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生死大救援


来源:遵义县文联  作者:杨龙先  时间:2008/7/9 10:11:50

    毛毛是个非常乖巧的孩子,人气特别旺。来医院的病人和一些市民知道后都纷纷自发去看他,给他买衣服、玩具、牛奶之类的东西,想方设法让他开心。
    毛毛的父母接走他的时候,院方将一个工商银行的存折本交给毛毛。户主那栏写的是毛毛,户头上有八百七十九元钱。这是遵义县人民的真情。

两颗巧克力的故事


    2008年1月30日中午,县医院的住院部里,来了两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一男一女。他们头上还冒着热气,但衣服前襟已湿透,一触摸,硬硬的——结冰了。
    他们径直走到“1.29交通事故”的伤员身边,从鼓囊囊的口袋里掏出两颗巧克力递给伤员。
    “我们是学生,没有多少钱,这两颗巧克力是我们的心意。”
    这两颗巧克力能代表什么呢?在一般人的眼中,那简直是太小气了。当今,我们某些大学生,可能随手丢掉的烟屁股,也比那两颗巧克力值价呀!
    可是,又有谁知道这两颗巧克力背后凝聚着多少爱心呢?
    由于雪灾,被困在遵义师院不能回家的两个成都籍大二学生,在电视上看到了车祸事故,他俩特别悲痛。作为老乡,他们想给异地出事的亲人一丝安慰,一点力量。
    1月30日早上8点,两位大学生从学校所在地遵义出发,他们要亲自去南白看看老乡。因为他们知道,此时此地,他们是离得最近的家乡亲人。
    上海路段,大巴车已经停开了。出租车倒是有,但是车费贵得吓人。他们没有多余的钱,不敢奢侈,只好步行。8:45,他们走到北京路口,仅有的几辆大巴车在营运,乘客稀稀拉拉的,还有座位。但他们没有上车,一站路花两元钱划不来,他俩盘算着。
     9:00,他们到了火车站南白上车处,等车的人有十多个,可是没有车。半个小时,四十分钟过了,原先的十多个人只剩下三四个。又过了十多分钟,男同学说,我们去看有没有中巴车跑,十元钱一个也坐。
    中巴车站仍然没有车,小卖铺的老板告诉他们,下午可能有,但不敢确定,车票要三十块钱一个。
    他俩吓了一跳,最后还是决定步行。
   “啪哒!”
   “哎哟!”
    没等男同学反应过来,女同学已四仰八杈摔倒在地。路面太滑,女同学穿的皮鞋底又已磨损得光溜溜的,走起路来相当吃力,稍不留神就会摔倒。
    10:50,他们到达南门关,有跑忠庄的大客车,两人高兴地跳上车,还拣了个座位,一直坐到终点药园。已得了三分之一的路程,离南白还有约30里。
     遵南大道上,有好几辆出租车在拉客。有车,但他们没敢坐。
    “糟糕,我的鞋子漏水了,袜子也湿了。”
    “怎么办?”
    “坚持呗,只要我们不停下来,就不会感觉到太冷。
     ……
    14:30,他们终于到了南白街上。饥肠辘辘的他们买了两个馒头,边啃边向遵义县医院走去。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雪花不是花
·李发模诗风流变初探
·这场凝冻 我们走过
·到北京去(短篇小说)
·从北京捎回的时光碎片(八章
·生活在别处
·一个人的旅途
·进京的意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