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生死大救援


来源:遵义县文联  作者:杨龙先  时间:2008/7/9 10:11:50

其实我也怕


    在“1.29特大交通事故”救援过程中,我们谁也不能忘记那个普通的汽车修理工——高志彬。
    高志彬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还心有余悸:“太惨了,简直无法形容,路面满地躺的都是死人。我当时虽然也受到很大的惊吓,但心想还是救人要紧。”
    高志彬独自一人救了4个人。他把他们背到路边平地上,给他们盖上被子、大衣,等待大部队来救援。
   “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孩,一个20多岁的女青年,其他两个是男是女我也分不清。”
   “还有一个人我当时叫他,他还能答应,我就给他盖上了被子。当救护车赶来后,这时他已经死了。”
   当重庆日报的记者采访高志彬时,高志彬朴实地回答说:“其实我也怕,血淋淋的,遍地是尸体,还有身首分家的。”
   1月29日凌晨,在原高速路边开修车店的高志彬被“砰砰!”的巨响惊醒,他几乎本能地在心里叫了一声“不好!” 急忙起床穿衣,拿起充电电筒一看:6点50分。门外是大凌,路上的凌冰有一二指厚。高志彬跨过护栏,电筒一照,天啦!他的脚边一坝死人!电筒光下,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已没有了脑袋——脑袋滚到一米外的边沟上。
    四周死一般寂静。惊魂未定的高志彬以百米赛跑冲刺的速度返回屋里,拿起还在充电的手机向120报警,接着又向110报警。这时,高志彬的手机上显示:6点58分。
    天空还是一片昏黑,一声呻吟传来,高志彬循着声音找过去,见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躺在边沟里,满脸紫乌。高志彬赶忙把他抱起来,青年直喊痛,浑身抖得象筛糠。高志彬凭经验,心想,晓得喊痛就应该没有大问题。他把青年抱到路边,返身进屋把自己刚盖过的热烘儿被子给他盖上。
    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清醒后,疯了似的在死人堆里刨,最后在一中年男子身边停下,满脸的血,两眼呆呆的。见到这一场景的高志彬脱下大衣,给孩子披在身上。
    天渐渐放亮,高志彬发现半坡上有一女生在喊救命。高志彬爬了上去,想背她下来,但女生脚已断了一只,高志彬实在背不动她,因为他有甲亢病,没多大力气。高志彬把女生扶坐起来,叫她坚持住,他去喊他哥来一起救她。随后,高志彬和他哥哥、侄儿一起,把这个女生抬到马路上来,把家中仅剩下的一床被子拿来给她盖上。
    这时,被摔昏过去的伤者陆续醒过来,不断有人呼救。高志彬和他哥哥继续施救。天放亮了,救援队伍赶到,此时的高志彬累得话都不想说一句。经过清理,当场死亡25人,伤15人。
   “这15个伤者中,如果没有高志彬们的及时施救,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零下4—5度的大风口,冻都要冻死几人。”刀靶村民选村主任熊显平感慨地说。
事隔两天后,冰雪开始融化,高志彬去清理被冰雪冻住的残留物。满坡都是血迹斑斑的破衣烂鞋,高志彬一一的收拢在一起集中烧了,在心里默默的念道,要死者们记得来领取,祝愿他们一路走好,放心安息。
   高志彬是高速路的拆迁户。房子修在公路对面的山下,仅有一层,连窗户都没有装,只上了两道木门。一家人平时多数时间都住在修车铺里,一间卧室兼厨房,大概4——5平方米。床呢,是用石头垫起来,几块工地上的废木板竹块搭的。他的儿子在路对面的乡村小学上二年级,天天从门前荆棘丛生的陡岩走下去;女儿在三合读初二,住校。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荞麦
·死亡签证(节选)
·繁华城市
·梅花绝句百廿八首
·那栋楼里有故事
·微型小说四题
·远去的红苕
·一九八二年的玻璃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