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论坛

 

『搜索』

 

  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报告文学

铊毒无情


来源:遵义市作家协会  作者:安 冰  时间:2008/7/3 17:04:07

    凌晨两点过,毫无睡意的陶阳和汪可立有些意乱情迷。或许是房间里昏暗朦胧的灯光,或许是空气中早已弥漫着的那种若有若无的荷尔蒙气息,两个失去理智的人最终跨越了雷池,发生了本不该发生的两性关系。
    第二天早晨,陶阳和汪可立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从金沙回到了遵义各自的家。当时正值学校放假,陶阳内心希望在分别的日子里冷静下来,至那个不可告人的夜晚后,她对自己的家庭有了一份愧疚。但事实是剪不断理还乱,那份愧疚还在心里挥之不去,2月14日情人节这天,他们却又在东方百货大楼的四楼咖啡厅俨然以情人的身份又一次幽会,激情与缠绵的诱惑令他们欲罢不能越陷越深。
    七月,骄阳似火,炎热逼人。陶阳和汪可放纵的婚外情也越演越烈。仿佛天从人愿一般,两人又被学校派到重庆学习。陶阳后来不止一遍地感叹说:“在重庆学习的二十天是我们感情最好的时候!”远离家庭、熟人的他们俨然如一对夫妻一般卿卿我我,完全地没有了道义的羞耻、良心的自责,这使陶阳萌生了很强的占有欲。
    负责侦破此案的刘瑞松副大队长和董桂兵了解到这段鲜为人知的婚外情后,凭着多年的刑侦工作,他们意识到此案的突破口很有可能就在这里。于是他们不分昼夜走访群众。开始大家都有些含糊其辞,不愿深谈,刘瑞松和董桂兵就不厌其烦地上门开导,细致耐心地说服,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从不同人口中拼凑出了一段由爱生恨的故事来。

爱恨交织生祸心

激情过后,经过在重庆二十天的朝夕相处,回到遵义的陶阳和汪可立,各自有了一种很微妙的心理变化。
    陶阳由开始时觉得和汪可立不可能最终走到一起,想中断这段本就不该有的感情,变得不愿放弃汪可立了;而汪可立则由开始时的热烈变得冷静了,随着深层次的接触,汪可立对陶阳的性格和为人产生了不满甚至反感,他开始有意识地躲避陶阳。
    而汪可立所表现出冷淡大大刺激了陶阳,她有了一种被欺骗伤害的感觉。
    一天,陶阳接连给汪可立打了几次电话,汪可立来个不理睬,陶阳有些恼羞成怒。第二天到学校后她一见到汪可立就火冒三丈地责问:“昨天打你的电话为什么不接?”汪可立也没好气地说:“我老婆最近一直在查我的电话,以后我们最好少通电话,免得惹些不必要的麻烦。”陶阳一听更来气了,心想,你做都做了,现在却居然说怕老婆知道,那我就偏要捅破这层纸,让你也不好过。
    气急败坏的陶阳一不说二不休,9月3号这天下午放学时,迫不及待地把汪可立的妻子田曲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摊牌。她直截了当地对田曲说:“我和你男人已经有了实质性的关系,你把他让给我吧!”田曲一惊,万万没有料到陶阳竟如此胆大妄为厚颜无耻,她反驳说:“我不相信我家老公是这种人,你不要无理取闹。”陶阳一边说:“反正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一边拿出了三封信给田曲看。田曲接过来一看,其中有两封信是打印出来的(后来据说是陶阳从电子邮箱内打印出来的),内容大致是一个人向另一个人阐明自己的工作处境和困难,另一封是手写的,内容是一个人向另一个人表达爱慕之情,没注明写给谁也没具体的落款人,田曲一看手写的那封的确出自丈夫汪可立之手,她回想起五月底曾莫名其妙收到过一条没有署名的短信息:“你丈夫汪可立5月1号这一天在南白和一个女的住在一起的。”当时大吃一惊的田曲将信将疑地回短信过去问对方是谁,对方神秘地说:“你不要问我是谁,有什么事我会及时告诉你的。”田曲想问个究竟,打电话过去,对方接通了但不说话。后来又有同事陆续提醒田曲说:“你要把你家汪可立看紧一点哟。”想到这些,本来就一直有了疑虑的田曲已经明白丈夫的确做了对不起自己及家庭的事,但自尊心让她不愿承认这一切。她强压住心头的委屈愤懑,矢口否认那三封信是自己丈夫写的。令田曲始料不及的是,这时候陶阳居然半带威胁半带恳求地说出了这样一番话:“你实在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到了今天这一步,我希望能和你一起共享汪可立,哪怕汪可立一个星期陪你六天,只陪我一天我也愿意!”田坚决拒绝了如此无耻的要求。这一次摊牌的结果让陶阳的仇恨增加了一个人,那就是田曲。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遵义文艺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会员 

 

 

 

 

·词疯夏永奇
·空巢
·边缘、“现实”与文学精神
·贵州民族文学左右弹
·银河
·小议“文学创新”
·难度:当下文学创作的要义之
·我对文学创作创新的一点看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