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血腥谎言


来源:遵义市作家协会  作者:梅 子  时间:2008/7/3 17:18:47

    孙丽见袁建科回来了,一边哭一边哀求,希望放她们一条生路,并告诉袁建科还有一张交行卡上有钱。袁建科说,可以,你把密码告诉我们嘛。孙丽急忙说出了密码,她以为这意味着有了生的希望。却不知袁建科对袁成富说的悄悄话是:把她做了。于是两人回到卧室,把孙丽捆了过个严严实实,袁建科找来一件衣服系在孙丽脖子上使劲勒,勒了半天见孙丽没死,袁成富叫袁建科去厨房拿菜刀,菜刀拿来后袁建科按住孙丽的头,袁成富拿着有些生锈的菜刀往孙丽脖子上割,鲜血往外汩汩地流着,几分钟后,孙丽就没动了。
   袁成富在另一间卧室再一次强奸了保姆王艳,面对屠刀王艳无助地恸哭着,但这凄厉的恸哭丝毫没能让两个冷血杀手动一点侧隐之心。袁建科按住王艳的手脚,袁成富用自己带来的刀往王艳身上捅,王艳拚命挣扎,从床上掉到了地下,袁建科赶紧去把菜刀拿来递给袁成富,两人用同样的方法杀害了王艳和肖亚、肖林。
    作案后,两人到厨房洗了脸和手,拖掉了地上的脚印,下楼打了一辆摩托车来到大连路医学院对面交行柜员机上,卡上只有120元,他们取了100元钱。然后,他们在香港路与茅草铺转盘处农行柜员机上分三次取了1850元。袁建科分给袁成富四百五十块钱和一部手机,自己留下了剩余的钱以及一条铂金项链、一副铂金耳环。这时,天已经蒙蒙亮了。袁建科在茅草铺吃了一碗羊肉粉,打了一辆摩托去叶二家拿上白菜就回家了。
    据李琴回忆,袁建科那天回到家后洗了脸脚就睡下了。只有天知道,他那一觉是怎么睡着的。或者,他根本就没有睡着。
    2004年1 月2 日,袁建科被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抢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000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000元。袁成富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抢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000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5000元。
    袁建科最后的要求是想见妻子李琴一面。笔者想,他应该是很爱他的妻子的。这个冷血杀手可以一手给心爱的女人编织谎言,一手拿着屠刀指向另一个无辜的女人,甚至在作案中途跑到离作案地点那么远的凉水井,只为给谎言一个虚假的证实,可谓用心良苦,但是,事与愿违,他可以洗掉沾满鲜血的那双手为李琴捎带两颗白菜回家,却永远也洗不掉他深重的罪恶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喜乐神
·飘落的花瓣
·肖光远的故事
·井水变美酒
·联对择婿
·小媳妇算命
·从撬土播种到驾牛耕地
·田山老汉和他的牛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