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生死大救援


来源:遵义县文联  作者:杨龙先  时间:2008/7/9 10:11:50

   穿行在高志彬家这两间仅能遮风避雨的屋子里,我们的心不觉一阵阵发紧,但又油然从心底生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崇敬。就是这样一副被甲亢折腾过的瘦弱身子,跳荡的却是一副滚烫的心。

面对古稀老人,叫我如何安慰


   2007年农历腊月二十四,到处已经呈现出一派过年的喜庆气氛。遵义县南白火葬场的大厅里,却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四具遗体。一位古稀老人,满口浸着殷殷的血(血火迸心造成的),挪动着艰难的步子,用颤抖的手摸摸大儿子的脸,给二儿子扯扯被子,又理理二儿媳头上蓬松的丝巾,然后弯下被岁月磨驼的腰,两手紧紧握住孙女的右手,用发紫的、干裂的嘴唇,将一缕缕热气吹在那双年轻的手上,老人似乎想捂热那双冰凉的手。
老人就这样一遍遍地抚摸,凝望。他一定不相信他的儿孙们就这样离他而去了。
   县人大副主任、县总工会主席缪虹英默默地走过去,牵住老人的手,静静地扶着他走向休息室。
一双双眼睛目送老人离去。
    辗转了二天三夜火车、汽车的徐光秀,终于见到了她最深爱的人,她走过去一遍一遍地呼唤他们。可是,母亲、女儿、侄儿谁也没有回应她,他们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就连哥嫂一家留在世上的唯一的生命线也断了(侄儿徐树伟的父母,自己的亲哥嫂,三年前出车祸已死),她无法再忍受这一次又一次的意外伤亡,极度悲伤的徐光秀当场晕倒在灵堂。
    档案局的简局长看见了,他什么没有说,亲自跑到商店买来一包葡萄糖粉,冲了一杯递到徐光秀手中。
    这几天来,这样的悲切的场景反复在工作组人员眼中出现,让他们感同身受,痛彻心肺,但面对突然失去亲人的家属们那种撕心裂肺的悲痛,他们说:这叫我如何安慰?
    是的,此时对于失去亲人的人尤其是这些古稀老人来说,一切的安慰都无法能减轻他们心中的痛,也许最好的安慰就是走上前去默默的扶住他们,让他们尽情的释放这份悲痛。

                  这是我们的天职


   1月29日早上7时10分,三合镇党委书记熊发明接到了县政府打来的紧急电话,要她以最快的速度组织人赶到车难地点救援
    “贵遵高速路K98公里+900米处,变道。”电话一放,熊发明边穿鞋边在心中默念,怕忘记电话内容。
    “啊,是干田尾、前山大桥处!刀靶地段。”她的脑海猛烈地震荡了一下。
     由于天气寒冷,离上班时间尚早,她只能一个一个地打电话通知人。
     7点40分,熊发明带着镇干部职工、医护人员、民兵应急分队和刀靶村干部及当地部分群众赶赴现场。迅速将人员分成两人一组,说:先救伤员,再处理后事。
同一时间,救护车、消防车运送着相关人员赶到了现场,乌江镇的救援队也同时赶到。
在这人命关天的时刻,大家心中想的都只有“抢救、抢救、抢救!”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挺直脊梁,捍卫和平
·回声
·应变(剿匪系列小说一)
·正安:中国小说之乡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
·乱写
·登娄山关
·务川吆喝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