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铊毒无情


来源:遵义市作家协会  作者:安 冰  时间:2008/7/3 17:04:07

    带着种种疑团,在3月25日0时38分开始对陶阳的第三次审训中。刑侦人员向陶阳亮出了这张“碟影重重”的广告单。一见广告单,陶阳内心起了极大的波动,强作镇静的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没有逃过办案人员的眼睛,他们步步紧逼,毫不放松:“你为什么要在汪可立夫妻俩住院后浏览有关投毒罪的网页?”
    沉默良久,陶阳勉强答道:“没有动机,没有目的,只是网页上的随便浏览,浏览这些是我的自由。”
    此时此刻,陶阳想起了历历往事……
    2005年10月7日在遵义市“向左向右”茶吧三人商谈中,陶阳觉得自己受了莫大的伤害,她认为汪可立对她忽冷忽热的态度、田曲在校内扮演的一副弱者受害的可怜状,都是在向世人示明这样一件事:是她陶阳在死死纠缠汪可立,充当可耻的第三者破坏他人的家庭。那时陶阳立誓:“只有报复才能一解胸中火烧火燎的那股恶气了!”
     10月中旬的一天,她上互联网看到了一个“女生如何报复伤害她的男人”的帖子,并看到一种名叫硫酸铊的东西能让男人的肾受到损害。从那一刻起,她就想一定要用这个硫酸铊来整治汪可立,以她的话说就是:“他欺骗了我,纯粹是在玩弄我,他既然那么风流,那就整点铊,伤他的肾,肾不好了,少干点坏事!”随后她浏览了许多有关铊的资料、相关信息。她知道了铊是一种剧毒,人若误食一克就会致死。
    同年11月左右,陶职终于在互联网上查到广州市一家经营化工产品的华特公司在经营有色金属、稀有金属,其中就有铊,电话号码她随手写在那张“碟影重重”广告单上。
    12月24日,“滴滴……”电话铃声响了,广州华特公司业务员刘成兵拿起了电话,电话中传来一个三十岁左右女子的声音:“请问你们公司是不是有金属铊或铊的化合物?”刘成兵例行公事地问道:“请问你作何用途?”对方说:“我们公司是搞电镀方面的,正在研究一个配方需要用铊。”刘成兵说:“可以啊。但铊是有剧毒的,你们公司能不能出个什么证明过来?”她很干脆利落地满口应承说:“没问题,你们先搞几十克的样品过来,我们看了再说。”电话中陶阳把自己从网上浏览到的有关铊的知识讲得头头是道,刘成兵对她更是深信不疑了。
    往往骗人的人最怕别人也骗自己。心思缜密的陶阳同样也怕华特公司是个皮包公司,又翻出通讯录找到她曾经在贵师大的一个校友、现在在广州市工作的王佳的电话号码,并拨通了电话:“我现在在学校上高中班,还带了一个竞赛班,想在广州市一家名叫华特的公司购买一种叫硫酸铊的化学药品搞实验用。请你去帮我查证一下华特公司是不是诈骗人的皮包公司,同时帮我去看一看产品。”不仅如此,做了周密计划、很会制造点悬念的陶阳连收货地址也没敢留自己的,而是委托给以前工作单位的一个同事代收,并对其谎称是资料。
    这一切都安排妥当后,2005年12月底的一天,陶阳又打电话到华特公司,再次和刘成兵确定所谓“样品铊”的事,刘成兵告诉了她收款帐号后,陶阳就到南白十字街工商银行将1500元钱存入了该帐号,存款之前她到十字街农行对面的一家电脑打字部将收货地址传真给了对方。
    三天后东西就到了,用一个纸盒子包装着,里面再用透明的塑料袋装着的白色细小颗粒就是可以残害人的剧毒物——铊。陶阳刚拿到手里有些忐忑不安,随后她小心翼翼地锁进了办公室的抽屉里。

矛盾激化

许多事情中可以看出,陶阳是个报复心理很重,吃不得亏,心胸又狭窄的女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美丽的余庆我的家
·二十四节气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