:39:41
  一个莫名其妙的疯子,一场古老神秘的法事,一次背叛人性的抉择,构成了小说《灵醒》。
  故事从小河乡人武部长蔫须的独生子根发“疯了”开局。从旁观者的角度猜测,或许根发患上的是间歇性神经官能症。然而生活在闭塞和传统山乡的蔫须一家是不知道的。表面上对儿子的关心实际隐藏着深刻而固执的传统思想:“难道我那独苗根发真的就像那霜冻后的蔫茄子了吗?”“无后”的阴影笼罩着他。在想起鸡公塘那些关于淹死鬼的传说后,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蔫须嘴边念叨了几十年的唯物主义被心底根深蒂固的唯心思想轻易打败,神的光芒形如他家里那15W灯泡照亮他的迷茫。于是,他偷偷求神占卦,用私藏的火药枪驱鬼。当这一切都无济于事的时候,对儿子的爱,对延续后代的渴望,使他不顾一切请巫师冲傩驱邪。
  如果小说的主旨仅是批判鬼神崇拜思想,那它不仅题材陈旧而且意义狭小。实际作者对蔫须思想动态的深刻描写,尤其是对冲傩过程的详细描述,是为揭露人武部长蔫须内心对神迷信的铺垫。但这个铺垫并不是为了简单的批判蔫须思想改造不彻底、理论学习不到位,而是要揭露人性中最卑劣的部分:唯利是图。
  民俗学家朱家溍先生曾形象地指出:中国的宗教信徒很少,但信仰鬼神的人占90%。应该说,这是很深刻的。不管我们怎么批判,我们应该承认,宗教作为人类精神信仰的一种,至少可以给信徒一个理性的世界——哪怕是荒诞的。但鬼神迷信就不同了,它带给人的只是迷茫和盲从。实际正统的宗教也反对迷信鬼神。
  在中国的历史上,没有一个可以左右全国性政权的宗教。宗教本身其实并不是多数国人的信仰,但宗教的衍生物——鬼神崇拜却深刻地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很普遍又明显的例子就是祭祀。我们可能并不信仰道教或佛教,但逢年过节给老祖公烧赙纸、献饭却基本家家都做。这种做法,无关信仰,实际已经演变成一种民俗。就好比绝大多数人喝酒要吃菜一样,只是一种自然的陪衬行为。
  小说对蔫须请端公行为的描写,实际就是笔者分析的这种民族心理的生动例证。作为一个对越自卫还击战的英雄,一个党培养多年的领导干部,其理论素养和思想境界应该不会太低。然而鸡公塘一阵阴风刮来,一切都荡然无存。科学的理论在一个民族几千年的民族心理面前如此不堪一击,令人沮丧,更令人深思。
  当我们在为蔫须匍匐于神的脚下痛心疾首的时候,小说却给了我们一个意外的结局。或许是出于对端公的感激,或许是出于工作本能,蔫须提议让端公的儿子端正回家参军。这其中显然有蔫须报恩的思想在内,而端正也确实是至少小说中的最佳人选。但最终,在蔫须把所有关系户挂上号后,多余的端正被删除。
  在现实生活中,这种唯利是图,抛弃道德、良知的暗箱操作并不罕见。但当作者把这种背叛原则的抉择置于人性、神性之间时,当私利战胜神性时,一起稀松平常的以权谋私事件,实际演化成了对人性剔骨抛髓的剖析,小说的深刻之处就在于:蔫须不仅是对人性的背叛,更是对他心底神的背叛。
小说以大量的篇幅描写蔫须骨子里的唯心思想,给我们的感觉就是他是神的奴隶。然而在利益面前,我们才发现,其实神也是不堪一击的。在民间信仰中,巫师、端公,是神与人交流的灵媒,是神在世间的代言人。人们往往说巫师不能得罪,因为他的主人是神。小说中,端公的冲傩治好了根发,在蔫须内心,神的力量是存在的。正因为如此,他才建议端正回来参军以报恩。可是当名额不够的时候,小说给我们描述了蔫须的另一面,似乎是革命的那一面,他认为,虽然端公“为根发唱了一晚上的傩戏,尽管根发那病后来好了,也许是弯豆子滚屁眼——遇圆(缘)了。但是谁叫他老爹是端公呢?还是把主意打在端正身上,就刷下端正吧。因为,他的父亲是冲傩跳端公的,冲傩跳端公送菩萨是封建迷信活动,这种封建迷信思想或多或少对下辈人有一定的影响。”在这里,神的奴隶蔫须一瞬间转变成了大无畏的唯物主义者。而这转变,让我们难堪的是,不是科学的理论和革命的思想,仅仅是名额不够!在利益面前,神其实也是如此脆弱。
  古时候,如果天旱,人们会去龙王庙求雨。先是备三牲祭礼苦苦哀求,希望龙王爷感念人们的虔诚,赐下大雨;如果过段时间还不下雨,人们会把龙王爷的神像搬到烈日下暴晒,让他也感受大太阳下不好受的滋味,从而降雨;如果这样还不下雨,那时人们就会用铁链把龙王爷的神像捆起来,甚至打他板子,算是对他不尽职尽责、不体恤民情的惩罚。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中国人对鬼神的信仰实际建立在功利思想上。对我有用,那就膜拜;不帮我办事,那就不仅不拜,而且还可能大打出手。所以民间信仰是道儒释三教杂揉,典型的“拿来主义”。估计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能普传,也会上民间信仰的神坛,搞个“五教圣人”。小说中的蔫须,不就是生动的例子吗?无论是科学还是迷信,只要对他有利,他就信;同样,无论是科学还是迷信,只要有损自己的利益,统统滚蛋!在蔫须心底,真正的信仰,其实是他自己,以及自己的利益。
  小说的结尾是巧妙的,深邃的,发人深省的。端公在梦中巧遇蔫须饲养的小黑突然通人性起来了。端公回想起鸡公塘那些荒诞的故事,被一阵从天空滚过炸雷惊醒,意在唤醒人们对人性一种另类的反思。
  好的小说,能揭示人类以及这个世界的真相,也许是痛苦的真相,但毕竟是真相。小说用一个关于迷信的故事,用强烈的内心世界对比,用老到而细腻的笔调,描写了一个人对原则和良知的背叛。而实际上,这是人性的背叛。其普遍意义在于:在利益面前,哪怕有神的权威和原则的制衡,我们能否保持最后的道德底线?
  一个普通的故事,一个深刻的道理,这是作者的功劳,也是小说的目的。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美丽的余庆我的家
·二十四节气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