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词疯夏永奇


作者:韩 枫 张纪刚 周冠佳  时间:2008/10/31 11:13:53
勋——多尔衮》:“基业源谁手?入京都,改天换地,风云奔走。凭借着虎谋龙胆,举措频频拟就。纳三桂,大局左右。兴灭继绝安旧故,葬崇祯,礼节同君厚。又遣将,追穷寇……”
    十、博。书中6666位风云人物,时而刻画,时而勾勒,时而明对,时而暗衬,力求活灵活现。使前后上万年,纵横七千人,皆各就各位,组成中华人物的风云谱。如《春从天上来·醉吟查干湖——江山》:“……邀来太白同饮,诉宋玉深情,屈子衷肠。烧典焚琴,宰鱼烹蟹,倾吐旷古文章。写人间奇遇,刘伶醉,吴主兴邦。竞芬芳,对碧波一壶,击放灵光!”
    正是由于丛书的发表,永奇同文怀沙、李嘉诚、刘翔、张茵、姚明一起列入2007年度《时代人物》杂志封面人物。
    《风云人物》不只属于永奇,她属于中国,属于世界。

五、“问君多少夜无眠?淘干五内殷殷血,染尽人间苦与欢。”
    一幅长卷,40年的心血,难道它只是等身的作品,难道它只是一堆诗词吗?不,这是词人把自己献给历史做出的牺牲!
    40年来,永奇长伴孤灯,樊膏继晷,兀兀穷年,呕心沥血,才孕育并熔铸出了这部巨著。
说起来真让人难以置信!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创作,永奇的手指累弯了,磨出了血,用塑料布包上,写字不方便;用纸缠上,也不行;稿纸上留下了一道道血迹。去医院包扎,医生问:“怎么弄的?”
    “写字磨的。”没有人相信,写多少字能把手指磨成这样。
    诗里词外,蕴含着词人殷殷的热血。
    后来,手指出血的地方磨出了老茧。
    就这样,永奇整天在“诗如云涛翻滚”中“抖雄风,挽巨龙”,“愤笔装点神州”。
    永奇把喧闹和诱惑关在门外,让心灵澄净,净出另一片天地,聆听另一种声音。斗室里,永奇在失去中找到自我。关起门来,埋首书中,不知不觉,时间轻柔而舒缓地在诗魂词魄的腋下溜走,像飞天一样升腾着,把他带入了一个自由驰骋的空间。这里是一个不脏不垢,大有大无的世界。这里有情有景有诗有词。这里喜怒哀乐变得轻松、畅快。这里有天籁之声,自然之声,那是风声雨声流水声,是鸟儿啁啾,虫儿吱唧。这里有“小桥流水人家”,有“古道西风瘦马”,有“大漠孤烟”,有“红酥手,黄滕酒”,有屈原、李煜热泪横流仰天长问,有郑板桥、陶渊明泪洒宣纸笔走龙蛇……
    永奇的墨水应该是蕴含着李白陶醉山川的佳酿吧?永奇的灯光应该是融进了照耀着杜甫在秋风中呐喊的月光吧?永奇的意志应该是包容着苏东坡铁板铜琶的魅力吧?永奇的韵致应该吸呐着辛弃疾栏杆拍遍的痛楚吧?要不然永奇的诗词,哪能那样的撼人心魄?哪有那般精彩的华章?
    永奇像失了控一样的写诗写词,没人理解。
    傻子看书,疯子写书。
    很多人说永奇是疯子,都是背后说。
    也有当面说的,那是他的一位挚友,本姓大哥。
    大哥病了,临终之际,永奇来到他的病塌前。
    大哥要和永奇说件事。
   “大哥,你说吧,我一定按你说的办!”永奇准备去承担一分责任,不知大哥有怎样的生命之托。
    “永奇呀,你写诗写词出书能不能挣钱?”
    “不挣钱,即使挣也很少。”
    “你能不能不写?”
    “不能!”
    “唉!”大哥无奈地叹了口气:“疯子啊,难怪人说你是疯子!那你就写吧,少写,别把自己累坏了……”
    大哥拿起一沓词稿:“这些词写的真好,可有多少人看哪!”
    “大哥!……”永奇的心头一阵颤栗。原以为大哥有要事相托,万没料到,都到这个时候了,大哥心里挂念的竟是自己的诗词,而且“疯子”竟然是这个时候出自大哥之口!
最亲的人说话才是最真的。为了永奇出书,老伴也常磨叨:“出书,出书,这个家都让你‘输’了!”
    老伴说的有道理,这些年永奇作品多了,名气大了,但经济没有同步增长。几次出书,滚雪球似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喜乐神
·飘落的花瓣
·肖光远的故事
·井水变美酒
·联对择婿
·小媳妇算命
·从撬土播种到驾牛耕地
·田山老汉和他的牛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