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血腥谎言


来源:遵义市作家协会  作者:梅 子  时间:2008/7/3 17:18:47

     几乎与此同时,遵义客车站还走出来两个来自重庆的男人。高个叫小河,是孙丽的男友,跟在他旁边的是小河的老表。这几天小河也是打不通女友的电话,便拽上老表来遵义看个究竟。
    小河神色疲惫地走出客车站,穿过马路,孙丽就居住在对面某医院楼上。当他脚步沉重地爬上了六楼。抬头一看,孙丽的爹妈在门前焉头焉脑地坐着。“爸爸,啷个坐在门口哟?”小河心里掠过一丝不祥。“敲了半天里面没得人答应呀!”老人惶惑的说。
    小河听着,慌忙地敲开了对门李二姐家,一问,李二姐说好几天都没有看见孙丽了,也没听见屋里有动静。小河急了,找来一根撬棍强行将门打开。顿时,一股血腥扑面而来,小河傻眼了。
    下午4时30分,红花岗区公安分局刑警一中队办公室电话骤然响起。据报,辖区外环路某医院六楼孙丽一家四口被杀害于家中。接警后,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陈小刚、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王廷学、红花岗区分局局长马松亲率市区两局刑侦人员赶到现场,全力以赴开展侦破工作。当呼啸的警车蜂拥而至,案发现场已经聚结了数千名围观的群众,任家坳菜市出来的那条小路已经堵得水泄不通。
 

现  场

血案现场东面是火车站,西邻任家坳,南面是西部招待所和东风大酒店。从地理位置上看,案发现场处于红花岗区人流、物流最为集中的火车站一带,人员流动情况较为复杂。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套房。客厅摆放着一套浅蓝色的沙发,木质茶几上有两只水杯和一个女式挎包。挎包打开着,里面的东西被翻弄得乱七八糟的。茶几果盘内有几枚“长征”牌香烟烟蒂,靠沙发边地上有零零星星的烟灰。
    进入主卧室内,进门墙角处有一截封口胶纸,经勘查,上有一枚血指纹。靠西墙的壁柜门开着,里面的衣服零乱不堪,显然被人翻弄过。死者侧卧于床上,双手和双踝关节处被捆绑着,身上盖着一床被鲜血染红的毛毯。此人便是孙丽。
    次卧室床边地板上有一具呈卧状血肉模糊的女尸是王艳,19岁,金沙县人,未婚,系孙丽家保姆。王艳的双手被捆绑于背后,头部被衣物遮盖着,头部下面是一张麻将桌布,桌布上有大量血泊,壁柜旁的一张椅子靠背断开,据此推断被害人有可能曾与与凶手展开过博斗。
    另一间卧室内,床的周围到处可见散状的血迹,壁柜下方的抽屉被撬坏了。床上有两具呈俯卧状的尸体分别为孙丽年仅13岁的女儿肖亚和10岁的儿子肖林。肖亚和肖林的双手腕和双踝关节均被红色尼龙绳捆绑得严严实实的,肖林的头部已经结上了厚厚的血痂。
    血案现场惨不忍睹,围观群众议论纷纷。这起建国以来发生在红花岗区的最大的血案引起了广大市民的极大关注,更引起了省、市、区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省委、省公安厅领导对案件的侦破工作相继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尽快破案,严惩凶手。在遵义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陈小刚主持下,迅速成立了侦破“8·20入室抢劫、强奸、杀人案”专案组。红花岗区公安分局局长马松亲自挂帅担任专案组组长。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美丽的余庆我的家
·二十四节气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