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铊毒无情


来源:遵义市作家协会  作者:安 冰  时间:2008/7/3 17:04:07

     对无辜受害的田曲,陶阳下毒也有她的一翻理论。
     就在2月28日那天在办公室和黄丽玲聊天时,黄丽玲谈到田曲曾问过她陶阳是不是常常去办公室找汪可立。陶阳觉得田曲的目的就是想让大家都知道是陶阳在纠缠汪可立,当下心想:“既然这样你就陪汪可立吃点苦吧。”
    3月1日晚自习的第二节课时,陶阳实施了第二次投毒。
    她用同一个塑料袋子装了硫酸铊,来到五楼田曲所在的办公室,正好门开着,陶阳轻而易举将铊投进了田曲桌子上的水杯里。
    第二天早晨七点半左右,田曲到办公室拿书时,端起里面还有前一天残留的茶叶和少量水的水杯,顺便接了点热水进去喝了几口(因为铊的毒性强但无味),突然她惊讶地发现杯底的茶叶丛中依稀可见一些莫明其妙的白色沉淀物,呈细小颗粒状。田曲左看右看不知是什么东西,心里很有些疑惑,下了课再回到办公室,她拿起杯子给其他老师轮流看,王小刚老师看了后还开玩笑说:“这不像是水垢,是不是有人投毒哟?”大家都一哄而笑,万没料到这样的投毒事件真会发生在自己身边。
    汪可立和田曲当然不可能知道从2月28号到3月4号这几天里,陶阳正心神不安地以一种复杂的眼光暗窥着他们:希望报复成功,让他们两口子都吃点苦头;见他们几天都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又猜测所买的硫酸铊是不是假的,心里还或多或少地又有些庆幸。
    厄运却并没有放过汪可立和田曲。
    3月3号上午,汪可立和田曲起床后,同时发现手指脚趾发麻、四肢关节疼痛。持续到了晚上上完晚课后,汪可立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病情加重,大腿、膝关节、小腿同时像针刺一般疼痛,回家后发现田曲也同样加重了。好不容易捱到天亮,两人同时被急救车送到了遵义医学院。遵义医学院经过详细而专业的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夫妻俩没有出现急性食物中毒常见的消化道症状,暂时难以作出病源判断。两夫妻的病情却在逐渐恶化,汪可立逐渐吞食困难,头发出现了大面积脱落,肝功能受到了损伤,八、九天后胃部又出现大出血,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经决定,医院马上将二人转到了重庆第三军医大。重庆第三军医大经过仔细检查后,虽然怀疑有可能是重金属铊中毒,但却无法确诊,也处理不了。3月18日中午12点,几次被下达病危通知书、生命垂危的汪可立和田曲又被转到了曾接治过一例类似病史的华西医科大学第四医院中毒科接受抢救及治疗。华西医科大学第四医院很快在尿液检测中查出汪可立金属铊含量高出了正常水平的582倍,田曲的高出正常水平的435倍,结论是急性金属铊中毒!
    而这时候的陶阳同样在受着痛苦的煎熬。
    自从汪可立和田曲病发入院后,陶阳恐慌、惊惧、担忧、悔恨,心情一直不好,回家连觉都睡不好,体贴的丈夫以为她太累了,特意去买了两盒安神补脑液让她吃,然而他哪里知道陶阳得的是心病啊。


 尘埃落定

历时半个多月,遵义县公安局负责此案的刑警们往返于贵阳、重庆、成都、广州等地收集有关证据证词,陶阳已是无路可逃。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美丽的余庆我的家
·二十四节气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