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血腥谎言


来源:遵义市作家协会  作者:梅 子  时间:2008/7/3 17:18:47

    8月16日晚上,袁建科在麻将馆心不在焉打了半把个小时的麻将,走出屋外打电话给袁成富说“今晚去孙丽家看看”。两人带上那把仿六四式手枪、四发子弹、折叠卡子刀以及尼龙绳和封口胶,向孙丽家走去。
    开门的是孙丽的女儿肖亚,肖亚告诉袁建科,妈妈不在家。袁建科伸头一看,客厅里还坐着孙丽10岁的儿子肖林,便退出门来。袁成富说,不如就在她家等。于是两人又敲开了门。袁建科问肖亚妈妈什么时候回来,肖亚说一会儿就回来。两人进屋后随手把门关了,坐在沙发上,掏出自己带来的长征牌香烟抽着。肖亚礼貌地为来人各倒了一杯矿泉水,跟弟弟坐在一块看起电视来。
     时针指向10点30分,袁建科向袁成富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迅速把肖亚、肖林按倒在沙发上。肖林被吓得说不出话,眼泪长流,肖亚则哭喊着问:叔叔,为什么呀?这稚气的声音来不及说完她想说的话,嘴上就被封口胶贴得发不出任何声音,把她的不解永远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两个人把肖亚、肖林手脚捆绑得严严实实的,丢到里面卧室床上,然后关掉了电视和室内所有灯光,回到卧室看守着两个小孩。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中袁建科和袁成富抽完了两包长征牌香烟,半包磨沙黄果树,卧室里烟雾腾腾。谁也不知道这一个多小时他们在想些什么,也许对于他们来说这一个小时太短,短得来不及把所有的假设或者后果考虑清楚;也许对于他们来说这一个小时太长,长得仿佛在这一个小时里已经走完漫漫一生。两个无辜的孩子在黑暗中睁大了恐惧的双眼,也许他们想的仅仅只是:妈妈,快点回家!
    大约十二点,终于有人开门进来。然后客厅的灯亮了,孙丽向卧室走来。“哇!”袁建科突然跳到孙丽面前叫了一声。孙丽被吓了一跳,不快地说,你搞哪样哟。袁成富趁机冲出房间,把正在关门的保姆按倒在地上。孙丽扭头一看,朝袁成富说,你要做什么?袁建科一边朝袁成富顺着问了一声,嘿,你要做什么?一边顺势把孙丽拖进了卧室。孙丽吼了起来,你们究竟要做什么?袁建科说,我的朋友实在没得办法了,你拿两百块钱我们就走人。孙丽哪里知道,万劫不复的厄运正在向她步步逼近。她理直气壮地说,我都还欠着别人钱的哟,你喊你那个朋友走,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袁建科假意说,好嘛,我考虑一下。然后坐到床上抽了一支烟,抽完后袁建科说,好吧,我喊他走。走出卧室一看,客厅没有人,两个人来到孙丽的卧室门口,看见袁成富正在强奸手脚都被捆住了的王艳。孙丽着急得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对袁成富说,你不能这样,她还是个姑娘吔。袁建科也朝袁成富说,行了行了,把人家放开。然后又扭头对孙丽说,我来都来了,你也和我“高兴”一下就走。孙丽被那把卡子刀逼进了卧室,爬上床脱掉了裤子。
    事后孙丽天真地提出让他们走人。袁成富说,无论如何我们要拿到钱才走。孙丽说那客厅茶几上提包里面有七百块钱。两个人便从包里翻出七百块钱和一部手机。袁建科留了三百块钱起来,剩下四百块钱和手机给了袁成富。然后把孙丽手脚捆了,嘴上贴上封口胶,丢到床上,威逼孙丽交出了农行卡一张及密码。
    正在两个人准备继续罪恶的时候,袁建科的手机响了。
袁建科一看,是媳妇李琴打来的,问他在哪儿。袁建科说和叶二在息烽拉白菜。谁知李琴要让叶二接电话,袁建科说叶二出去了,回来就给你打电话。李琴说那你回家时给我带两颗白菜回家。挂了电话袁建科立即给叶二打电话说,我在外面有事,媳妇这会打电话找我,我说和你在一起的,你打个电话给我媳妇。过了一会叶二电话回过来了,说李琴还是不大相信两人在一起的。袁建科便问叶二什么时候回遵义,叶二说快到南白了,一会儿到凉水井下白菜。袁建科关了电话对袁成富说,我媳妇打电话来了,这事不好办,我要出去一下。袁成富把那张农行卡递给他说,你去嘛,顺便把钱取了。袁建科把密码输在手机上,下楼在任家坳打了一辆摩托车,来到医学院对面一家农行柜员机旁,把卡插进机内,输入密码,帐上显示有现金1860元。袁建科弄了半天没取出钱,就打了一辆摩托车直奔凉水井。在凉水井见到了叶二,两人一起给李琴打了电话,证明两人确实在一起的。袁建科临走叮嘱叶二,记得带两颗白菜回去,我办完事过来拿回家给媳妇交差,然后又打了一辆摩托车回到了作案现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美丽的余庆我的家
·二十四节气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