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铊毒无情


来源:遵义市作家协会  作者:安 冰  时间:2008/7/3 17:04:07

     学校的老师告诉警方曾发生在学校里的一件事:因为是离城区较远的私立学校,很多老师的家都住在城区内,所以学校给老师们都安排有休息的宿舍。一次,学校准备安排一个新老师和陶阳同住一室,没想到陶阳为此又吵又闹,不愿有人住进去,非要独占一室。这件事闹得很多老师都对她产生了不满。
    2006年元月学校放假前,学校的老师们在一起集中装订试卷。陶阳看见汪可立在帮他媳妇田曲订卷子,心里很不舒服,就要汪可立来帮她把所要装订的卷子打打眼,汪可立却连这点忙都不肯帮,田曲也在旁边阻拦。陶阳心里很冒火,就骂道:“你当着你媳妇哪样都不敢做,背着你媳妇哪样都做得出来。”那俩口子听了当即和陶阳吵起来。如果不是有人来劝阻,还差一点大动干戈。这件事让陶阳加剧了对汪可立的恨。
    元月14日,学校放假的第二天,所有老师要把三证交到学校去。陶阳也到了学校,她对汪可立疏远自己的态度大为光火,越想越恨,总觉得被汪可立欺骗了,于是她首先打了个电话给汪可立的父亲说:“你要到学校来不?不来的话,等会儿你家汪可立要被打哟!”汪可立的父亲一听是她的声音,没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然后赶紧打电话告诉汪可立这件事,汪可立安慰了老父亲一番,也没在意。上午十点过,陶阳又给汪可立打电话,要求把两人的事谈清楚,汪可立认为没什么可谈的,挂掉了她的电话。陶阳火冒三丈四处找寻汪可立,终于在学校网络信息室找到了他,劈头盖脸的一顿吵闹中,陶阳伸手抓下了汪可立的眼镜,用手使劲掰断后摔到了地上。
    尽管陶阳闭口不谈下毒一事,但从陶阳交待的有关她和汪可立的感情纠葛中,刑警们同时感觉到这个具有化学本科学历的陶阳,思维缜密,自负好强,心理防线充足,要撬开她的口必须的确有一定难度。


 痛下毒手

在刑侦队的沙发上躺着的陶阳,身上盖着刑警为她抱来的被子,温暧、疲惫、困倦,却怎么也难以入睡。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民教师,是什么原因促使自己一步步走错?又是怎样最终把自己逼上了一条万劫不复之路的呢?迷茫的陶阳紧闭着双眼,内心在重新体验那些惶恐与不安。
    2006年2月28日上午,陶阳到汪可立的办公室去打教案。去的时候汪可立也在办公室里,一见陶阳他转身就走。陶阳心里很是不快,闷闷不乐做着教案,等到她快做完时,汪可立回来了。陶阳在门口与他相遇,她告诉汪可立有事找他,汪可立决绝地走了,陶阳觉得这个曾经那样爱过自己的男人太无情无义了,当时她就痛下决心: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
    为爱迷惘的女人痛下毒手了。
     当天下午,第二节课后,陶阳从自己的办公桌里将锁了近三个月的硫酸铊拿了出来,舀出约0.6克的量,装进了她预备好的装银翘感冒片的空塑料袋内。当时陶阳的确还是一方面鉴于法律的威严,另一方面也是对汪可立还有一念之情,并不想要他的命,她知道一克多的铊就足以致人死命,她想:“放0.6克到他的茶杯里,想来他不会全部喝完,要剩一些倒掉。”她想,不过给他一个教训而已。然后陶阳去了汪可立的办公室。开始时有好几个同事在,她无法下手。不久,其他人陆陆续续出了办公室,就剩下陶阳和另一个老师黄丽玲在。陶阳观察着室内的动静,寻找下手的机会。终于,黄丽玲站起来走到饮水机旁边去冲泡食物,正好背对着陶阳,而汪可立的茶杯就在眼前,陶阳毫不犹豫打开茶杯把那袋硫酸铊全部倒了进去,然后若无其事地和黄丽玲聊了许久才走。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喜乐神
·飘落的花瓣
·肖光远的故事
·井水变美酒
·联对择婿
·小媳妇算命
·从撬土播种到驾牛耕地
·田山老汉和他的牛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