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生死大救援


来源:遵义县文联  作者:杨龙先  时间:2008/7/9 10:11:50

    21点35分,“三十岁左右,男子,电话号码:0752-6261330,请联系!”这是从殡仪馆转过来的电话联系记录。
    接电话的政府办副主任杨朝强迅速拨通了0752—6261330。
   “我是重庆市公安局,死者徐树伟情况已核实,父母3年前死亡,目前跟姑姑住,但他姑姑在深圳打工,联系不上。”
    杨朝强摇头叹了一口气,迅速将联系情况记在本子上。
   今天,究竟接听和拨打了多少个电话,他不记得了。只感到喉咙干涩,嗓音沙哑,右手也有些僵硬。
    22点40分,“伤员谢卓琳开口讲话了,她的父母都在深圳打工,母亲叫徐福会,电话号码是……”县医院报告说,现在除一个女孩还处于惊恐状态外,其他病人情绪基本稳定。
    在场的每个人听到这一消息,都感觉松了一口气。
    00:06分,一死者家属(老人)打来电话说,他在遵义火车站,要求派车去接。
    此时,路面的结冰更厚了。
    接,怕惹出事故;不接,也怕引起事故。
    但想到站在冰天雪地里的老人,原本就已经伤心欲绝了,万一在冰天雪地里出个三长两短,怎么办?杨朝强寻思着解决的办法。
    最后,经过协商,决定让开车经验丰富的、胆大心细的向师去接。
    当打电话才得知,向师连续多日下乡,因劳累过度已住进了医院。
    怎么办?
   “我去,一定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司机小陈坚定地说。
    遵南大道马家湾转盘处,厚厚的雪凝上,司机小陈开的越野车像跳舞一样走起了“S”步,他立即将前后加力都用上。
   “万幸呀!”小陈为自己拧了一把汗。
   1点37分,小陈报告,人已接到。
   直到3点42分,小陈打来电话报平安,杨朝强那颗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家属们从几百里、上千里远的路赶来,四肢都冻得变僵了,再加之过度的焦虑、悲伤,更是感到冷之又冷。他们到后,善后组的工作员们立马就带他们到温暖的火炉边坐下,并送上一碗热腾腾的姜汤,厨师们则立即为他们准备可口的饭菜。
   寝室里,脸盆、毛巾、热开水等早已准备好。床上,电热毯已经将被窝捂得暖烘烘的,殡仪馆罗馆长还叫服务员再给他们多加一床被子。

灾难彰显人性


    人的心都是相通的,谁都有父母,谁都有儿女。
   “1.29”交通事故,从遵义县人民身上,让人感受到了一种高尚的温温暖暖的柔情,一种超越物质和功利的善良、真挚、崇高的人间真情,也让人感受到了动人魂魄的心灵震憾。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荞麦
·死亡签证(节选)
·繁华城市
·梅花绝句百廿八首
·那栋楼里有故事
·微型小说四题
·远去的红苕
·一九八二年的玻璃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