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词疯夏永奇


作者:韩 枫 张纪刚 周冠佳  时间:2008/10/31 11:13:53

    永奇有感就有情,有情就有诗,思想到哪笔到哪,诗到哪,厚积薄发。法国诗人贝朗瑞能够在低级的咖啡馆里写歌谣,契柯夫能够在拥挤嘈杂住宅的窗台上写作,安徒生能够在森林里构思他的童话,永奇也有这种才能。他能在陆地上写,也能在飞机上写;能在列车里写,也能在轮船里写;能在闹市喧嚣中写,还能在黄山的绝顶上写。更神的是他能一边和人谈话,一边构思诗词,谈话结束诗词脱口而出,让人啧啧称奇。
    永奇选择诗词同时也意味着放弃了很多。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不失者不得。那么,你拿什么为诗词买单?寂寞、辛劳、金钱、地位够吗?你选择的东西越珍贵,这个代价越昂贵。
上天给了你横溢的才华,你还要什么呢?索性什么也不要了。永奇很满足。在《雨霖铃·仄苑陶情》中永奇写到“些许业绩哪堪睹?算平生,仄苑情一路。至今长醉未醒,笔纵钝,爱心如故。两鬓染霜,应是佳期,恰好伏虎。待事了,垂钓磻溪,共邀谪仙舞!”
    在永奇的笔下,珠峰“谁造金字塔?昂首天外,高耸起,中华骨架”;黄河“苍岩对峙,洪沟中开,狂澜猛砸”;九寨“彩池绚丽,银瀑壮观,星汉尽在山河”;长城“横卧中天,直插云霄,真虎踞龙盘”;颐和园“拥佛香阁,依万寿山,抱昆明湖”。
    在俄罗斯期间,永奇创作了许多优秀的诗词。这些诗词记录了永奇的足迹,永奇的情感,也记录了企业的兴衰。其中1994年11月12日作于叶卡捷林堡的《贺新郎·跨洲行》曾获首届国际龙文化金奖。这首词承载着很多故事。
    1999年10月,永奇带着这首词赴京参加了一个“文学创作交流会”,由诗坛泰斗刘湛秋点评。永奇开始大声朗诵《贺新郎·跨洲行》:“原始大逃亡?凝神想——几只木筏,横越重洋。任凭赤手摇桅橹,搏击滔天雪浪。一回回,食断饥肠。只为迎来东方神,多少人,生生死死忙!?是壮举,或荒唐!?//苍茫太空可翱翔?!刚告别,小儿时节,又发奇想——桂宫已献盘中餐,银河也斟酒尝;更遥远,星际纳凉!智慧之船早开启,通天之路何无疆!靠科学,赖群芳!”
    刘老高声赞誉:“这首词是难得的上乘之作!”接着他一口气道出了词作的三大妙笔:从时间上看,纵贯古今,从远古“原始大逃亡”到如今“桂宫已献盘中餐”,再到将来“星际纳凉”,记述了人类为生存而不断迁徙、奔走的感叹,又歌唱了人类为征服世界不断攀登求索的精神。从空间上看,诗词掷笔于生物发源地海洋,转而到人类栖息地陆地,最后又着眼于人类将自由遨翔的太空,气魄横贯宇宙。时空完美结合,一线贯穿,情景交融,更是神来之笔。整个点评持续15分钟,超过规定时间两倍。永奇是整个诗评会唯一获得刘老起立鼓掌的人。
    能够在全国性的文学盛会上享此殊荣,永奇感到无限欣慰。
    著名文学评论家白蕾先生也高度评价此词:多么浩大而绚丽的画面,多么灵动而沉着的飞翔,多么深情而超脱的思想,多么美丽而自然的韵律,多么大气而磅礴的瞩望。开篇即以廖廓的视野、浩瀚的胸襟、深刻的哲理、遒劲的词风,把我们带入人类童年的生存状态。在汪洋恣肆中,作者又将人类,从历史的悲剧中突出到万物主宰的地位,字里行间迸射着一股浓烈的英雄豪气和进步的社会史观,即:人类将永远在搏击中进步,在搏击中挺立,在搏击中创造辉煌。继尔,作者在巨大的冲击波中,悠然展开浪漫的情怀和奇想“桂宫已献盘中餐,银河也斟酒尝;更遥远,星际纳凉”,再次展开人类搏击太空的壮烈进军。最后以“靠科学,赖群芳”的嘹亮壮语,掷地有声地道出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的命题。全词大气包举,想象奇特,意脉贯通,衔接自然,紧扣主题,层层递进,天衣无缝地整合出一首史诗般的巨词。上下两片都用“想”字拓开,真是大手笔!其时空之宏大,气魄之高远,意境之深遂,语言之精炼,情景之交融,哲思之深刻,古今诗词中罕见!

三、“谁信诗邦属大唐?夏风起,看接天莲叶,别样风光。”
    作诗,直到形成自己的风格,走出自己的路子。随着由爱好转到痴迷,再由振臂转到举旗。
    格律曾创造过旧体诗词的辉煌,平仄对仗词句优美,自然流畅抑扬顿挫,朗朗上口。永奇觉得,“阳春白雪”,好则好矣,但是曲高和寡。社会在进步,生活在变化,表现生活的文学形式也必须变化发展创新,这样才能有活力。于是,他以孙悟空要翻出如来佛手心的精神,在格律上大胆探索,突破僵化的规则,要从“山重水复”中走出。
    机会终于来了。1989年5月1日,在蒲松龄故居诗词创作交流会上,永奇发表了《走改革之路,定能使古典诗词创作再创辉煌》的诗论,正式树起了“新韵古词”的大旗。他主张在保留“诗魂词魄”的前提下,赋新韵于古诗词,也就是打破僵硬、松缓严刻、放开平仄、同韵(母)不同声(母),让唐诗宋词焕发出与时俱进的青春活力,让古老的国粹放射出时代之光!后来他又提出,即使按词谱创作,也应以《新华字典》的法定发音为准。
    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说永奇离经叛道,有人说他不懂诗词。
    永奇承受着压力,但还是坚持着走自己的路。
    主张改革的诗论正式公开后,永奇在古典诗词的创作上豁然开朗,后10年永奇作词13800多首,是前30年的50倍。人们对永奇的称谓,也由诗人变成了词人,进而变成了词疯。
    永奇曾应一位博士之邀,为其导师潘文国创作一首词。其导师是华东师范大学的终身教授、中国汉英语比较研究会会长,对古典诗词造诣颇深。
    永奇听了潘老师的业绩后,当即应允。2个小时后,即为潘老师创作了《沁园春·卧霞居士》。潘老师看到此词后,十分惊奇,随之填了一首《沁园春》盛赞永奇为“谁信诗邦属大唐?夏风起,看接天莲叶,别样风光!”。
    2008年春节,潘老阅读了永奇《风云人物》丛书后,又填写了《贺新郎·贺永奇先生六十大寿暨新著〈风云人物〉系列出版》:“甲子逢金鼠。更堪庆,宏文八卷,隽词新铸。一咏一吟当史读,瞬息万年已度。难忘那、佳篇无数。将相王侯文武杰,七千人,共入风云谱。空中西,绝今古。……”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喜乐神
·飘落的花瓣
·肖光远的故事
·井水变美酒
·联对择婿
·小媳妇算命
·从撬土播种到驾牛耕地
·田山老汉和他的牛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